HISHE,EMH

超蝙(?),Ianthony,豹鹰(鹰眼)

杂食

求多带我豹玩

可私信瞎聊

以及,看头像就知道,我对我菊苣真爱(划,头像是怎么看得出来啊

 

【盾铁EMH】失忆未必是一件坏事(甜,一发完)

-I-R-O-N-:

#抽奖无料最后一篇文放出,看见你们陆续收到我就安心啦!#


(实名辱骂暴力快递!这么薄的单本!就不能温柔点儿吗!!)


#失忆梗,非常撒币的失忆梗,别打我#


#腻,腻到飞起,腻到我自己想砸墙#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史蒂夫把他忘了。


 


托尼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有几秒的沉默,实际上应该说是大脑空白。


他接到克林特电话的时候几乎是立刻从公司的会议室椅子上蹦了起来,清醒点吧,他可不管这他妈是什么会议周围有多少股东,他不在乎。受伤的是史蒂夫,而且从克林特难得正经严肃的语气上看,史蒂夫伤得不轻。


他等不了这个。


他就知道他不应该听什么该死的神盾局说的任务不难不需要太多人钢铁侠不用同行一类的狗屁言论,他就应该跟着史蒂夫一起去,然后用掌心炮狠狠地轰了那些讨人厌的反派们。


他甚至没来得及去伸手抓椅背上的衣服就直接踢开椅子闯出了会议室的大门,佩珀连反应的时间都还没有人就已经消失了,留下了一屋子同样不明就里的股东们。


而他一直到上车也没有挂断克林特的电话,他手刚刚碰上方向盘就直接将油门踩到底,恨不得能立刻就到医院看见那个男人。


“铁罐儿,”克林特在另一边似乎是犹豫了很久才开口,托尼从他的声音上能感觉到他的表情一定不怎么太好看,“……其实队长他……”


“……他还好吗?”托尼咬紧了牙,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变得沙哑起来。


“……他其实还好,只是……”克林特又是一阵沉默,那让托尼更加的心慌和烦躁,他把方向盘握的咔咔作响,眼看着就要吼出来的时候,克林特终于又出声了,“……只是,他把你忘了。”


 


很好,非常好。


托尼几乎算是浑浑噩噩的把车高速开到了医院,但愿他没撞坏什么东西。他一路赶到了史蒂夫病房所在的那个楼层,一直急促的脚步突然慢了下来。


然后他整个人像是没了力气一样地侧靠在了医院的墙壁上。


一直在门口等待的珍妮特先发现了他,她快速地走过去拉住了托尼的手臂,“嘿托尼,你终于到了。你怎么了?”


“……没事,”托尼因为她的触碰抖了一下,然后他抬起头,又慢慢地摇了一下脑袋,“走吧。”


他捏了捏珍妮特的手腕,离开了贴着的墙面和她一起走向了病房。


他该是什么心情呢?托尼在病房门被打开的那一刻问自己。史蒂夫躺在病床上,脸上带着他一贯的笑容,正在和克林特说着什么,汉克、索尔以及难得出现的布鲁斯都在这里,一起聊着天。


他们在托尼进门的时候同时闭上了嘴巴看了过来,史蒂夫的眼睛掠过托尼,停在了珍妮特的身上,然后露出了一个更深的笑容。


“嗨,珍,”史蒂夫叫她,声音温和有力,“你回来了。”


“额···嗨Cap。”珍有点尴尬地朝他笑了笑,实际上除了史蒂夫,在场的其他人都有点尴尬,他们的目光都有意无意的落在了托尼的身上,珍更是伸手拽了拽他的袖子,稍微推了他一下。


史蒂夫注意到了他们的动作,这才将目光转回到旁边那个高个子的小胡子男人身上。


“……嗨?”史蒂夫礼貌性地打了个招呼,他依旧在微笑,是他最经常露出的表情,湛蓝色的眼睛明亮通透,带着史蒂夫式的友好,“你是···”他停顿了一下,眼神里带上了充满陌生意味的疑惑和小心,“···斯塔克?”


哈,斯塔克。托尼因为这个称呼还有史蒂夫的眼神愣了一下,他在心里重重地叹了口气,然后点了下头,脸上的表情看不出什么变化,“斯塔克,”他重复了一遍,“托尼·斯塔克。”


“你好,”史蒂夫朝他微笑,眼睛里开始流露出歉意,“我很···抱歉,我忘了一些事,我想可能和刚刚的任务有关,关于你···”


“这没什么,Cap,”托尼快速地打断了他,然后他的脸上浮现出了笑容——标准的、斯塔克式笑容,“这不是你的问题,我们会想办法找到那个攻击你的反派解决这个的。”


“谢谢,托尼,”史蒂夫的表情还是那样温和,但那只能让托尼更加不舒服,“这似乎又要麻烦你,我的意思是···我想之前也是一样?”


