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HE,EMH

超蝙(?),Ianthony,豹鹰(鹰眼)

杂食

求多带我豹玩

可私信瞎聊

以及,看头像就知道,我对我菊苣真爱(划,头像是怎么看得出来啊

 

【双豹/金黑/killchalla】明日之书(下)

Madness瑞:

【双豹/金黑/killchalla】明日之书(下)



$
“Erik,Erik Killmonger。”

Erik看着天边泛起的白光,呼出一口浊气,大声地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吐出这几个单词的时候,Erik觉得自己好像还证明了些什么,比如自己真正的身份,抛开N'Jadaka那个名字和那重瓦坎达身份。


太阳刚升起来的时候Erik和Thoth一起踏上了旅程,随着时间流逝,野外生存能力max的Erik开始对这个智慧神没那么尊敬了。老天啊他简直像个小婴儿一样,不会耍刀弄枪,走路多走一会儿就要求休息,一路上喋喋不休的力气倒是绰绰有余。

“我们不能休息一会儿吗?前面正好有一片水源,去给我打点干净的水,凡…Erik Killmonger。”

Thoth背在后面的手拿到了胸腹前面,Erik立刻就知道这是“伟大的智慧神”想要休息的讯号,他翻了个白眼,在听到Thoth的命令后转身朝着他竖了中指。

“你不能自己去吗?伟大的智慧神。”

Erik加重了伟大和智慧,抱臂直挺挺地站着没有动一下,他打定主意不会帮Thoth做任何事,他堂堂Erik Killmonger也不怕什么神罚之类的。

“我不做这些粗活。”

Erik看着比起T'Challa显得圆润一些的智慧神,自动地把他划归到胖那一类,他又一次怀念T'Challa那低眉顺目的样子,事实是在这短短的几小时里他已经无数次的怀念过了,也许他是真的想T'Challa。Erik冒出了这样一个大胆的想法。

“这就是你看起来那么圆的原因,长袍都没办法掩饰你的小肚子。”

Erik看着Thoth的脸色像调色盘一样变得越来越糟,他忍不住在心底笑起来,但表面上还维持着嫌弃的表情。这话确实有些过了,Thoth的身材维持在一个刚刚好的程度,用Erik的话来说,就是摸起来最舒服手感最好的状态,当然这不说明他想摸T'Challa或者Thoth,这只是一个比喻。

“你在激怒我。”

Thoth修长的手指在空中比划了几下,眼睛直直地盯着Erik,这个可笑的凡人总是一副自大的样子。Thoth无法说谎,他知道比起在沼泽树屋里生活了千年的他Erik确实拥有更强的野外生存能力,强壮好斗,就算是放在神里也称得上英俊,不过他内心深处好像藏着一些深刻的创伤。

“我说的是事实。”Erik摊摊手耸耸肩,好心情地吹了一声口哨,表现出一副“你能拿我怎样”的混蛋样子。

Thoth一下子激动起来,灵活修长的手指富有生命地动起来,每一个指关节都在高声大喊着主人此时的心情。

“哈,我能背诵出群星的名字!”
“哦真厉害。”

Erik点了点头随意地敷衍着,这到底有什么用,能靠这个换钱还是换女人?Thoth现在连一杯水都换不到。

“我见证了天地世间出现,凡人!”
“嗯哼,你干脆靠你装满了混沌的脑子解渴算了,胖神。”

Erik打了个哈欠。他们快走到绿洲边缘了,他估计那支葬送了Erik所有同伴的小队就在那里等着最后一只野兽落网。

“Erik Killmonger!”
Thoth从喉间发出一声怒吼,到最后甚至有些破音。作为神Thoth没法用手指明目张胆地指着这个凡人的鼻子骂,他所受的教养和天地间的知识不允许他这样做。

“是是,我听到了。”Erik无所谓地掏了掏耳朵。

“你就是…你就是一只…”Thoth想骂得更难听一些,但始终过不了自己心里那关,他来回说了几次最后还咬到了自己的舌头,“你这只离群的猩猩。”

Erik终于忍不住笑出声,他捂着肚子快笑抽了,他以为“伟大的智慧神”要用高深艰涩的比喻来咒骂他,结果只是一句无关痛痒的猩猩,他眼角渗出了眼泪,Erik现在觉得带上智慧神其实是个不错的选择,至少能给他枯燥紧张的旅程带来不少欢乐。

Thoth咬着牙,手又背回了后面,他露出一个自以为凶恶的眼神,紧紧盯着Erik。

“做这些粗活遇到危险怎么办?我为什么要冒险牺牲我的脑子?你知道有多少人想得到它吗?”

“我不知道,至少我不想要。”

Erik干巴巴地说着,他其实是在努力地憋笑,去五十米开外的地方打些干净的水到底有什么难的?小虫子会吸干他的血?然后变异成蚊子侠把他们俩一起吃掉?

