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HE,EMH

超蝙(?),Ianthony,豹鹰(鹰眼)

杂食

求多带我豹玩

可私信瞎聊

以及,看头像就知道,我对我菊苣真爱(划,头像是怎么看得出来啊

 

【极盗者Point Break】Hey Utah.【短篇】【botah】

shnier逸尘:

PS:电影中最后Utah滑雪的地方设定在犹他州的落基山脉了x人物可能会OOC求轻喷QWQ短篇一发完结x

----------------------------


Utah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已经被Pappas救上了岸,恍惚间听到了没有找到Bohdi的尸体的报告。轻轻自嘲的笑了一下便又昏迷了过去。

这再一醒就是两天后了,Utah躺在宾馆的床上痴痴的望着天花板。听见房间的门被打开,他也没有去关注是谁进来了。只是看着天花板。

“哟,醒了?”Pappas关上门之后把手里的早餐放在了餐桌上。“我想怎么着你今天应该也醒了,吃的我买了两份。培根煎蛋的汉堡,你喜不喜欢就是它了,吃吧。”Pappas自顾自地说着,默认他的这些话Utah都听见了。

“还不赶紧起?!吃完早饭还有活要干呢,再说咱们今天下午的飞机,你不……”Pappas嚼着汉堡模糊不清的说着,然而Utah在他说完之前就下了床坐在餐桌旁,拨开裹着汉堡的纸,咬了一大口。

之后Pappas就再也没说什么,吃完早饭后叮嘱Utah收拾自己的东西在屋内待命,接着就出去了。

又剩下Utah一人在房间里了。

Utah这一整天都是浑浑噩噩的状态,没人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当然Utah他自己心里清楚,他清楚Bohdi不会这么轻易的死掉。


他的命比自己的命大多了。Utah这么想着。


回国后他顺利的拿到了FBI证件,心里也的确高兴。Utah把自己猜测Bohdi没有死亡的消息报告给了长官,并请求这个案子由自己继续承担。这也很顺利的被批准了。

Utah不需要做别的,只是等待,就能顺利完成这项任务。因为如果Bohdi还活着,他就会在下一次出现巨浪时前往塔希提岛。Utah用长官借他的权利联系了气象局,要他们随时关注塔希提岛周围的气象情况,有必要的时候进行报告。


虽说塔希提岛的巨浪千年一见,但很幸运的是在一年之后,气象局就有了回应。说是在一个月之后,塔希提岛附近将有一场大规模降雨,会引起巨浪。
Utah也拿着气象局发来的报告上交给长官,之后便动身去了法国。再一次踏上这个地方心情没什么太大波动,同样是抓那个黑发男人,但这次明显没有了第一次的那种兴奋。

计划安排是Utah要在法国待命一个月,静候时机。

Utah这一个月过的很漫长,虽然他会时不时的去街上逛逛,但更多的是他选择呆在宾馆。Utah几乎是数着日子过的,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心中会这么浮躁。


好在时间总会过完的,在预测的这天法国上空乌云密布。Utah乘着直升机径直飞向塔希提岛,心中似乎有些激动。

很远就能看到那数尺高的巨浪,在暴风雨下更加猖狂。也不出预料的,在不远处看到了一条,唯一一条船。

现在Utah是以什么身份去见Bohdi?FBI特工?还是朋友?Utah自己也不清楚,他只知道他想要劝Bohdi放弃,因为这次会要了他的命。


当Utah再次见到Bohdi时,他心中是非常开心的。他几乎想要去跟Bohdi炫耀:你瞧,你去哪里我都能找到你。但同时他心中更多的是不安,他不想失去Bohdi…这个朋友。

“那很美不是吗?!”Bohdi大喊着,指着随时可能吞噬他性命的巨浪。


Utah愣住了,他从Bohdi眼中看到了他一直所热爱的东西。如果换成以前的自己,可能也会觉得这个浪是如此美丽吧。Utah放开了自己抓着Bohdi肩膀的手。


“这是我自己选择的路,让我走完它。”


Utah彻底放弃了阻拦,如果明知这是一条不归路却还是要走的话,任何人都不会劝下他。

回到直升机上,Utah后悔极了。但又能怎么办呢?Bohdi回不来了。

Utah呆呆的望着被巨浪吞噬的红色冲浪板,有那么一刻竟责备起自己。如果当初Utah不那么任性去和他抢浪,他也不会因为救Utah而放弃了完成水之生灵,而现在也不会去送死。

心神有些恍惚,竟没有察觉自己已经落下了泪。Utah跌坐回机座上,命令直升机返航。那一刻Utah感觉自己的心都死了。


这次任务算是完成了,Bohdi的名字也从追捕名单中抹去了。Utah向上级提议自己需要一年的假期缓和一下,再一是向之前的极限运动生涯告个别。

Utah回到了家乡,回到了自己的小房子。他找到了自己以前的生活,惬意的生活。Utah会在吃完早饭后去小镇上逛一逛,找一家咖啡厅享受一下宁静的下午。晚上再去夜店酒吧找个漂亮的姑娘消遣消遣。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一个多月。

这一切都像是在发泄,但Utah发现这些并满足不了他。正巧,这次在逛街的时候发现了一个极限运动俱乐部,没准这才是他想要的。

Utah进去之后,做推销的工作人员就像他介绍了一周后的落基山脉极限滑雪活动。听着他的讲解,Utah脑内全是与Bohdi那次在阿尔卑斯山的场景。有兴奋有激动,有悲伤,有……感情。对Bohdi的感情。

Utah心烦的摇了摇头,开口打断了工作人员的介绍。“我参加。”

“先生。这次活动是小组制,您有固定的组员吗?”