“并不麻烦,”托尼朝他微笑,还是公式化的、不达心底的笑容,“我应该做的,毕竟我们是朋友。”


“朋友?”史蒂夫重复了一声,与他同时发出反问的还有克林特和托尼身后的珍,就连索尔和布鲁斯都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是的,难道不是吗?我们是同事、队友、同时也是很好的朋友,”托尼深吸了一口气,珍注意到他背到后面的手紧紧地攥了起来,“朋友之间不用太客气,Cap。我很高兴你没受什么其他的伤,好好休息。我还得赶回公司开会,否则佩珀就要杀过来了。很抱歉不能留在这里。”


“我明白,我很好,”史蒂夫贴心地点着头,“还是要谢谢你特意来看我。”


托尼又对他扯了扯嘴角,然后他实在忍不住用那双金箔色的眼睛复杂地看了他一眼,也很快地收了回来转身走出了病房。


“我去送送他!”珍急忙跟了出去。


克林特站在另一边无奈地看了布鲁斯一眼,“糟糕了。”他小声地嘟囔。


 


托尼在拐角处的长椅上坐了下来。


他整个人弓着背,手肘支在大腿上,脸埋在掌心里,看上去异常疲惫,和刚刚病房里的模样天差地别。


“嘿,Guys,”珍悄悄地站到了他的面前,手搭在了托尼的肩膀上,“你为什么这么做,你应该直接告诉他。”


“告诉他什么?”托尼像是闷在掌心里笑了一声,“告诉他其实我们是恋人,我们很相爱,而且还有不到一个月我们就要结婚了?”


“当然!”珍的大眼睛瞪了瞪,理所应当地提高了音调,“这是事实不是吗?虽然你们还没有完全公开,但是大家都知道!更何况这又不是什么不能说的事!”


“···我,我不能,珍,”托尼深吸了一口气,他慢慢地把手掌拿开,抬起头来看着珍,珍发现他的眼眶有些发红,“不应该这样,这对他不公平。”


“Wh···What?嘿托尼,”珍弯下腰担忧地看着他,“你在胡思乱想什么?为什么会不公平?事实上你们很相爱,你们是完美的一对,这简直不能再美好了!大家都能作证史蒂夫不会不信的!你不应该担心这个。”


“我知道,我知道史蒂夫会相信的,”托尼叹了一声,他的睫毛垂着,有些微微地颤抖,“但我不能这么做,珍。我不能在他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强加给他一段感情。他现在甚至不记得我,不记得我是谁,连普通的相识都不存在。如果我直接告诉他我们是恋人,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史蒂夫的责任感当然会让他相信这些,但这并不公平。他已经忘了我了,如果强迫他知道这些,他会为了他无法回应我同样的爱而感到愧疚和自责。我了解他,所以我不能那么做,那会让他很累。”


“oh honey···你想得太多了···”珍有点心疼地上前抱住了他的脑袋,“你这样让我很难过···这对你同样不公平不是吗?他本就是你的男朋友、未婚夫,你那么爱他,你应该相信他会想起来的。”


“我相信他会想起来,”托尼抬起头,朝着珍牵强地笑了笑,“所以我应该想办法找到让他失忆的原因,并且帮他想起来。”


“可没人知道那会用掉多久的时间,”珍抿了抿她的嘴巴,眼神里充满了无奈和不忍心,“如果在这个时间里出现了差错怎么办?比如一些别的人,别的事,你···”


“我不够好,珍,托尼·斯塔克一直以来都是一团糟,”托尼苦笑着摇了下头,“而史蒂夫本身值得最好的,我无法强制要求他接受什么,我做不到,我···”


“嘿,嘿Stop,”珍急忙叫停了他,“停下来托尼,停止你这些关于自我厌弃什么的胡思乱想,你很优秀,你已经是最好的了,所以停止再说什么你自己一团糟。”


“珍···”


“有我,我会帮你,大家都会帮你,还有史蒂夫,”珍用力捏了捏他的肩膀,“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托尼,相信我。”


 


史蒂夫在第二天就出院回到了大厦。


他的检查报告一切正常,没有必要继续留在医院里。昨天的攻击并没有给他造成其他的损伤,唯一的问题就是失忆。而他的头部并没有受到严重的碰撞或者伤害,所以这似乎并不是物理攻击所带来的影响。


而解决这种非物理性的伤害,复仇者大厦显然是比医院更合适的地方。


索尔自觉地直接去仙宫找到了洛基将他带了过来,邪神有点儿不情不愿,但显然索尔在来之前和他说了什么,让他即便不愿意也只能来帮忙。


“不是魔法,”洛基冷着一张脸说着,“这是魔法生物的残留影响。罗杰斯应该是直接受到了魔法生物的波及,他的四倍血清帮助他抵抗和消耗了大部分的伤害,但是小部分的残留物影响了他的脑子。”


“可如果是这样,Cap他没道理只忘了托尼?”汉克脸色严肃地看着洛基问道。


“这就要问他自己了,”洛基意味深长地弯了弯嘴角,目光落在了站在此时昏睡的史蒂夫床边的托尼身上,“残留物只会清除掉他脑中首要的也就是最大面积的重点记忆。至于他的脑子里大部分都装着谁,他自己最清楚。”