“好吧…”

Thoth挺直了脊背,愤怒得摆动着他的头,他避开Erik的视线往旁边看了看,气冲冲地看回来,右脚轻轻一跺快步走去打水了。

Erik又一次大笑起来,两颗金牙戳出了嘴唇,Thoth像一个没要到玩具气急败坏的孩子,或者是一只被逗弄到炸毛的猫咪。他一边想象着Thoth一边打水一边念念叨叨的样子,一边笑着爬上了附近的果树,摘下一些能吃的酸甜果实揣在裤兜里,裤子沉甸甸地鼓出两块。

敏锐的感官让Erik感觉到了有人在靠近,数量不少还都带着武器,他猜测是之前的那一队人,他们可能是听到了什么声音过来清理残党了。Erik皱起了眉,贴着树的向阴面躲藏着,他希望Thoth没那么快回来。

Erik放缓了自己的呼吸,他努力地让自己的心跳变慢下来,这不是逞英雄的时候,他没法一个人杀掉那些人,只能逃走。

密集的枪声扫过来,有几发正中Erik藏匿的那棵大树,震动和爆裂的声音让Erik咬紧了牙关,他握紧了手里的刀,他得杀出一条血路。Erik的辫子盖着他的额头,渗出的汗水让头发粘到一起,他微微眯起眼睛,像一只蛰伏的豹子等着最佳时机。

枪声短暂的停下了,Erik靠着大树侧头探出一些,一发子弹擦着他的肩头扫过来,在他的脸上留下一道血口。Erik迅速地缩回去,用手指蹭掉一些血液舔了一口,腥味让他的眼睛发出嗜血的光,Erik握着刀的手臂爆出青筋。

大不了就是一死,一年前他就应该已经死了,如果不是他那个长着一张漂亮脸,屁股很翘睫毛很长的倒霉堂哥非要救活他的话。

太阳行到正中间,耀眼的画面光芒的灼热的温度让他的额头渗出汗水,顺着坚毅的面部曲线缓缓流下,Erik深吸了一口气,准备冲进枪林弹雨里。

“太阳神在上,请赐予我飞翔的力量。”

Erik听到了那像祷告一样的低语,虔诚顺从得像极了T'Challa,太阳变得更加耀眼,热度攀升,好像灼热的火舌径直舔舐着人的每一寸肌肤,周围的一切全都消失在光芒里,Erik可以听见敌人队伍的叫喊和脚步,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他们已经乱了方寸。

Thoth背着光站到了Erik眼前,他背后出现了一对巨大的翅膀,金属羽翼,看起来他妈的酷到爆炸,Thoth像一个真正的天神一样站在那里,一发流弹击中翅膀的时候连个坑都没留下。Erik艰难地吞咽了一下,直直地看着Thoth。

Thoth俯下身,搂住Erik的腰缓缓升空,子弹密集地击中了那对巨大的翅膀,却伤不到两人丝毫。


“你真重,Erik。”

Thoth逮到了机会立刻开口,他嫌弃地看着怀里的凡人,要知道他现在占据主导地位,要是Erik不听话和他顶嘴,Thoth可以随时随地把他扔下去。

“操,你闭上嘴的时候我以为我活在圣经里。”

Erik美好的幻想被Thoth的话语粉碎,他无力地叹了一口气,透过翅膀振动的间隙看着下面目瞪口呆的敌人,他一手牢。牢抓住Thoth的肩膀,一手腾出空比了个中指

“这是智商的问题,你满身肌肉但脑子不好使,想知道我的建议吗?多动脑少动手,否则脑子会生锈,不要停下思考,对我来说那比让我停止呼吸还难受。”

“算我求你,闭嘴吧Thoth!”


太阳神给予的力量只够他们达到瓦坎达邻国,降落的时候反而是Thoth被Erik搂在怀里,两人结结实实地摔在地上滚了好几圈,Erik的下巴抵着Thoth的额头,忍着撞击地面的钝痛,他猜他的背肯定被划了很多小口子。

惯性彻底消失后Erik抱着Thoth躺了一会儿,他终于名正言顺地摸到了这个圆润的智慧神,屁股和腰的手感正如他想象得那样美妙,他估计T'Challa也差不到哪里去,精瘦的,充满力量的黑豹的身体。

该死的,他怎么又想到了T'Challa。Erik紧紧的锁起眉头。

“你又在想你心里的那个小秘密了。”

Thoth在Erik收紧的怀抱中费力地抬起了脸,他观察着Erik的表情,给出了这样的结论。

“我心里没有秘密,Thoth。”

Erik耸了耸肩,这个动作牵动了他背后的肌肉,他龇牙咧嘴了一番,低头看着智慧神。

当两人终于意识到这动作亲昵得有些过分了的时候,Thoth率先从Erik的身上爬起来,手背在后站到一边。Erik揉乱了自己的一头脏辫,直起身摸了摸自己的后背,小小的伤口很密集但好在不深,只是多少流了一点血。

“我是真理之神,Erik,”Thoth有些严肃地指出,“有多少人想听我的教诲,你应该为此感到荣幸。”

