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HE,EMH

超蝙(?),Ianthony,豹鹰(鹰眼)

杂食

求多带我豹玩

可私信瞎聊

以及,看头像就知道,我对我菊苣真爱(划,头像是怎么看得出来啊

 

「双豹组/ErikxT'challa」在一切开始之前 - 原作向/NC-17/第八章&第九章

纪翌:

简介:在黑豹一战之前,Erik见到了T‘challa。那时Erik认识T’challa,T‘challa却不认识Erik。


每天中午1点-2点之间更新。还有两章就完结啦。


1-4 5 6 7


————————


8.


Erik睡醒的时候,T’challa还在睡梦中。Erik发现T’challa背对着自己,而自己正从背后抱着他。Erik抬起头看了看T’challa,他睡的很熟,丝毫没有要醒来的意思。




Erik的手顺着T’challa的胸口滑了上来,然后在T’challa的脖子那里停了下来,他把手轻轻地握在T’challa的脖子上,他能感觉到T’challa的颈动脉在自己手心里噗通噗通地跳着。Erik在手上略微施加了一些力气,他听见T’challa的呼吸声变得粗重了起来,但是他依然没有醒来。




Erik低下头来亲吻T’challa的脖颈,他由上而下一寸一寸地舔舐着,在T’challa的皮肤上留下了一些亮晶晶的唾液,他没有错过一寸皮肤。




他可以在这里杀了他,现在的每一秒钟,他都可以杀了他。他可以咬断T’challa的颈动脉,像一头真正的野兽一样,让T’challa在找回意识前就因失血过多而死。他知道他可以这样做,而T’challa根本不会反抗。




Erik在牙齿上施加了一些力气,T’challa呻吟了一声。Erik在那里留下了一个深红色的印记,然后他起身离开了,留下T’challa一个人睡在那里。




Erik走到略远的小溪旁,在那里用凉水洗了一把脸,然后他开始望着平静的水流发呆。




他本来以为他会因征服了T’challa而得到快感,Erik本来以为他会折磨他,羞辱他,让他跪在自己脚下俯首称臣,从复仇中攫取无穷无尽的快感。但Erik没有这样做,他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这样做。他们做爱,而在他们做爱的过程中,他似乎只想让T’challa记住他的名字。




他想让T’challa记住他是谁,或者,他想让整个瓦坎达记住他是谁。他想要听所有人对他道歉,对他的父母道歉。这就是他想要的。




Erik觉得很惊悚,他竟然在某一刻甚至真的以为他们是可以和平共处的,他们可以结束过去的一切,他可以开始新的人生。就像他的妈妈所说的那样。




这令Erik烦躁。对于Erik来说,仅仅意识到他曾这样想过,似乎都是一种对父亲的背叛。




他是你的仇人。Erik对自己说。




“嘿,你在这里。”Erik听见了T’challa的声音,他回头看去,T’challa已经穿好了衣服,向他走了过来。T’challa在他身边停住了,“让我看看你背上的伤口。”




Erik没穿上衣,他感觉到T’challa的手指触碰在他的背上,很温柔,像蜻蜓点水一般在他的脊背上跳跃。




“没有感染。不过我们到了城里以后,最好再给你打一针消炎药。”T’challa说。




“你真是太体贴了,宝贝。”Erik说,就连他自己都听得出他这话该死地有多么不友好。




T’challa没有接话,Erik不知道他是不是依然在查看自己的伤势,但他知道T’challa的手指从他背后的那些小圆点上一个一个地摸过去,这感觉简直让他坐立难安。




“你杀了很多人。”T’challa说。




“别说的好像你没有杀过人,T’challa。”Erik冷冷地回答道,他站起身来走开了。他无法忍受自己和T’challa像一对真正的情侣一样在做爱后谈起自己的过去。




————————




他们重新上了路,一开始Erik坚持要自己开车,但他在本来就所剩无几的石子路上横冲直撞,并且每次在愤怒中靠向座椅后背时都发出一声怒吼声。最后T’challa实在受不了了,他强迫Erik停下车,然后把他从驾驶座上扯了下来,换成了自己。




他们一路上几乎都没怎么交谈,更没有提到昨天那一夜。他们似乎对调过来了,那一路上Erik都看着窗外,尽量不让自己对上T’challa的眼睛。




T’challa也如Erik所愿一样安静,他简直有点过于安静了。他们一直沿着小溪旁边的那条路走,于是他淡然地开着他的车,甚至还拧开了车载音乐,他淡然地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而这简直让Erik更生气。他想,这就是T’challa和他的父亲最擅长的事情,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