洛基轻飘飘地说着,眼看着托尼的后背明显地僵住了。


“那怎么办?你能解除它的影响吗?”珍咬了下嘴吧,站在一旁忧虑地问。


“只有魔法才能解除,小丫头,”洛基半笑不笑地瞄了她一眼,“魔法生物只能去寻找它的克星。但能作用于人类影响他们大脑让他们失忆的生物太多了,更不用说这只是残留的反应,根本没地方去找。”


“总不能是死路一条?”克林特拧着眉毛反问一声,他看了一眼史蒂夫以及他床边站着的看不清神色的托尼,心情过分的复杂。


“也用不着太担心,”洛基淡淡地翻了个白眼,“这些残留物的魔力很弱,即便是产生了影响也是暂时的,等到魔法作用消退,他自己就会恢复记忆。”


“那要多久?”珍紧跟着问他。


“这我可不知道,”洛基无辜地耸了耸肩膀,又一次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托尼和躺着的史蒂夫,“时间不是固定值,看他自己喽。”


 


虽然洛基说的话让大家提着的心基本上都放了下来,魔法生物的残留影响带来的失忆情况会随着魔力的失效而消失,并且恢复正常,但是还是没人真正的完全安心。


毕竟魔力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失效,连洛基都没有给出确定值。


苏醒过后的史蒂夫知道了这一切之后倒是显得无比淡定。他温和地看着其他人,表示让大家不用太担心,既然不会再有一些过于麻烦的影响,那么一切只需要顺其自然地等待。


“···他是不知道没麻烦才是真正的麻烦。”克林特盯着那个若无其事打算去训练室打沙袋的背影小声嘟囔了一句,换来了旁边的珍妮特用手肘杵了他一下,“你干嘛?我又没说错!你看看铁罐儿那样子,我都快要哭出来了。”


“你脑子里哪来那么多苦情戏,”珍翻了他一个白眼,“托尼不想强塞给史蒂夫一段这么重要的记忆,所以我们应该尊重他的决定,Cap会想起来的。”


“这没道理珍妮特,铁罐儿那个脑子里那些该死的逃避和自我厌弃的鬼东西又跑出来了,我们应该帮他把它们塞回去!”克林特拧起他的眉毛,“行吧,就算他说的有道理,可···谁也不知道Cap自己到底想不想知道?难道我们不应该也尊重一下当事人吗?”


“那你想怎么办,跑过去告诉他‘嘿!Cap,你猜怎么着?你丢掉的记忆里有一段非常劲爆的故事,为了尊重你的选择我想问问你要不要知道?’相信我克林特,以Cap的那个脾气,他想不想知道都会礼貌地让你告诉他的。”珍表情复杂地叹了口气,“说真的,我其实明白托尼怎么想。如果这事儿摊在我头上,我···我可能也不会告诉汉克。”


“喔,你们真残忍,”克林特纠结地瞄了她一眼,然后他噤了下鼻子,哼出一口气,“行吧,也许我也不会告诉娜塔莎?这其实挺奇怪的,万一她不信怎么办?那简直比她忘了还要让人难过。”


“‘由爱故生怖’,伙计,同理心,”珍抬手搭上了克林特的肩膀,“你得让托尼缓一缓,这其实是个不小的打击。”


“哎,这些该死的外星家伙为什么总喜欢搞这些有的没的?!”克林特烦躁地翻了个白眼,“老天他们可还有不到一个月就要结婚了!”


“随机应变宝贝儿,”珍拍了他一下,“我们绝对不能让婚礼延期。”


“你想怎么着?”克林特挑起了眉毛。


“史蒂夫不会毫无动作的,”珍勾了勾嘴角,“你感觉不到吗?他对托尼很感兴趣,他很好奇他忘了的东西,尤其是唯独只忘了关于托尼·斯塔克的部分。”


“相信我,”她看着克林特,露出了一个极有深意的笑容,“美国队长总是离不开钢铁侠的。”        


 


实际上珍妮特的认知分毫不差,史蒂夫的确对托尼很上心。


在他刚刚苏醒的那一刻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他的心里就会涌起一些奇怪的感觉,那让他很好奇,他分明并不记得这个人是谁。一直到珍和他一起走进病房里,看见他的样子和那双漂亮的金箔色眼睛,史蒂夫心里的感觉又被无限放大。


他说不清那是什么感觉,类似愉悦又类似愧疚,还有更深层次的什么,他辨识不了,那很复杂,他说不清。那些情绪将他细细密密地包裹起来,让他不得不仔仔细细地观察这个小胡子的男人,他的一举一动和每个表情——客气、礼貌、温和、刻意的疏离。不知道为什么,这让史蒂夫有点不舒服,但他还是装作平静的样子,一直到那天托尼近乎逃跑一般地匆匆离开了病房之后,他的感觉尤为明显。


