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HE,EMH

超蝙(?),Ianthony,豹鹰(鹰眼)

杂食

求多带我豹玩

可私信瞎聊

以及,看头像就知道,我对我菊苣真爱(划,头像是怎么看得出来啊

 

【双豹/金黑/killchalla】热潮 01

se qing博主Madness:

【双豹/金黑/killchalla】热潮 01


¥和笔记本不一样这个估计是黄爆
喜欢的太太要退圈了委屈巴巴只想写点东西
渣男E,慎入。估计会玩一点放飞自我的普雷,会给大家预警的。

概:Alpha!Erik x Omega!T'Challa
Erik是个F**k boy,只做爱不说爱的那种,他喜欢征服Alpha的感觉,也喜欢干多汁的Omega,某一天,一个同时具有Alpha气场和Omega性感肉体的Beta成为了他的室友,他说他叫T'Challa



超短的车



$
T'Challa拖着两个大行李箱,有些疲惫地站在公寓门口,他向豹神祈祷他的室友是个好人,至少不会半夜把音响开到最大,制造出90分贝的噪音,或者是在他的房间和女朋友上床,还在他的床单地板上留下了不知道多少奇怪的液体。

T'Challa深呼吸了一次,敲响了公寓的门。

打开门的时候T'Challa没控制好自己的表情,因为他视野里出现了一个戴着猫耳穿着性感的蕾丝内衣和丁字裤的女性Omega,礼仪和教养让他迅速地把视线移到另一边,满头脏辫的Alpha赤裸着上半身,穿着一条明显是刚套上的运动短裤,他有资本露出精壮的身体,展示他的力量。这是个Alpha,他正一脸不耐烦地看着T'Challa.

T'Challa眨了眨眼,他没想到自己能在这里碰到Erik. 虽然看起来他已经不记得自己了。

“滚出去。”Erik冷冰冰地开口,他的眼神锐利得像刀子。

T'Challa有些局促地站在那里,修长的手指搓着磨砂的行李箱手柄,他还什么都没开口,Erik就让他滚出去?

几秒的沉默之后,那位性感的Omega小声地抽泣起来,咬着嘴唇拿眼睛瞟Erik,沾着泪水的睫毛颤抖着看起来楚楚可怜,但Erik丝毫不为所动,动作粗鲁地拿过T'Challa的行李箱,任由轮子在地板上划出刺耳的响声,然后Erik拽过他的手臂把他拉进屋子里,迅速地推开那个Omega把她关在了门外。

T'Challa在发愣,他像一只被灯光晃着了的羚羊一样,对发生的一切感到惊讶。走进屋子的时候他被地毯绊了一下,接着就这么摔进了Erik的怀里,那个姿势有点太尴尬了,T'Challa快速地站起来摸摸鼻子,短暂的接触让他嗅到了Erik身上的腥膻味,残留着的Omega的甜腻气息,还有年轻英俊的Alpha自己的信息素味道,那些性爱的气味刺激着T'Challa的鼻腔。

“房东说我要多个新室友,”Erik贴近他的脖子抽动鼻子,皱着眉发出不满的鼻音,“我没想到是个Beta.”

T'Challa站得更远了些,看起来Erik确实不记得他了,他也不能冒昧地询问别人的私事。尽管他真的很想知道,毕竟T'Challa从小到大都在被教育,弄哭一位Omega是绝对粗鲁的行为,全世界都应该尊重拥有生殖繁衍能力的人。

“别那么怕我,小猫咪,这事说来话长。”Erik好笑地看着T'Challa退后的动作,他打量着对方的身体,细腰,长腿,还有一个弧度完美的屁股,这种身材为什么会出现在Beta身上?没有信息素的Beta操起来很无趣。虽然Erik没那么介意。

那个Omega还在拍打着门,不断地哭闹着,Erik的眉头皱的更紧,他的几句低声呢喃被盖了过去,但Alpha什么都没有做,只是招呼T'Challa到沙发上坐下,自己去厨房拿些喝的出来。

“喝啤酒吗?”在哭闹声的间隙中,Erik轻快地问了一句,话尾还是落在了不依不饶的哭声中。
“有果汁吗?”T'Challa摇了摇头,清晰地回答着。

Erik点了点头,往厨房走过去。期间他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那扇门。

T'Challa看着Erik的背影,抿着嘴唇像是在思考些什么,随后他站起来,打开了门,Omega愣愣地看着他,好像是在惊讶,她仍旧在抽噎着,眼神却期待地往房间里看。

“回去吧,外面很危险。”

肩膀突然被盖上了带着体温的柔软布料,T'Challa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披在那位Omega身上,他的衣服不算短,勉强能盖到她大腿的一半。那个Omega看着他,好像在看一位神父,她裹紧了衣服,带着哭腔低声道了谢,转过身就跑走了。

