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HE,EMH

超蝙(?),Ianthony,豹鹰(鹰眼)

杂食

求多带我豹玩

可私信瞎聊

以及,看头像就知道,我对我菊苣真爱(划,头像是怎么看得出来啊

 

【双豹组/金黑】瓦坎达一阔佬竟在gay吧当众对人做出这种事!(中?)

rooks_重症磕豹病患:







标题:瓦坎达一阔佬竟当众对人做出这种事!


是道德的扭曲还是人性的沦丧?


 


普通人AU


“没人能这么对我!没人!”雇佣兵Erik·Killmonger X“对不起对不起我手滑对不起!”阔佬T’challa


 


Summary:如果一切能重来,T’challa绝不会跟Shuri打牌并在开始前夸下海口自己的牌技更胜一筹,绝不会答应所谓的“赢家最大”条件,绝不会走进那家“酒吧”……最重要的是,他绝不会把一沓票子在Erik的脸上。


 




前篇






5.


“听好,哥哥。”Shuri在耳麦里发号施令。“进去之后不要慌,暂时不要和任何人有眼神接触,先去吧台点一杯喝的,然后随便找个角落坐下,等我指示,好吗?”


T’challa不自在地拽了一下外套,微微点头,然后深吸一口气……走进了Shuri所说的“酒吧”。


这可一点都不像安静喝酒的样子,他听着里面传出的摇滚乐皱起眉头,而且那些五光十色的霓虹灯照得他睁不开眼。耳后的奇莫由珠里传来Shuri的声音让他稍稍有点安心,殊不知另一头自己的妹妹双手扶额,满脸无奈。


连去夜店都要实时监控同声指导,哥哥你是去浪的不是去跟人家谈判买楼的好吗?


她看着自家哥哥别别扭扭地走进夜店,画风与众不同,然后严格按照自己所说的、中规中矩地点了杯酒,然后就坐着不动了。


“……为什么他能这么淡定?”Nakia看着监控屏幕,“豹神在上,离他两米远就有一对在接吻,而他靠着的吧台上起码有三个半裸的舞男!哦好极了现在有个人朝他过去了——”


她们看着T‘challa没跟那个搭讪者说上两句就几乎是落荒而逃——到另一个角落接着喝酒。他整个人看上去都高度紧绷,像一只被扔进浴缸的炸了毛的大猫。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四周的暧昧气氛,但T’challa坚持不为所动,他有一搭没一搭地品酒,还跟Shuri抱怨。


“这里的建筑格局不太合理,缺乏紧急通道,显然装修时没有将突发情况考虑在内。”他又喝了一口酒,“呃!酒里面加了太多的果糖,实在称不上什么好酒——还有,Shuri,为什么这间酒吧里男同性恋这么多?”


Shuri翻了个白眼。


“你之前说要对他们一视同仁的。”


“对,但我——”


“别紧张,哥哥,你只要享受就好。”在家中被宠成小公主的Shuri坑起自家亲哥来毫不手软,“他们表现的都很自然,对吗?所以你也不用慌,只要试着融入就行。”


T‘challa深吸一口气。融入,好吧,这我应该能做到。他想着,接着就看见一个半裸——如果在屁股上挂了几条绳也算穿衣服的话——的男孩扭着腰朝他款款而来。


“ShuriShuri!!!他过来了!他走过来了!!!我该怎么办!!!他坐在了我的腿上!!!他开始摸我了!!!Shuri!!!!!!!


他亲爱的妹妹对奇莫由珠里传来的一连串的科萨语充耳不闻,专心致志录像。


 


 


6


T‘challa感到被冒犯了。


他尴尬地呆在原地,身上满是刚刚男孩留下的廉价香水气味。慌乱中T’challa险些打昏了他,最后只好一遍遍大声重复自己不!我不是gay谢谢!好不容易把男孩打发走。之后他立刻通过奇莫由珠表达了自己想要离开的意愿,但因为还不到约定时间,Shuri和Nakia决定想办法让他留在原地。


“对不起哥哥,我考虑不周。”Shuri“诚恳”地向他道了歉,“我没料到他们会......这么热情,不过没关系,我已经替你想好了对策,你只要照我说的做,然后再过一小时就可以结束了。”


这个提议听上去充满诱惑,再加上违背约定不是他的做事准则,T’challa最终同意了。


“在你的长袍暗兜里我们放了钱,分别是十镑和一百镑的纸币,以防不备之需。”Shuri指导他,“如果再有半裸的人凑过来,告诉他你今晚只想一个人呆着不想找伴。如果他不肯离开,你就抽几张纸币给他,面额自己看着办。明白了吗?”


