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HE,EMH

超蝙(?),Ianthony,豹鹰(鹰眼)

杂食

求多带我豹玩

可私信瞎聊

以及,看头像就知道,我对我菊苣真爱(划,头像是怎么看得出来啊

 

【双豹/金黑/killchalla】热潮 07(完)

se qing博主Madness:

【双豹/金黑/killchalla】热潮 07(完)


¥完结了我激动。啊有猿豹,更偏闺蜜向。
上半Erik视角下半T'Challa视角
有点点迟了,不小心玩游戏emm所以

概:Alpha!Erik x Omega!T'Challa
Erik是个F**k boy,只做爱不说爱的那种,他喜欢征服Alpha的感觉,也喜欢干多汁的Omega,某一天,一个同时具有Alpha气场和Omega性感肉体的Beta成为了他的室友,他说他叫T'Challa


$
T'Challa又一次失踪了。

Erik沉默地坐在两人合租的公寓里,T'Challa看起来走得很着急,所有的衣物几乎都没有收拾走,他的证件和其他一些必需的东西也没有带走,就像是Erik的父亲离开时候那样。

Erik走进T'Challa的房间,毛绒绒的地毯吸走了他的脚步声,摆在窗台上的多肉植物看起来朝气蓬勃,年轻细心的Beta把它们养得很好,清新的植物香味随着微风飘在Erik鼻尖。这房间和Erik的截然不同,这里安静又美好。

直到确定T'Challa的气息完全消失在公寓里时,Erik才明白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他想要T'Challa,就和自己的父亲不顾一切地远走他乡,奋不顾身地爱上一个白人Beta生下了他一样,用一场悲剧给一场爱情写下结局。Erik和T'Challa是一场悲剧,但他们爱情的火再还没有彻底燃起来的时候就先把彼此烧死了。

操他的T'Challa就这么他妈的走了。Erik想要吼出来,一想到T'Challa他最脆弱的一面就会暴露出来,T'Challa太温柔了,在他面前Erik总有想哭的冲动。Erik突然想到他没有为自己的父亲哭过,一次也没有。

“你他妈就是个混蛋!T'Challa你是个混蛋!操你妈T'Challa!”
Erik愤怒地吼叫着,他砸了窗台上所有的多肉植物,瓷盆碎裂的同时他感受到自己的心也碎成了一片一片。在邻居来骂他的时候他毫不留情地骂了回去,还揍了那个高大的白人Alpha一拳,最后把门狠狠地摔在了邻居脸上,他现在看起来一定像个疯子。

Erik把自己关在公寓里,他瘫坐在地板上,像过去在奥克兰的旧公寓里,他爸爸给他讲家乡故事一样。


“Pop,你为什么要离开家乡?”年幼的Erik盘腿坐在毯子上,看着自己的父亲手里的笔记本,他觉得那是本魔法书,上面写满了他看不懂的字符,每一页都写得很满但很整齐。

“如果我不走,就不会遇到你妈妈,也不会有你了。”年长的男性Alpha笑起来,抽出了笔记本里夹着的一根项链,链端挂着的戒指刻着古老的图腾,他把链子挂到Erik脖子上。

“这是什么?”Erik眨了眨眼睛,把那个对他来说太大也太长的链子放在手里把玩。屋内暖黄色的灯光给金属戒指晕染上一层特别的光,是夕阳的颜色。

“我们回去的钥匙,”Alpha说着,他的眼神投向很遥远的地方,好像他的心已经飞回了家乡,他伸手揉了揉Erik的头发,却被叛逆的孩子躲开了,“但我不确定你会不会想要回去,Erik,我觉得你更适应这里的生活,我不想丢下你。”

“这里没什么好的。”

