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HE,EMH

超蝙(?),Ianthony,豹鹰(鹰眼)

杂食

求多带我豹玩

可私信瞎聊

以及,看头像就知道,我对我菊苣真爱(划,头像是怎么看得出来啊

 

[双豹组/金黑]钱吐症

斐彧_网瘾戒断中:

Summary:T'challa患上了钱吐症,如果他暗恋的人不能给他一个吻,他就会不停得吐出金银珠宝。

 @罐装老冰棍❄️ 朋友的点梗文。

※短小又sjb,慎点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正文



“猫眼石四十六枚,和田玉十五枚,芙蓉石十七枚,欧泊二十二枚,紫水晶十五颗,黄水晶三颗,银币两箱,金币四箱,珐琅彩烟盒一个,烧青扳指五只,黑玛瑙手链一对。”Shuri戴着防护手套清点眼前的珠宝,T'challa一脸菜色得看着她分门别类,“今天的是什么,哥哥?”

“十克拉的钻石。” 国王陛下犹豫着说道。

“……”Shuri打开一个新的首饰盒,将那颗切割完美的珍品放入其中。“说真的,哥哥……如果不是这个病危及你的生命,我真的不想治它。瞧瞧这半个月来的收获,足够我将实验室翻新十次。”
 

“这个珠宝不能被其他人触碰,否则会被传染的。”T'challa的胃又翻腾起来,他弯下腰咳嗽起来。

Shuri摘下防护手套给他倒了杯水,轻抚他的脊背,“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想要被传染,哥哥。你还不打算告诉我那个人是谁吗?”T'challa咬着杯沿,温水顺着喉管留下去,让他的面色稍稍和缓。Shuri放弃了询问,她把新配的药塞进T'challa的手里,放他回去休息。

他坐在书桌前,打开一个隐藏的隔层,里面整整齐齐得堆着一沓杂志,新旧不一,每一本的封面都是同一个人。T'challa用指尖细细描摹着封面模特的脸庞,从饱满的额头到幽邃的眼眸再到挺直的鼻梁,最后停留在性感的唇瓣上。他俯下身,将自己的唇线与之贴合。他嗅到油墨的清香和铜版纸的味道,冰凉的触感没有人体的温度。

T'challa紧紧攥着一本杂志,他口腔发涩,眼眶氤氲。他再次咳嗽起来,喉咙撕扯得他头也开始发疼,一颗鸽血石从他的口中蹦出来,他撑着桌子直起身,脚步踉跄着走向卧室,中途由于体力不支而跌倒在地。冷汗自额角滑落,呼吸都变得煎熬。他匍匐在地板上,愈来愈多的金银珠玉从口中冒出,掉落在地激起泠泠的脆响。

Shuri赶来的时候,他已经被金山银海淹没了。“哥!哥!”她伸出手托起T'challa的下颚,轻拍着T'challa的脸蛋,泪眼汪汪得哀求道,“你快告诉我他是谁……哥……求你了……”可是T'challa已经神志不清了。

她迅速给他喂了补充体力的药,喊来朵拉护卫队将他扶回房间,清理地板上成堆的财宝,最下面的那本杂志引起了她的注意,封面上那张可恶的脸熟悉得不得了,让Shuri大皱眉头。

雨季来临,整个王宫都被乌云笼罩。王城里的人们带着雨具列队站在城外,为病倒的国王祈祷。高高矗立的崖角直冲阴云密布的天际。呼啸的狂风裹着大量雨水倾倒下来,他们的亲王N'Jadaka,就是伴着这样的天气回来的。

Okoye与朵拉们伫立在门外,听着急匆匆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粘水的皮靴在地板上留下泥泞的脚印,来人很快就到了门前。Erik张开双手,示意自己没带武器,“我来看我堂哥。”Okoye想起公主的叮嘱,犹豫了一瞬还是放他进去了。

Erik抬腿迈进国王的寝殿,毫不意外得看到那张奢华的kingsize大床。T'challa安静得躺在上面,双手规矩得搭在腹部,仿佛陷入了沉睡。Erik在床畔坐下来,手指拂过国王如蝶翼般的睫毛。T'challa的眼角有泪痕,他能够想像泪水是怎样从那双漂亮澄澈的大眼睛中流淌出来,一点一滴得渗进发丝里。他执起T'challa的手举到唇边,轻轻吻了他的手指关节。
  

T'challa能感觉到手指上的温热,他的身体不再那么难受了。窗外的雨声越来越清晰,他费力得掀起眼帘,看到了一个朝思暮想的幻影。他使劲眨了眨眼睛,不确定得唤道,“N'Jadaka?”

“是Erik.”Erik放下他的手,板着脸纠正。T'challa拘谨得坐起身,靠在床板上。他大概猜到是Shuri把他从美国叫回来的了,尴尬的境地让他畏缩不前。Erik向前挪动,离他更近了,“听说你能吐出金银珠宝?”T'challa还没能回答,一颗剔透的紫水晶已经脱口而出,在阴暗的房间里折射出光芒。Erik接住了它,它的形状不规则,好似一颗心。

T'challa深吸一口气,连忙去拍他的手。“你不能碰,会传染的。”Erik不为所动,他抽回手把它扔进口袋里,他清了清嗓子,咳出了一颗钻石,“很好,这下连对戒也不用准备了。”他坏笑得看着T'challa瞪大的双眼,“你可以亲真人了,堂哥。”

T'challa脸颊发烫,刚想辩驳,Erik英俊的眉眼就贴到了眼前。他阖上双眼,那温厚的唇落到他的眼睑,顺着挺直的鼻梁向下,Erik尖利的虎牙带着些许力度刺进他的下唇,柔软的舌头温柔得顶开齿关,在他的口腔内交换解药。活力重新注入了T'challa的身体,他圈紧Erik的脖子,进一步纠缠下去。




fin.

﹉﹉﹉﹉﹉﹉﹉﹉﹉﹉﹉﹉﹉﹉﹉﹉﹉

陛下的病就是超有钱…🌚(。)

评论
热度(452)
Top

© Erdouzi_蹦跶的大猴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