他依旧无法准确地分辨出那些情绪是什么,但有一样无比的清晰——失落。他在为托尼的离开而感到失落。


他刻意留意了一下其他人的表情,大家惊愕又有些欲言又止,像是完全意想不到的样子,珍妮特的脸上还明显带了点心疼,尽管那被她隐藏的很快。


托尼隐瞒了什么。史蒂夫超出常人的四倍直觉这样告诉他,无论是他的态度还是他俩的关系。而实际上就算不凭借直觉他也有理由这么怀疑——他记得一切,可偏偏只忘了托尼·斯塔克。


他能感觉到自己缺失的记忆有多重要,那让他的胸口持续着有一种空荡的感觉,他抓不住他丢失的东西,那几乎让他眼眶酸胀,而这一切,都肯定于托尼有关。


他想也许托尼隐瞒事实有什么不得以的原因,所以他一直打算寻找机会去和托尼谈一谈,但显然他失败了。


因为他回到大厦已经五天,可他基本上连托尼的影子都逮不到。


小胡子的总裁先生以最近公司很忙和手头实验太多为理由消失在了大家的视线里,他基本上早早就去公司,回到大厦也直接把自己关进实验室,存在感低到仿佛一个幽灵。


“···老天,你觉得这是什么好现象?”克林特在又一次地捕捉到一个迅速出现又迅速消失在电梯口的托尼时这么说着,彼时他的手里还抱着一袋薯片吃的津津有味。


“我保证连浩克都会觉得这不是什么好现象,”珍在一旁把手伸进他的零食袋里,目光扫向餐区那个盯着托尼离开方向一脸忧愁的史蒂夫,“这是Cap第几次想逮托尼没逮到了?我们的好队长看起来非常郁闷。”


“就先说说铁罐儿什么时候这么喜欢往公司跑了?”克林特抽了抽鼻子,“更不用说连续五天,上帝,你看看他那张脸,他又恢复到从前了吧。”


“佩珀说他最近简直像安了工作发电机,”珍叹了口气,将目光扭回克林特,“咖啡又成了他的唯一机油。这可真是太糟糕了。”


“可我们该怎么办?铁罐儿明显是在逃避,”克林特哀怨地抹了一把脸,“我保证Cap想起来之后要是看见他这个样子都能拆了整个大厦。”


“我觉得现在同样危险,”珍嘴角抽了抽,抬起下巴比了比餐区的方向,克林特扭过头看过去,史蒂夫正环着手臂面对着电梯口的方向,垂着头不知道想些什么,“这样下去Cap肯定知道托尼是故意的,就算他什么也不记得。”


“瞎子都快能看见光了珍,”克林特无奈地发出叹息,“铁罐儿太明显了。”


 


托尼的闪躲的确很明显,史蒂夫一早就发现了。


他有尝试过在他离开或者回到大厦的这一小点儿时间里上前去和他说话,但结果都是惨淡收场。倒不是说托尼不理他或是怎么样,只是过于仓促回应一两次还好说,次数一多那么意义再明显不过——托尼并不想和他多谈,或者说,托尼把自己搞的如此忙碌是因为不想见他。


这可真是够让人伤心的。史蒂夫这么想,那种让他不舒服的感觉在这种时候总会过度地塞满他的脑子,在他又一次地想要拦下托尼的行动失败后,他觉得自己必须得换一种方式,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然后他注意到了正巧在客厅沙发上待着的珍和克林特。


“额,嘿?”史蒂夫走到了沙发前,带着些有点歉意的笑容,“我有打扰到你们吗?”


“噢,什么?哦不,当然没有,”珍转过了身,“有什么事吗Cap?”


“是的,其实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史蒂夫抿了抿嘴巴,像是在寻找措辞开口,大概过了几秒钟吧,他看着珍,眼底里藏了些压抑不住的失落,“是关于托尼···他是不是,很讨厌我?”


“Wait,What?”克林特惊愕地在沙发上弹了一下,差点没把手中的薯片晃洒,他发出一声不可思议的笑,坚定地对史蒂夫讲,“当然不Cap,你可千万别这么想。铁罐怎么可能会讨厌你?他喜欢你还来不及!···”


“···什么?”克林特的话让史蒂夫有点始料未及。


“没什么Cap!”珍狠狠地杵了克林特一下接着瞪了他一眼,“克林特的意思是,托尼当然不会讨厌你,你们关系一直很好,很亲近,这种担心是不存在的。”


“是的,没错,是这样,”克林特猛地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什么,他紧忙跟着珍妮特的话点头,“铁罐儿和你是很好的朋友,我们大家都是。所以Cap,你别多想,那家伙可能就是最近太忙了,你知道,他经常会把自己关在实验室里研究他的发明。”


“没错Cap,更何况斯塔克工业的事简直太多了,托尼每天都要面对很多的应酬,并且···”珍跟着克林特解释,然后他们两个看见了史蒂夫脸上可以说是苦涩的笑容。


“事实上,你们不用安慰我,”史蒂夫的肩膀微微下塌,睫毛轻轻垂着,“我知道他应该会很忙,但是···但是他在躲着我,我能感觉到。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想和我忘记他这件事有关?我想和他谈谈,但···明显他并不想和我,多说···”


“嘿Cap,别这样,”珍叹着气看他,眼神里带着和那天看托尼差不多的忧虑,“我能向你保证,托尼绝对不讨厌你,永远都不可能。所以你千万别因为这个难过,也许···也许他有什么不得以才会这么做,如果你在客厅逮不到他,为什么不去实验室试试?他刚刚才回来,不是吗?”