Erik咬着嘴唇,努力地把那些画面从自己的脑海里赶走,他的好兄弟Danny被那些自诩高贵的白人欺压勒索,Danny的脸上总是带伤的,而他的妈妈却只能忍着泪水擦掉那些血迹,低下头走过那些不同肤色的人,勉强地笑着假装一切太平。那糟糕透顶,Erik也曾用他还稍显瘦弱的身体挡在Danny前面希望帮它分担痛苦,但结局不过也被毒打一顿而已。

“我的家乡有足够强大的力量去改变这一切,”Alpha看懂了自己儿子的眼神和表情,他借着Erik戴着那条链子的姿势把戒指套进了自己的无名指,“我的哥哥有一个一样的戒指,我们把它戴在右手无名指,表明我们彼此立下誓言要把自己的一生托付给国家,和自己的兄弟。”

“可你走了。”Erik不太理解地指出这一点,意识不到自己往父亲身上扎了多重的一刀。

“是,我像个懦夫一样逃走了。”Alpha闭了闭眼,装作毫不在意地笑起来。
“你才不是懦夫…”Erik抖着嘴唇。

“你想去吗,Erik?那个有着全世界最美的夕阳的地方。”Alpha把Erik搂进怀里。
“我们为什么不一起去呢?”Erik努力地抬起头,额头被父亲的胡茬扎了几下。
“因为我们不会受欢迎,尤其是你Erik,他们会说你迷失在外了。”Alpha慈祥地告诉孩子。

“可至少你,你总得回去啊。”
Erik紧张地抓牢自己父亲的手臂,肌肉覆盖在那里,那种强大让Erik觉得安全,从小到大Erik最敬佩的人就是他的父亲,他强壮又博学,他看起来很随和但有时候又显得矜持优雅,他一个人扮演着父亲和母亲的角色,细心又威严。至少,他希望父亲回去,这样哪怕他在那个陌生的犹如天堂一样的国度不受任何人欢迎,他至少还有他的父亲。

“不,Erik,我得陪着你,”Alpha摇了摇头,他的声音变的低沉沙哑,Erik怀疑他的父亲可能要哭了,“我不会丢下你,也不想让你被称作外来者。”

“你立下誓言说会为你自己的国家献身,你教我要遵守自己的诺言。”Erik用小小的手指尖抚摸着戒指上的每一条纹路。

“我被绊住了Erik,从遇见你妈妈开始。”

“被什么绊住了?”

“爱情,Erik,以后你就会懂了。”


Erik透过T'Challa房间的窗看外面的夜空,寂寞感一点点扩散开来。他看向始终黑着屏幕的手机,拿起来拨通了一个电话。

超短车


$
T'Challa来不及收拾任何东西,甚至来不及和Erik说一句再见,打心底里他不想欠Erik的,尽管Erik做错了很多事,但这个迷失的Alpha至少值得一句告别。一声不吭就走简直像极了他那个失踪很久至今下落不明的父亲。

也许还会有机会吧。T'Challa侥幸地想着。现在他需要面对的是一整个国家的压力。

皇家利爪号停在王宫广场上,Shuri和他的母亲一起站在那里迎接T'Challa,瓦坎达未来的新王。王宫里非常安静,所有的人都只是低着头快速地做着自己的事,王后的脸上浮现出憔悴的神色,但她依然坚强地,有条不紊地在国王病危时稳住了局势。

“长老们要你立刻和Nakia结婚。”Shuri给自己的哥哥戴上了奇莫由珠,沉浸蓝色闪光划过黑色的光滑表面,T'Challa没来由地觉得平静。

“T'Challa,我的儿子。”王后拥抱了年轻的王储,她的声音在威严里带着慈爱,还有一些欣慰,她或许哭过或许没有,现在的形势不允许她像别的即将失去丈夫的女人一样哭哭啼啼。