“听一个连水都不会自己打的人的教诲?”Erik勾着嘴角露出一个假笑。

这句话又让Thoth生气了,他瞪了Erik一会儿后转过了头,独自坐下休息不再搭理他。

在这场沉默中Erik思考了很多,有些事是他永远想不明白的,比如为什么在他将要死(虽然最后没死)的时候他突然想起了那张可恶的虚伪脸孔,他只想对着他来上一拳。他总能在睡梦中想起许许多多的细节,比如T'Challa的睫毛,老天啊那真的是长,又长又卷,Erik怀疑他每天起床之后一定用睫毛夹狠狠地夹上一小时,如果不是那就是天生的。比如T'Challa的嘴唇,Erik想象过一次亲吻它的感觉,或者两次,或者三次或者更多,那咬起来应该是果冻的感觉,充满弹性又柔软湿润。还有像黑羊羔毛一样毛茸茸的头发,整洁又可爱…

Erik使劲地晃了晃脑袋,在脑子里回忆变得更加温柔旖旎之前,他看向了Thoth。

“Thoth。”

Erik轻轻地咳了一声,他还是决定对这位智慧神吐露心声。Thoth简单地点了点头示意他在听,眼睛里的光却在骄傲地说看啊他最后还是得求我帮忙,Erik磨了磨后槽牙,最后还是开口用最简短的话描述了他和T'Challa之间的恩怨种种。


“毫无疑问,你爱他。”

Thoth在听完之后迅速地给出了评价,他平静地看向Erik,后者惊讶地挑了挑眉毛,他想过他是不是真的爱T'Challa,年轻天真的国王像射进他生活的一道光,午夜梦回的时候那句“我等你回家”一刻不停地回旋在他耳边。但总有一半的灵魂撕扯着他告诉Erik绝不是这样,他恨他,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政见不一,自由,死亡,敬重生命,他们会争吵然后上升到肢体冲突,企图用武力解决根本解决不了的一切,这才是Erik和T'Challa之间应有的姿态。

“我恨他,Thoth。”

Erik清了清嗓子,他没敢看Thoth的眼睛,只能盯着他手腕上那个金色的镶嵌着绿宝石的臂环。

“爱可以因恨而生,Erik,至少你不能否认你们惺惺相惜,而你也确实认为他是一个好国王。”

Erik皱起了眉,可能刚才他说的太激动不小心说漏嘴了,除了过于天真的和平论以外,T'Challa确实是一个好国王,他奔走在世界各地,经常从电视或者报纸的国际板块看到瓦坎达开放的消息,一切看起来都有条不紊,瓦坎达对外联络中心像一个小小的魔法基地,向世人展示着瓦坎达的美好和强大。

“他父亲可不是。”

Erik转过头,盯着远处的霞光,这儿的落日孤寂又枯燥,除了荒芜辽阔的草原和零星的树以外没有任何点缀。

“为什么总有看着过去呢?你思考着怎么和你的堂哥相处,这是未来的事,对于开放国家的政见,这是未来的事,死亡和尊重,这都是未来的事。而你现在企图用过去推翻未来所有的可能性?”Thoth头一回真正意义上抿着嘴笑起来,“荒谬,荒谬至极且毫无逻辑!”

Erik又一次沉默下来,过去?过去T'Challa已经死了一次,在过去T'Chaka也已经在爆炸中死了,过去在先人之境T'Challa说他的父亲向Erik和N'Jobu道歉,过去封闭的瓦坎达现在也在开放,尽管不是以Erik的想法。他们两清了?

“而且…虽然感性不是我擅长的方面,”Thoth又一次开口,“你想他,Erik,那就别再犹豫了。”

Erik闭上眼睛深深地吐出一口气,如果Thoth真的是一个神迹,那他绝不是简简单单只为了帮他逃离才出现的。

“你太年轻了,太年轻了,”Thoth看着仍然在犹豫的Erik,抬头仰望着天空,像吟诵一样出声,“Erik Killmonger,N'Jadaka,高傲固执自大死要面子,你的灵魂教你去啊!你的肉体却固执得像一头倔牛。”

“这不是面子的问题,我想要自由,不是阶下囚。”
Erik试图继续辩解,但声音越来越低。

“I never was. I will always be. I never showed it to anyone and I never will. Even so,those who live and breathe trust me. Who am I? Tell me. "

Erik对着霞光笑起来去。
“Tomorrow.”

“No,Every tomorrow,”Thoth站起身靠近Erik,修长的手指点上他的左胸口,那一记轻轻的按压让Erik的心重重的跳了一下,“Every tomorrow,only for you.”


“回去吧,Erik,去找你的明日。”


Erik在醒来的第一秒就看到了T'Challa那双水润的眼睛,少了Thoth那种尖酸刻薄自负的光,温柔又善良,这才是他真正想念的。

他不知道房间里有多少人,应该不少,但Erik就这么紧紧地搂住了T'Challa,把脸埋在他肩窝那里。T'Challa明显地愣住了,但几秒后他还是轻轻地抚上了Erik的背脊。

“T'Challa…”

“N'Jadaka,你回家了。”


¥没了,写了啥我不知道
真难,拉郎真难
危险发言:想尝试日智慧神。

评论
热度(111)
  1. Erdouzi_蹦跶的大猴子Madness 转载了此文字
Top

© Erdouzi_蹦跶的大猴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