“没有。”

“那我们给您随机分配到一个小组里了。”

“随意吧。”Utah揉揉太阳穴,有一搭无一搭的回答着。

“好了,您要看一眼组员名字吗?”工作人员拿着平板询问道。

“不了,到时候是在山顶集合?”Utah摆摆手。极限运动小队,没有能够长久的。杰夫是这样,Bohdi他们也是……与其他们出了意外自己难受,还不如素不相识。

“不,只是您一个人从山顶出发,您的组员会从不同的出发点在滑道上与您汇合。”工作人员解释的很细心,这个活动的方式倒是成功引起了Utah的兴趣。


之后Utah便在家中调整自己的身体状况,把滑雪要用的东西都准备了出来。短短一周时间Utah便恢复了最好的状态,之后他拿着行李出了家门。

背着没有石头的背包爬山轻松许多,想到这里Utah竟笑了几声。他的确怀念以前,就借着这次机会,对之前做个了结吧。这是最后一次了。

海拔越来越高,积雪也越来越厚。即使穿的很厚但站在山顶上也觉得有一丝凉意。戴上帽子,护目镜,抬头最后看一眼这个冰天雪地的世界。这是最后一眼了,再见,我的极限,再见,我的回忆,


再见,Bohdi……


离开山顶的那一瞬Utah感受到了许多,感受到了自然,感受到了极限运动带来的快感,感受到了自我。

巧妙的避开尖石,在皑皑白雪上留下自己的印记。掌握着平衡,穿梭在凛凛寒风之中。

“Wow!哈哈哈哈哈哈哈哈!”Utah激动的喊了起来,用大笑来表示现在自己的舒爽。

突然,从自己的右前方划过来一个全身着黑色滑雪服的男人,慢慢向自己的滑道靠拢。

大概是那个所谓的组员吧。Utah心里想着。

那黑衣人滑在Utah前面,而Utah的视线便不自觉的被那个背影吸引。

Utah看着那个人,一股异样在他心中肆意冲撞。

像是干枯的木头从新燃起了火苗,那颗死了的心好像从新开始跳动。

太像了。Utah咂咂嘴,那个背影太像Bohdi了。但又怎么会呢?自己眼睁睁看着巨浪将那个黑发男人吞没。

这个想法又是像一盆冰水将那个火苗扑灭了。

‘别再多想了Utah,那只是一个恰巧有和Bohdi一样的滑雪服,恰巧和Bohdi身高相似,恰巧和Bohdi体型相似,恰巧和Bohdi滑雪习惯相似的陌生人罢了。’他这么劝着自己,强行将心神稳定下来。

渐渐的又有几个人并进滑道,但打头的一直都是那个黑衣人。


“啊啊啊!……”在一个急转弯的地方,其中一个滑雪者不幸撞在了石头上,掉下了悬崖。

这个意外迫使Utah更集中了几分心神,庆幸自己刚刚走神时没出什么意外。整个队伍的速度并没有因为失去一个人而降下来,继续穿行在苍白之间。

目的地已经可以看到了,所有人的心也都放下了一些。Utah感叹着,那个小木屋就是终结自己极限运动的地方。自己热衷大半生的东西今天终于要了结了,感慨比自己想象中的多多了。

滑到平地上的那一刹那,Utah才觉得自己的心着实是落地了。队伍中互相认识的人都相互拥抱在一起,为刚刚度过了生死刹那而庆祝。

Utah看着相拥的人们,想起了他们翼装飞行后,他和Bohdi拥抱的那一时刻。当时他心中有太多太多的东西了,但那时候却觉得语言是如此无力。

Utah不自觉的替那些人而开心,之后无意中看到了一旁同样是孤身一人的那个黑衣男子。

拿着自己刚摘下来的帽子和护目镜,Utah望着不远处的那个身着黑衣的男人。一瞬间Utah感觉时间的流逝都变慢了,他呆呆的看着那人帽子下露出的黑色短发,色如清海的蓝色眸子。

在他完全摘下帽子时,Utah感觉时间都静止了。


真的,他的命可比自己的命大多了啊。


死去的心脏慢慢恢复跳动,新鲜的血液开始流动。

Utah望着那个人笑了,笑着笑着竟流下泪来。


那人转头冲Utah也露出笑容,那个被Utah藏在心底的笑容。他走过来,伸手擦去Utah脸上的泪珠。



“Hey Utah,my brother.”


评论
热度(52)
  1. Erdouzi_蹦跶的大猴子shnier逸尘 转载了此文字
Top

© Erdouzi_蹦跶的大猴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