“实验室?”史蒂夫的睫毛一抖,慢慢抬起了眼,“可···我想那属于他的私人领域,如果他不想见我,我也进不去?”


“Oh Come on,士兵,你看起来连这个也不记得了?”克林特勾起嘴角锤了一下他的肩膀,“你拥有最高权限,你当然可以进去任何地方。相信我,托尼绝对不会取消这个,更不可能把你赶出来的。”


 


珍和克林特的话点醒了史蒂夫,这也是此时他拖着一个餐盘出现在托尼实验室门口的原因。


他有些犹豫和一点忐忑地停在了门口,最高权限,克林特这么告诉他,这四个字在他心里激起了不小的波动。托尼将近乎等同于他自己的最高权限给了史蒂夫,那让他有资格认为,自己和其他人并不同,也足够让他坚定他们之前并不仅仅是好朋友这么简单。


可···如果托尼取消了他的权限怎么办?史蒂夫不由自主的有点担心,但踟躇不前实在不是他的性格,他咬了咬牙,端着盘子的那只手紧了紧,将手指对在了门锁上。


咔哒——门立刻打开。


史蒂夫松了一口气,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地弯起了嘴角,然后他小心地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托尼就在他能看见的那面实验台前背对着他低头研究着什么。他换下了早上出门的那身精致的西装,只随意地穿着一件黑色的短袖T恤和深灰色的家居裤。他的个子其实很高,身材也恰到好处的十分漂亮,只是相对于史蒂夫比起来,他显得相对纤瘦了。


史蒂夫一时间没有再向前走,只是停在靠近门口的位置看着他。托尼似乎沉醉于他手中的研究,并没有意识到史蒂夫的到来,那些电钻和机械碰撞出的响动和火星时不时地闪烁,映照出男人颈侧美好的线条。


史蒂夫的脸上逐渐染上了温柔的笑,他突然觉得整个人都安静下来,就好像一切就应该这样,他看着托尼认真的工作,不由自主地为他着迷,那让他觉得舒适而又恬淡,好像这就是他的生活。


他完整的生活,拥有托尼·斯塔克在身边、完整的生活。


史蒂夫因为自己脑中闪过的想法而倒吸了一口气,他猛地回过神儿来,重新看向托尼工作的背影,突然觉得他或许知道,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他端着盘子慢慢地走到了托尼的身后,在男人刚好停下手中动作的时候,叫了他一声,“托尼。”


托尼显然吓了一跳,他的手抖了一下,然后将护目镜推到额上,转过头就看见了史蒂夫的脸。


“Cap?”他有点意外,“你怎么来了?”


“我想你应该还没吃东西,”史蒂夫举了举手中的餐盘,然后长臂一伸放到了托尼实验台的空位置,“就来给你送点,咖啡可不能当饭吃,伙计。”


“噢···噢 谢谢,Cap,”托尼的目光抖了一下,他放下手中的电钻整个人转过来,后背靠在实验台的边上,“很抱歉让你担心了。”


“别道歉托尼,这没什么,我应该做的。”史蒂夫朝他微笑起来,“你不也一样在为我们忙这些?”


“我,我的工作,”托尼像是有点局促地笑了一下,他的眼神在对上史蒂夫那双蓝眼睛的时候又匆忙避开,闪烁着不知道在看什么地方,“你来找我只是为了这个?”


“实际上我确实有点别的事。我一直想找你,但是这几天里···你好像一直在躲我,”史蒂夫尽量寻找合适的措辞说着,他没有忽略此时托尼的表情和身体的姿势,那并不怎么太自在,史蒂夫想,他似乎在让托尼有些不知所措,“我想知道···是,我做错了什么吗?如果我让你不开心,我可以道歉···”


“不,没有,Cap,你怎么会这么想?”托尼类似于有点慌张地打断了他,并抬起了他的眼睛看向史蒂夫,“你很好,别多想。我知道可能这几天我没能好好和你说话什么的···我是真的太忙了,公司的事让我头昏脑涨···”


托尼说不下不去了,因为他发现史蒂夫一直在看着他,是用那种他最无法承受和抗拒的目光看着他,他的声音越来越小直至消失,然后他可以说是仓皇地别开了眼神,不再去和他对视。


他无法保证再这样下去他会不会做出什么,他想他到底还是让这个金发的大个子担心了。


 


事实上史蒂夫说的没错,他是在躲着他。


他承认,他无法在现在的状况下真正地装作若无其事地和史蒂夫相处,感受他们之间普通朋友的相处模式,他做不到,说真的。他们早已经打破这层关系太久太久,他们热烈地相爱,毫不顾忌看向彼此的目光,他们会不由自主地拥抱和热吻,无论在什么地方。他们总是待在一起,像是恨不得黏在对方身上,他们一直保持着如同热恋期一般的亲昵程度,因为他们发现实在太难忍受和彼此分开。