他们一直在沉默中行进,甚至一直到他们决心在路边暂停今日的行程后,他们也是各自抱着各自的罐头,坐在各自的树下享用了晚餐。他们就像一对刚刚吵架后的兄弟,谁都不肯先低头。




T’challa把睡袋丢给了Erik,Erik又把睡袋扔了回去,T’challa再次把睡袋丢了过来。他们在沉默中这样进行了几个回合,直到T’challa最后觉得这样的僵持毫无意义,他先停了下来,笑着摇了摇头,并对着Erik摆了摆手,“你先睡吧。我要去洗一洗。”




Erik闷不作声。




T’challa什么都没拿,空着手向着溪边走去。




连Erik自己都说不上来为什么,他只是觉得很生气,T’challa越是沉默不语,他越是生气。此刻他看着T’challa离开的背影,只觉得五脏六腑都搅在了一起。他必须得做点什么才行。




Erik站了起来,他小跑了几步,拽住了T’challa。可是当T’challa回头惊讶地看着他时,他才发觉自己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但是T’challa生气了,他瞪着Erik,嘴巴抿的很紧。他用力想把自己的胳膊从Erik手中抽出来,但Erik紧紧地抓着他,两人开始互相推搡了起来。T’challa用肘部击中了Erik的胸膛,Erik则用手掌推在了T’challa的腹部,他们同时向后踉跄了几步,站在原地。




“你想打架是吗?Erik。”T’challa说,他对着Erik吼道,“那就来打架吧。既然这样不如堂堂正正地打一架,就在这里。”




Erik瞪着T’challa。




“如果你赢了,你可以向我提任何要求。如果我赢了,”T’challa顿了一下,他重复了一遍,“如果我赢了,Erik,我要你忘记发生过的事情。”




“忘记我们上过床?”Erik冷笑了一声,他想要讽刺T’challa,“他们会因为你跟男人上过床剥夺你继承王位的权力?还是不准你再参加联合国的什么狗屁会议?”




“我不是指昨天晚上,是忘记所有事情。”T’challa抬着头,直视着Erik的眼睛,“我要你忘记发生过的所有事情,Erik,是过去的所有事情。”




9.


Erik一直想着T’challa的话,他想知道T’challa是什么意思。T’challa希望他忘记过去的所有事情,“所有事情”都指代着什么。他想要开口询问,却担心当T’challa说出某个答案后,他不知该如何应答。




他们一直走到了小溪边,T’challa开始脱掉自己的上衣,于是Erik也照做了,他们各自只留下了一条短裤。




“考虑到你背上有伤,我可以只用一只手。”T’challa建议道。




“考虑到你的年纪,我也可以只用一只手。”Erik回应道,他拒绝了T’challa的建议。




T’challa看上去并没有受到Erik的影响,他在地上捡起了一根树枝,在空中挥舞了几下,似乎很满意的样子。然后他双手紧握着那只树枝,摆出了一个防御的姿势,对着Erik。他的斜方肌隆起,脸上露出严肃认真的神色。




“哇哦,瞧啊,这是日本剑道吗?”Erik挑衅道,“你还学了什么?土耳其摔跤,巴西柔术还是中国功夫?”




“我还学会了在没获得胜利之前闭上嘴。”T’challa说。




“那恐怕你得永远闭上嘴了——”




Erik的话还没有说完,T’challa就攻了过来。T’challa的速度很快,他的树枝向着Erik的左侧劈来,Erik闪开了,然后是右侧,Erik再次向另一侧闪去。Erik看见T’challa在瞄他的下盘,于是他做好了准备应付T’challa攻击他腿部的准备,但是T’challa的手腕一转,树枝带着风声向Erik的头顶劈来。




树枝并没有真的劈到Erik的脑袋上,停在了半截,T’challa看着Erik,得意地挑了挑眉毛。




“真糟糕啊。”Erik小声地咕哝道,但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心情十分愉快。




Erik屈下了膝盖,好把自己的重心放低。他和T’challa注视着对方的眼睛,绕了一个圈。很好,现在他们都认真起来了。




Erik率先发动了攻击,他冲过去用手扣住了T’challa的腰,想把他掀翻在地。但T’challa在Erik扣紧他之前解脱了出来,他趁着Erik还没有站稳绕到Erik身后想要勒住Erik的脖子。Erik一个背摔把他甩到了空中,或者,不是甩到了空中,是甩进了水里。