T'Challa被两个女人带进了会议大厅,他更想去看一眼自己的父亲,多见几次,因为他不知道也许哪一面就是最后一面。

在T'Challa进来之后,会议厅还是喧哗起来,每一个部落都在发表不满,通商部落质疑Shuri完全接手振金科技的能力,河流部落坚持让T'Challa先和河畔长老的女儿Nakia结婚才登基,边境部落质疑新王的战力,令人惊讶的是向来不服从黄金部落统治的白猿部落也到了会议厅,想在王位交替动荡时分一杯羹。

他在这时候又一次想到了Erik,在他失去父亲的时候他是不是也面对过这样的质疑、批评和推诿,最后他流落到了条件很差的福利院。

“我质疑……”

粗犷的男声响在T'Challa耳边,这句话拉回了他所有的思绪,他看向那个说话的人,用眼神示意他接着往下说。

“王子殿下是一个Omega,在国外待了那么长时间,总会受到一些外界的诱惑,就像昔日的亲王N'Jobu一样,受到那个女Beta的蛊惑险些丧命,我想在坐所有人都不希望黄金部落的血统被污染吧?”白猿部落的首领带来了他的独生儿子M'Baku,他环视会议厅,用力地抽了几下鼻子,露出一个笑容,“雪山给了我纯净的空气,纯净的空气造就了我灵敏的嗅觉,T'Challa现在的气味不纯净,因此,白猿部落,质疑新王的贞洁。”

白猿首领用力地把手中的振金杖砸向地面,他的部落不只有战斗力惊人的战士,作为首领,能在黄金部落的统治下存活至今,他的实力也不容小觑。他知道自己的儿子M'Baku和T'Challa关系不错,如果T'Challa被确定不洁,那么他就可以让自己的儿子和他结婚,一个Omega王子和一个未来的Alpha首领,王权最终会落在谁的手里根本不用想。

T'Challa捏紧了王位的扶手,在议会厅沉默的氛围中他很快就知道了白猿首领的意图,他看向M'Baku,心思和个头不成比例的青年还皱着眉在想自己的父亲为什么要说出这番话。T'Challa无声地叹了一口气。

“放肆!白猿部落从未听从过我们的命令,新王的任何事都轮不到你们来质疑!”Ramada王后站在T'Challa的侧前方,形成了一个保护的姿势,她愤怒地出声,尽管她的肩膀都在发抖。

“通商部落质疑新王的贞洁。”
年迈的妇人微微睁开眼,打破了大厅中的沉默。
“河流部落质疑新王的贞洁。”
Nakia的父亲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受到任何不公平的待遇,紧随其后发表了自己的建议。
“边境部落质疑新王的贞洁。”
“矿山部落质疑新王的贞洁。”
“白猿部落质疑新王的贞洁。”

T'Challa闭起了双眼,五个部落首领的发言像一记记重锤打在他的心脏上,每一句话都在表明他曾顺从本能不顾理性地和Erik厮混在一起的事实。T'Challa在自己的母亲再一次发怒之前站起身,他看向所有人,现在开始他将会是真正孤独的王了,T'Challa用所有人都听得到的音量说,“我接受质疑,并且愿意接受审问。”

T'Challa不认为自己和Erik的事会留下任何后患,他相信Shuri的技术,也相信没在发情期的自己不会这么容易就中招。

结果狠狠地扇在了他的脸上。

他和Erik最后一次做爱的时候Alpha在他体内成结,这不仅留下了他浓郁的信息素气味还留下了属于一个正值最佳生育期的Alpha优质的精子,T'Challa体内悄悄地发生着变化,这个孩子甚至还只是一团小小的细胞,但它确实在那里,瓦坎达的科技将一切都检查了出来。

T'Challa坐在椅子上,长时间地盯着那份报告,在结果出来的一瞬间,白猿部落首领心愿达成的胜利微笑和王后脸上的绝望刺疼了年轻王储的心脏,他的好友M'Baku成为了他的未婚夫,甚至被迫接受一个不属于他的孩子,这对Alpha来说是极大的侮辱。