而现在,他们还有不到一个月就要结婚了,他们约定好关于婚礼的一切准备本该在这个月完成,但现实总是能在最关键的时候给托尼一计当头棒喝。


他要怎样才能忍受这样的落差,安静地接受史蒂夫给他的每一个礼貌般的微笑和温和的客气?又或者说,就算他告诉史蒂夫这一切,他要怎么能在强加给这个男人一段记忆的情况下要求他和从前一样?他做不到,也不能这么做。


所以他尽量不去和他见面,尽量把自己重新丢进过分高压的工作里,连休息也只留在实验室,而不是那个本该有两个人一起的房间。


这听上去真是挺矫情的,但托尼真的没办法忍受住这些——他可不想哪一天因为突然扑倒史蒂夫身上啃他的嘴而把史蒂夫彻底吓坏。


但此时此刻,史蒂夫就站在他的面前,出乎意料地问他原因,眼神里还有些迷茫的委屈,上帝啊,他简直没法儿面对这个,他根本承受不住史蒂夫的那双眼睛。


“···就是这样,Cap,”托尼用舌尖舔了舔嘴巴,“我真的没有···躲着你。”


“是吗托尼?”史蒂夫挑了下眉毛,依旧在看着他,“那再好不过了,至少我不用担心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气,事实上,我为我丢失的记忆而感到抱歉。我想它们一定很美好,关于你,还有我们。”


“什,什么?”托尼瑟缩了一下脖子忍不住因为史蒂夫的话抬起了头,他的睫毛轻微地抖动着,嘴角下意识地绷紧,在自己毫无意识的情况下红了耳朵,“额···就是,其实没什么,我们只是关系很好的朋友,所以···可能我有点儿失落,很抱歉让你担心这个,是我的问题。”


“不托尼,不是你的问题,”史蒂夫上前一步扣住了他的手腕,“被人遗忘本来就是件难过的事,该抱歉的是我。所以···所以我们可以,重新开始吗?”


“重新···开始?”托尼被史蒂夫搞得有点发懵了。


“是的,重新开始我们的关系?好朋友?像以前那样?我们应该那样,我的感觉告诉我我们应该很亲近,那让我很舒服,”史蒂夫温和地对他讲,“所以,可以吗?”


“当然,当然可以,”托尼因为史蒂夫此时的靠近整个人都僵住了,他扯着嘴角笑了笑,眼睛快速地眨动,“我们本来就是朋友。”


“那再好不过了,”史蒂夫笑得更加美好,“所以你最近还是很忙?那我可以来这里找你吗?我不会打扰你,我只是觉得,我喜欢待在这,能看见你。”


“···可,可以,”托尼闭了闭眼睛,哦该死的,他他妈根本没办法对他说不!“你随时都可以来这儿,你需要知道这个。”


“这真的很好,托尼。”史蒂夫低笑出了声,他终于向后撤了撤,松开了拉着托尼的手,却毫无征兆地伸出手指在托尼的脸颊上轻轻的蹭了一下。


然后他就看见面前漂亮的小胡子男人突然抖了一下,瞪大了那双迷人的、过分明亮的金箔色眼睛,如同一只受惊的猫。


“你弄上机油了,伙计。”史蒂夫朝他晃了晃手指,然后果然看见了男人瞬间红透的脸侧。


“谢、谢谢。”托尼的喉结上下动了动,然后快速地转过了身低下了头,握上了桌面上的电钻。


他简直太可爱了。史蒂夫忍住想要揉弄他的冲动,看着他通红的脖颈和耳朵,更加确认了他刚刚的想法。


 


变化来得很快。自从那天史蒂夫去实验室找过托尼之后,他们之间的转变简直突飞猛进,让珍他们一度错觉他们的好队长是不是已经记忆恢复了。


自从那天之后,史蒂夫几乎是每天不间断地往实验室跑,一待就是大半天,他也不干别的事,只是待在一旁看托尼工作,或者看书,或者画画,有的时候帮托尼递一些他需要的东西。


他对那个实验室无比的熟悉,在他进去的第一次他就有这种感觉。托尼下意识叫他帮忙的时候,他总是会再自然不过地递给他他要的东西,而每当那个时候,他们俩都会不由自主地愣一下,然后托尼丢给他一个温柔的笑容。


他想他之前一定经常这么做,托尼晃神的时候眼底的神色告诉他,他在想念这个。


他们也开始像往常一样经常一起出现在客厅里,托尼不再像起初那几天那样总是抓不见人,史蒂夫开始抓他来餐区老老实实地吃每一顿饭,盯着他按时睡觉,并且限制他的咖啡。就是真的忙起来,史蒂夫也一定会把餐盘拖下去看着他在实验室吃完才会离开。


他们仿佛恢复了曾经的相处模式,除了不存在那些亲密和接吻,彼此间保持着朋友间的克制之外,简直没有半点不同。


“我怎么觉得Cap好像在重新追铁罐儿,”克林特在一天早饭后趴在餐区的椅背上突然开口,“他的眼神儿都变得和以前一样了。”