“你是被什么圣父附体了吗?”Erik抱着双臂,不爽地盯着T'Challa,他语气里的嘲讽多到几乎要溢出来。

“就这样让她跑到街上太危险了。”T'Challa回答,他坐到Erik旁边的沙发上,接过Alpha手里的冰饮料。

Erik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总有一些Alpha会打着“控制不住生理反应”的旗号在大街上强暴Omega,有时候法院甚至会判他们无罪。那又怎么样呢?Omega不就是用来操的吗?Erik心烦意乱地想着,刚才T'Challa微微俯身的背影总让他有一种熟悉感。

“我叫Erik,Erik Stevens.”Erik伸出了手。
“T'Challa.”T'Challa也伸出了手。
他们的手交握了一小会儿,Erik有些留恋地抚摸过T'Challa的指节,他的手性感修长,摸起来却出人意料的温暖而且柔软。

“我住那个房间,门上挂着钢铁侠挂画的,你那间自带浴室但是最近喷头坏了,你可以先用我的。”Erik的手指随便地指着,语速飞快地介绍着房子的情况,他余光瞄到T'Challa全神贯注得像在听讲座,书呆子,Erik有些无趣地想着。

“厨房你可以随便用,冰箱里的东西想拿就拿,我不太在意这个…你想要分得清楚一些吗?”Erik回头看了乖宝宝T'Challa一眼。

“我也不太在意这个。”T'Challa摆了摆手。

Erik点了点头,长长舒出一口气摊开手表示自己介绍完了。


T'Challa走进自己的房间。房东说他打扫过一遍,家具床单看起来都很整洁干净,窗台上摆着几盆多肉植物,那个肉肉的手掌型多肉让他想起了Erik的手掌,搂着他的腰肆意地揉掐。

他们睡过一次,在篮球比赛之后,他们直接在更衣室搞了起来,那是T'Challa的第一次,Erik要走了他的电话但从没有联系过他。

他从一开始的失落到之后的释然花了大概三个月时间,T'Challa以为Erik的这件事就这样结束了,谁知道他们又遇见了。

那些下流的回忆冲出深渊扰乱了T'Challa的脑子,他的背脊窜上一股过电的快感,他感到自己下体好像有温热的液体流出来,空气里若有似无飘散着淡淡的清新香味,那是T'Challa特地遮盖掉的,他原本的信息素味道,他的妹妹Shuri研发出这种药物可以盖住那些会引来不必要麻烦的气味。

他打开窗户,让味道往外散。午后的阳光洒进来,清新的空气让他觉得心情都在变好,他决心要好好读书,然后回到瓦坎达做出更多的贡献和改变。

那种药不能多吃,T'Challa严格遵守医嘱定时定量吃药。在他吹着凉风的时候,T'Challa觉得自己的下腹发酸发软,那种难受的感觉让他深呼吸了好几次。

一个正值最佳繁衍期的Omega,和一个身强体壮的年轻Alpha同居,听起来危险又色情,T'Challa为了学习不得不选择这样的做法,伪装成一个Beta,融入社会,虽然从各方面来说,T'Challa从小接受的训练让他可以轻松应对强壮的Alpha,但有时候他还要把生理因素考虑在内,发情期和热潮,是T'Challa最难以面对的性格特征。为此,他不得不格外小心谨慎。

T'Challa一边细细思考着每一条他需要注意的事项,一边弯腰打开行李箱收拾自己的东西,他想得太入迷,没有看到站在门口的Alpha正用狂热的视线盯着他撅高的屁股,和裹在裤子里笔直的双腿。

Erik用眼神视奸T'Challa,早些时候因为Omega不识趣,清早的情事被迫中断,他甚至没来得及疏解欲望。他盯着T'Challa那截巧克力色的脚踝,看起来简直像什么勾引人的甜点,他想握住它们然后分开T'Challa的双腿,把自己埋进去,光是这样想想他就硬的不行。

“需要帮忙吗?”Erik开口。

T'Challa直起身,回头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
“不用了,谢谢你,Erik.”

操,怎么会有一个Beta这么对他的胃口呢?Erik握紧了拳头。

“T'Challa,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Erik最终还是问出了口,他往前走了几步。

T'Challa望着他,从他脸上看不出明显的答案。Erik情动的气息慢慢地飘过来,包裹着T'Challa的身体。

浓郁的烟草味和威士忌酒味,也许还夹带着海风和热情的阳光。

T'Challa要溺死在里面了。

成年男人之间往往只需要几个眼神的暗示,Erik发现T'Challa眼睛里也燃着和他类似的火,他了然地靠近了Beta,揽住他的腰吻下去。

“你能在我操哭你之前告诉我,我们之前在哪见的面吗?”Erik嘶哑地问道,情欲烧灼着他的喉咙。

“我没那么容易哭。”T'Challa气息不稳地回答。

Erik忍不住笑起来,暗示性地用下体顶了顶T'Challa的腿根,隔着运动短裤漂亮的Beta能感觉到,对方灼热的硬挺已经蓄势待发。

“你得说,给我,小猫。”Erik含住他的嘴唇,朦朦胧胧地从唇齿间发出对身下人的渴望。

“给我,Erik.”T'Challa模模糊糊地回答。

评论
热度(442)
Top

© Erdouzi_蹦跶的大猴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