“钱会不会太少了?”T‘challa检查了一下暗袋,“这里也就几千镑。”


Shuri没忍住又翻了个白眼。


“一次给个十镑二十镑小费就够了!记住别给多了!”她忍不住告诫自己那个“人傻钱多”的哥哥。“拜托,你不是托尼·史塔克!”


T’challa想想也对,如果他是自己那位来自美国的富商朋友,说不定已经将整家酒吧买下来了。


他重新找到了一个僻静的角落,尽管在这里没有哪个地方能称得上僻静,叫酒保给他上一瓶这里所能提供质量最好的酒,准备靠百无聊赖地独酌打发掉最后一小时。“酒吧真够无聊的。”他看着舞群里三三两两搂抱成团的男人们,“真不懂为什么这些人觉得有趣。”


期间又来了几个想要勾引他的舞男,以及其他几个搭讪者,结果全被他(用钱)打发走了。自从第一个要求他将钱塞进自己内裤舞男走了之后,面红耳赤的T‘challa直接拒绝了剩下几个的类似要求。


他花钱如流水的行为只给他带来了那么几分钟的空闲,人们不再走进骚扰他,但是周围所有目光都若有若无黏在他身上打量,这让T’challa非常不舒服。他尽量保持礼貌熟视无睹,同时让女孩们帮他注意每一个试图靠近他的人。


“他们倒不是不怀好意,”Nakia解释道,“他们只不过看上了你的钱,以及想跟你来上一炮罢了。”


 


7.


尽管Nakia和Shuri不太情愿,但一个小时还是在平静无波中走向尾声。T‘challa对此表示强烈欢迎,他迫不及待离开这“是非之地”。在最后结束的十五分钟内,他干脆彻底抛开了自己的矜持,连看了八次表。


“看表也不会让时间走得更快,哥哥。”Shuri冷酷地提醒道,“一小时就是整一小时,少一分钟都不行。”


“我当然知道,Shuri,你的小计划可能要失败了,在一小时内什么都没发生,最后十几分钟更不会出什么事。”


T’challa惬意地靠在环形沙发上,听着耳麦内妹妹不甘心地做着最后挣扎,他终于开始觉得“酒吧”也不是那么一无是处。这让他放松了警惕,以至于没注意到命运正在转角处等着给他一个大嘴巴。


就在他仰头喝完杯中最后一点酒时,他被盯上了,而且对方丝毫没有掩饰的意思,径直分开人群直接朝他走过来。或许T’challa注意到了有人朝着他移动,但他没放在心上。直到那人走到环形沙发边上他才懒洋洋地瞥了一眼,心里犹豫了一下究竟要给他多少钱好。


豹神啊,他真……好看。“火辣”这个字眼在舌尖绕了几圈之后还是被他吞了回去,因为他总觉得这是对对方的不敬——尤其是现在正站在他面前的这位:身材高大、宽肩长腿,脏辫整齐地梳在脑后,皮夹克根本挡不住那一身漂亮有型的肌肉。最让T’challa感到紧张的是对方慑人的气质,像是受尽枪弹和血肉洗礼。好战因子缠在他的微笑和眼神中,虽然被鼻梁上一副金边眼镜弱化几分,但T’challa清楚知道那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的而做出假象。


完了。T’challa下意识看了眼表,只剩五分钟他就能离开,而偏偏在最后一刻他遇到了麻烦——还是不可能轻易摆脱的那种。


“一个人?”