T'Challa在一个月之后做了第二次检查,他最终决定接受这个孩子,一方面是因为瓦坎达不允许堕胎的传统,另一方面是想要留下一些关于他和Erik的回忆。

“哥,这个孩子太虚弱了,如果没有他的亲生父亲信息素的保护,它可能……”Shuri捏着刚刚出现的报告,将实话告诉了自己的哥哥。她有想哭的冲动,兄妹之间总有些特别的感应,她明显地感觉到T'Challa大概是把心丢在美国了,他执意留下这个孩子,为此他甚至愿意和自己的好朋友结婚。

“你应该拒绝,M'Baku。”T'Challa疲倦地靠在椅子上,他的低语几乎要被王宫里的喧闹声音压过去,他看着王宫里穿梭的人群,他们忙碌地准备着新王的婚礼和登基仪式,两位主角却十分清闲。

“我不傻,T'Challa,”M'Baku从很多人嘴里明白了自己的父亲做了些什么,他知道T'Challa不愿意,并对自己怀有歉意,他搂住Omega比起他削瘦太多的肩膀,“如果我不娶你,你没办法再找别的Alpha,河流的那个老顽固不会让Nakia嫁给你,如果你没有伴侣你就无法继位。”

“那对你不公平。”T'Challa放纵自己靠在M'Baku的胸膛上。

“没有什么公不公平,T'Challa,你是第一个愿意屈尊光临雪山的王子,也会是第一个愿意屈尊光临白猿部落的国王,我父亲想的从不是我想的。”M'Baku坚定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他没有告诉过自己的父亲。

“我们是朋友T'Challa。”M'Baku露出一口大白牙,深深地嗅着T'Challa身上的气味,Omega清爽的草木香是他闻到过最好闻的味道,和他身上的雪山气息很相似,T'Challa是他见过最像Alpha的Omega,T'Challa也曾经说M'Baku是他见过的最像Omega的Alpha。

T'Challa偷偷跑去了美国,没有人知道他去做了什么,回来之后那个小小的胚胎确实健康了很多,但王子殿下用尽了办法最终还是没能留住那个孩子,他在第四个月的时候失去了他的第一个女儿,当那个小小的生命流逝的时候,T'Challa清晰地感觉到,属于Erik的那部分,也彻底地从他的生命里消失了。

T'Challa给那个未出世的女孩取名叫T'Chasha,他选择了一个能看到最美夕阳的地方,立下一小块墓碑。T'Challa亲手刻上了T'Chasha的名字和属于黄金部落地图腾,他还刻了一句墓志铭。

【我来过,我爱过。】


事情并不总是那么坏,T'Chasha离世后一个月,T'Chaka终于在Shuri和振金的帮助挺了过来,年轻的王储不用再在毫无防备的时候接受部落的质疑,同样的技术被用在变成植物人很久N'Jobu亲王身上,在瓦坎达这场没有流血的政变开始半年之后,以国王身体康健,T'Challa和亲王N'Jobu继续辅政作为全新的起点,一年之后,瓦坎达的一切正式步入正轨。


“亲王殿下希望我们可以带回他流落在外的孩子,当时救回病重的亲王殿下让我们无暇顾及其他事,再未醒来的N'Jobu的殿下也没有机会和我们说起这个孩子,”朵拉护卫队站在大厅内,向各部落报告着,“通过我们安排在各国的间谍,最终我们确定了他现在的名字和身份…”

T'Challa坐在他的父王右手边,听到那个名字的时候他抬起了头,熟悉的样貌展现在他眼前。

“Erik Killmonger,或者Erik Stevens,N'Jadaka。”

End.


¥撒fafa!!!很高兴
但一看就是没写完…一个开放结局,在下一部情潮里会狠狠虐弟,再he
热潮基本达成了我一章一车的愿望。

评论
热度(300)
  1. Erdouzi_蹦跶的大猴子Madness 转载了此文字
Top

© Erdouzi_蹦跶的大猴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