“不是好像,分明就是。”珍妮特直截了当地说着,“而且比之前还过分,简直恨不得要把托尼烧着。”


“我不信铁罐儿没感觉,”克林特撇了撇嘴,“我总觉得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又会亲在一起。”


“怎么可能没感觉?他们可是情侣!”珍睁大眼睛叫着,“我说过嘛,就算是失忆也不会影响Cap对他的感觉,托尼对他的吸引力简直像是灵魂魔咒。”


“也许是被丘比特拿箭钉在了墙上,”克林特呼出一口气,“他们好像打算出门,我看见Cap刚刚一脸严肃的回房间打扮自己了。”


“Cap说他约好了要和托尼去看一个画展,得先准备一下。”珍抬手摸了一下鼻子。


“分明就是一个约会,”克林特丝毫不留情面,“要不要打个赌,我保证他们再回来又会搞到一起。”


“我同意,所以这次赌不成了。”珍妮特摊了摊手,“而且相信我,就算Cap不恢复记忆,婚礼也一定会照常举行的。”


 


这的确是一个约会,克林特说的并没有错。


只是史蒂夫并没有这么告诉托尼。


此时他们正走在去画展的路上,展厅离大厦不算远,史蒂夫拒绝了托尼要开车的提议,托尼当然没有意见。


今天的天气异常的好,微凉的风打在脸上让人很舒服,阳光恰到好处地照在身上,不会觉得太过燥热,反而是舒适的暖意。史蒂夫走在托尼身边低头看他,男人此时正在看着远方走神,暖黄色的阳光恰巧照在他的睫毛上,将他浓密的睫羽投出了一小片美好的阴影。他的鼻梁高挺,轮廓温和,曲线优美的脖颈映出的影子正好隐匿在他漂亮的锁骨间,没进他开了两颗扣子的领口,隐隐反映出胸口反应堆莹莹的蓝光。


他一时间看着托尼发了呆。他太好看了,史蒂夫想着,忍不住现在就要将人拽进怀里。


一直到快要经过一个路口的时候,史蒂夫回过了神,他留意着左右的车辆,发现正有一辆行驶过快的车,他决定先等它过去。但显然托尼还在出神不知道想些什么,直到那辆车持续地鸣笛震得托尼猛地一眨眼,他才发现自己马上就要和那辆车来一个亲切地碰面,而身后的一个大力也就在这时候直接一把将他扯进了怀里。


“留神看车啊,托尼。”史蒂夫扣住他的腰将他压进自己胸口低头看着他,语气温和里夹杂着一点嗔怪,他抬起手在托尼的鼻梁上刮了一下,朝他无奈地笑,“想什么这么认真?”


“···没,没什么。”托尼急忙别开了眼睛,史蒂夫太温柔了,那让他禁不住想要赶紧逃开,“只是走神了···”


史蒂夫一阵低笑,手臂下意识地将托尼搂得更紧,他深深地看他,距离近的甚至可以去数托尼的睫毛。他额前的两缕刘海调皮地轻轻抖动,让他不自觉地抬起手去轻轻地拨开他。手指不经意间滑过托尼额头的感觉让他忍不住抬起了头,那双美好的金箔色星河就这么完完全全地掉进了史蒂夫那双湛蓝温柔的大海里。


而只是这一瞬间的眼神交汇,让史蒂夫无法控制地低下头,吻上了托尼的嘴巴。


这太突然了。托尼在一瞬间瞪大了双眼,熟悉的触感落在唇上,温热、柔软、亲切,他和史蒂夫接过太多次吻,只需要一个触碰就忍不住更深地探索,他几乎是绷紧了自己才忍住没有立刻地吮吻回去,他不敢动作地僵在史蒂夫怀里,直到男人一点点将他放开。


“···你,史蒂夫,你,你在做什么?”托尼看着史蒂夫带着笑意的眼睛几乎是语意不清地提高音调开口问他,他情绪过于复杂地瞪着他,金箔色的眼睛细微地闪烁,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脱口而出叫地是他的名字。


“我在吻你,”史蒂夫的手依旧扣着他的腰,脸上带着化不开的笑,眼睛里却流露出了一点类似无辜和理所当然的神色,他歪了一下脖子,又低下头亲了一下他的嘴,“你不喜欢吗?”


“我···不是···你···”托尼瞪着眼睛看着他,简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没有推开我,”史蒂夫用鼻尖蹭了蹭他,接着又在他的嘴唇上轻轻咬了一下,语气温柔神情霸道,“你分明也喜欢,不是吗?”


“···你,没道理,你···”托尼无意识地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巴,说话都有些支支吾吾,“你为什么这么做?”