男人跟他轻轻碰了下杯子,挑起嘴角看着他。T’challa硬着头皮举了举杯——他可不想再继续倒酒以免引起什么误会。“我马上就要离开了。”


“急什么?好戏才刚刚开始呢!”男人把酒杯放下,从他手里接过空杯满上递过去。他的眼神就像黏在T’challa身上,这让T’challa觉得自己就像被豹子盯上的羚羊。“我是Erik,Erik·Killmonger”


他甚至都不能确定那是真名,但碍于礼节还是做了自我介绍,鬼使神差地道出真名。


“T’challa——听着,我真的要走了,我还有急事,恕不奉陪。”


但男人的手指抵住他的胸膛,又重新把他压回沙发。


“你就是这么告诉之前那八个搭讪者和三个舞男的?你有急事?”Erik轻佻地笑了一声,“对,从你走进这间夜店开始我就开始注意你了,”他一腿跪在T’challa的身侧低下头,贴着对方柔软的嘴唇念出他的名字:“T’challa”


一贯温文尔雅严肃正经的“深柜阔佬”被撩得气息不稳,“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想要——”


Erik充满暗示意味地拉住T’challa的长袍对襟,不轻不重地在手下揉捻。他驰骋情场的次数也不少了,可是——见鬼,他没料到自己堂堂Killmonger会栽在一个刻板禁欲的中年人身上。刚刚过去的一个多小时内他一直对他密切关注,视线从对方走动时愈显挺翘的臀部滑到长袍下紧实的腰背上。他看着对方婉拒一个又一个不长眼凑过来的人,心里不屑的同时还夹杂着隐秘的喜悦。最近十几分钟内对方看了八次表,或许是想要离开,这才迫使Erik不得不提前行动。


他真想撕开那身漂亮长袍把他压在身下狠狠上他,或是跪在地上给他来一个终生难忘的口活。他想看他在床上意乱情迷不能自拔的样子,想看那双温润漂亮的黑眼睛在高潮的瞬间溢出泪水、沾湿又长又卷的睫毛。他越是做出一副克制自持的样子Erik就越想操他,毁掉他所有的理智,让他在情欲中沦陷疯狂。


我真是疯了。他想,老二在裤子里绷得发疼。


现在终于有个机会使他能把自己脑子里所有黄色废料变为真实,但一切性幻想中心的主角却试图在他眼皮子下面逃跑。


哦,宝贝,想都别想。他的手指顺着长袍前襟滑到紧闭的领口。


想都别想


 


 


 


8.


当Erik沉浸在他满脑子的GV小黄片五十度黑豹中时,他身下那位可没觉得这氛围有多浪漫暧昧,事实上,不仅跟浪漫沾不上边,T’challa甚至还有点生气。


豹神在上,现在的人都怎么了?他瞪着Erik,眼神中明显写着不满。之前那十几个也就算了,怎么也这样!


还拉着我的长袍不放,以为我看不出来你的意图?


以为我不知道你盯着我这么久,其实就是为了看我是不是个人傻钱多的阔佬?


看上了我的是吗?


很好!


T’challa在心中暗暗唾弃自己,亏你之前还觉得他不错——个屁!


长得帅眼神勾人身材一级棒也掩盖不了他的本质!


他才不会被这种贪财的势利小人吸引!


绝对不会!


想到这T’challa也硬气起来,一把推开Erik,趁着对方没反应过来一句话先把人定在原地。


“我告诉你了我准备走!”他语气生硬地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真让我失望,我一开始竟然还对你抱有期待、以为你是不同的,原来你也是这种人!”


???我怎么了?


“一振”出局的Erik懵在原地。他还没来得及对这一连串变故做出反应,就被劈头盖脸骂了一顿,他隐隐捕捉到“不同”、“期待”几个词,原本下沉的心升起些希望,想要解释,却看见对方怒气冲冲一把拉开长袍前襟,抖着手摸索些什么。他想要做出行动,他想要拦住对方,但他刚凑上去眼前就突然一黑,紧接着有什么东西劈头盖脸砸了下来。他伸手胡乱抓了一张,上面的女王头像正对他露出和蔼的微笑。


“你不要钱吗?给你!全给你!满意了——诶诶诶??!”










tbc? 


 


 


 


 


 


 






评论
热度(348)
Top

© Erdouzi_蹦跶的大猴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