T’challa被整个扔进了小溪里,“哗”的一声,水花四溅,有一些在夜晚才会出没的小动物发出“啾啾”的声音慌张地四散而逃。




T’challa从齐腰深的小溪里钻了出来,他浑身上下都是水,黝黑的皮肤沾满了水珠,在月光下显得油光发亮。T’challa像只猫咪一样甩了甩头上的水珠。




Erik大笑了起来。




T’challa看着Erik,他的脸上露出了不悦的表情。而这让Erik笑的更大声了。




“笑够了吗?”T’challa硬邦邦地说。




“够了,够了。”Erik说,他看见T’challa正瞪着他,笑着对着T’challa挥了挥手,“我的背上有伤,你可别打算把我也扔进水里。”




T’challa看上去更不悦了。




第三回合,在两人开始争斗的起始,Erik便想要故技重施。他快步奔向T’challa,反身抓住T’challa的肩膀,想要再以一个漂亮的过肩摔干净利落地制服对方。但这次T’challa没有给他相同的机会。




T’challa扔掉了手中的树枝,他被Erik举在了空中,但他迅速用结实的大腿夹紧了Erik的脖子,并试图用双手扭住Erik的脖子好逼迫对方就范。Erik被钳住了脖子,便干脆地向后仰去,他和T’challa一起向后摔去,把T’challa摔在他跟泥地之间。Erik以为T’challa会暂时地松开他,但T’challa只是发出了一声闷哼,手上仍然紧紧地锁着他的脖子。




事情从这一刻开始变了味道。他们滚在泥地上相互争斗,推搡对方,压抑对方,渐渐失去了技巧和套路,只想用力气征服对方。水平最差劲的武士看见他们都会摇头叹气,他们就像两只还未成年的小豹子,抱在一起滚来滚去,张开嘴巴想要吓唬对方,弄的一身都是泥土,分不清楚是在打架还是玩闹。




没人懂这一切的意义所在,或许连他们自己也不懂,他们只是乐此不疲。




————————




当他们结束这一场战斗时,没人还记得他们打架的起因,也没人争论谁输谁赢的问题。但似乎是T’challa先决定放弃的,他精疲力竭地从Erik身上爬了下去,而Erik也没有试图留住他。他们并排躺在泥地上,浑身沾满了泥土,他们一起看着挂在天上的星星,喘着粗气。




“我们还有多久能到目的地?”T’challa问道。




“还有半天吧,明天出发以后,大概还有半天就到了。”Erik说,“怎么?你很期待吗?”




T’challa笑了,他没有应答他这句话。他现在已经稍微有些了解Erik了,他知道他哪句话是在表达不满,哪句话是真的在发脾气。




“在我不到六七岁的时候,还是个小男孩的时候,在练习场做一对一的战斗练习。我经常看到有哥哥和弟弟在一起练习。那时我非常羡慕他们。有个兄弟,一起打架也好,一起练习也好,我非常希望能有个兄弟跟我一起长大。”T’challa侧过身来,他眼光灼灼地看着Erik,尽管Erik没有看向他,也知道他的那双眼睛是怎样在黑暗中发着光,“Erik,你会这样想吗?”




他会这样想吗?




Erik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但他想他大致明白T’challa为什么问这个问题,他当然也知道T’challa想要什么样的答案。可是现在他想问另外一个问题,他想知道另外一个问题的答案。




“T’challa,如果你的兄弟在很远的地方呢?”Erik说,他避开T’challa的眼睛,看着天上的星星,“如果他需要你放弃瓦坎达去很远很远的地方才能找到他呢?”




T’challa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嘿,T’challa,你知道,你六岁的时候我还没有出生。”Erik说,他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尽可能的轻快,就像开一个玩笑,而非一个回答,“所以不管我愿不愿意,我都不能跟你一起长大。”




Erik想,T’challa大概会明白他的意思。他们其实是非常相似的人,所以他们会有相似的想法,然后他们会做出相似的选择,他们会理解彼此,因为他们都属于瓦坎达,只是以不同的方式。




T’challa叹了口气。




“那么至少在我们到达目的地之前,我们可以和平相处。”T’challa说。




有一颗星星亮了又灭了。Erik想,他以前好像没有这么仔细地看过这些星星,这些星星看上去很近,其实离的很远,非常非常远。




Erik扭过头去,他看着T’challa,他现在可以直视T’challa的眼睛了。T’challa也正看着他,他的眼睛非常温柔地望着Erik,就像在期待他的回答。




“我们可以和平相处。”Erik说,他微笑了起来,“至少在我们到达之前。”



——————

如果你喜欢的话,给我一个小蓝手或者小红心吧😊



评论
热度(1079)
  1. Erdouzi_蹦跶的大猴子纪翌 转载了此文字
Top

© Erdouzi_蹦跶的大猴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