“因为我想,托尼,”史蒂夫直接了当,他伸手托起了托尼的下巴,认真地看着他,“看着我,托尼,听我说。我知道这很突然,但实际上我也抓不准什么才是真正的好时机。只是刚刚我无法再忍下去了,我的心跳得很快,是它告诉我必须要吻你,不然我可能会直接昏过去。所以我这么做了,而你一定也不忍心看见我昏倒。”


“···谁教你这些不正经的东西···”托尼有点绝望地发出了一声叹息,他咬着嘴巴,别开了史蒂夫的眼神。


“我在实话实说,”史蒂夫更加坚定了语气,“我的确想了有一阵了,也许在我刚刚苏醒的时候,我就是这么想,但我抓不准那是什么。直到你躲着我,我找到你,你待在我身边的时候,我才知道——我爱你托尼。我知道也许这很···突然,但是请你相信我,我是认真的。我的确忘记了很多事,而那都是关于你,我的心告诉我那不会是普通的友情。我会因为听见你的名字而心跳,因为你躲着我而失落伤心,在看见你的时候感觉到安静和舒适,我是那么喜欢和你待在一起的感觉,就好像我的生活就该是这样,我们在一起,你在我身边,哪怕不说话,只要能看见你就都足够了。”


“记忆会出现问题,但是感觉不会。”史蒂夫轻轻地用手指摩挲托尼的脸颊,“我想也许之前我们就是这样,也许之前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这些,我并不清楚之前的我们究竟是什么关系,那时候的我到底有没有对你说过这句话,也许因为一些该死的顾忌我没有,但那不重要了。现在我必须要告诉你,我爱你,我想和你在一起。我相信你和我一样,托尼,所以,你愿不愿意再给我一个机会,就···答应我,让我做你的男朋友,好吗?”


托尼完完全全的愣住了。史蒂夫的话太过直白和出乎意料,他不知道这个大兵琢磨了多久才决定在今天说出来,还是在频繁来往行人的街道上,那让托尼忍不住露出了笑容,他听见自己擂鼓一般的心跳和发热的耳朵,他相信这一切也逃不过史蒂夫的视觉和听力。


“···你好像没给我拒绝的可能,”托尼朝他挑了下眉毛眨了眨眼睛,声音不自觉的变得轻柔,“就这么肯定我会答应你?”


“你会答应我的,”史蒂夫难得一见的孩子气地向他噤了噤鼻子鼓了下脸,然后手臂紧紧地缠住了托尼的腰,像是生怕他会跑开,“我会让你答应我,我知道你也爱我。”


“哦上帝···”托尼笑出了声音,不再是那种勉强的、不自然的笑,而是那种真正的、美好又温柔的笑容。他抬起手臂搭上了他的肩膀,将头仰了起来,目光甜腻的和史蒂夫炽热的眼神纠缠在了一起,“你可真是···可爱透了史蒂夫。”


“只要你喜欢,”史蒂夫用下巴去磕他的前额,“所以你同意了?”


“我不同意还会让你亲了这么多下之后,又抱了这么久吗?”托尼弯起了眼睛,笑意包裹住了他整个人,也浸到了史蒂夫的心底,“男朋友?”


“···你是如此美好,”史蒂夫长出一口气忍不住感叹,接着他低下头,又一次地吻住了托尼的唇,“我的托尼。”


“···你也一样,甜心。”托尼笑着双手环上了他的脖颈,然后他们就这样拥吻起来。


 


失忆而已,其实也未必是一件坏事。不是吗?


 


 


彩蛋:


1.“···我真的怀疑你那时候已经什么都想起来了,”托尼躺在床上手按着腰,意味深长地看着旁边一脸深情的史蒂夫,“你是故意的。”


“我真没有,”史蒂夫笑着将人带进怀里,手扣在他的腰上轻轻地帮他按,赤裸的肌肤相互贴合的温度美好地让托尼忍不住叹气,“我哪儿舍得。”


“···你就那么确定我会答应你?”托尼朝他挑了挑眉毛,他将手放在史蒂夫的胸口上,手指轻轻地打转。


“直觉,”史蒂夫捉住了托尼不安分的手放在嘴边啄了一下,两个人无名指上的婚戒亲昵地纠缠在一起,“我总能感受到你爱我,我们彼此相爱。”


“···”


“或者说我总是知道,美国队长总是离不开钢铁侠,”史蒂夫笑着吻住了托尼美丽的眼睛,然后一点点吻向他的鼻梁,“而史蒂夫·罗杰斯无论什么时候,都会爱上托尼·斯塔克。”


 


2.“说真的,弟弟,”某一天索尔回到仙宫,逮住了正好在偏殿喝酒的洛基,坐到了他的对面,“你那时候真的不知道史蒂夫什么时候才会好?”


“我当然不知道,”洛基倒给他一杯酒,淡淡的挑了下眉毛,“魔法生物的残留时间因人而异,我是邪神,不是先知,我的哥哥。”


“但总有一个契机,”索尔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你骗不了我。”


“在中庭待久了看来会把你变聪明?”洛基轻声笑了几下,然后优雅地端起酒杯耸了下肩膀,“其实也算不得什么契机,我的确也没有骗你们,我确实不能确定魔力消失的时间。但是···”他停顿了一下,嘴角露出了一个轻飘飘的笑容,“爱情会加速催化魔力变弱,提前它失效的时间。”



评论
热度(507)
Top

© Erdouzi_蹦跶的大猴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