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HE,EMH

超蝙(?),Ianthony,豹鹰(鹰眼)

杂食

求多带我豹玩

可私信瞎聊

以及,看头像就知道,我对我菊苣真爱(划,头像是怎么看得出来啊

 

【双豹组/金黑】瓦坎达一阔佬竟在gay吧当众对人做出这种事!(下)

rooks_重症磕豹病患:

标题:瓦坎达一阔佬竟当众对人做出这种事!
是道德的扭曲还是人性的沦丧?

普通人AU
“没人能这么对我!没人!”雇佣兵Erik·Killmonger X“对不起对不起我手滑对不起!”阔佬T’challa
 
Summary:如果一切能重来,T’challa绝不会跟Shuri打牌并在开始前夸下海口自己的牌技更胜一筹,绝不会答应所谓的“赢家最大”条件,绝不会走进那家“酒吧”……最重要的是,他绝不会把一沓票子甩在Erik的脸上。
 


先把剧情走完,开车放在番外和彩蛋里。





9.
T‘challa向豹神发誓,他真的,真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他刚刚说了三个“真的”对吗?很好,因为他还想再加上一百个,因为他真的不知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歉意。
酒吧内爆发出一阵掀翻屋顶的口哨和尖叫,已经有人踉踉跄跄爬过来捡钱,耳麦内静寂无声。所有这一切都在明示现在的情况有多么糟糕,而事件中心的两位主角相对而望,谁都没有动作。
T’challa僵住了,手足无措,连好不容易说出的话都是结结巴巴的:”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彻底消失在唇齿之间。他肯定要说点什么挽救局面,可是究竟该说什么?很抱歉把一沓钱砸在你脸上?请务必让我帮你把身上的钱擦干净?他心中暗暗祈祷Shuri能在另一端帮帮他,告诉他该怎么做,但很不幸的,他妹妹又一次在紧要关头将他抛下了。不过这一次不是为了录像,两个女孩被屏幕中传过来的画面吓傻了,一时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我现在立刻赶去,以免里面出事,你随时准备联系Okoye!”Nakia最先反应过来,拿起武器就要往外跑。
“等等!”Shuri叫住她,“有新情况!”
她们一齐看向屏幕。只见那个留着脏辫的高大男人一把将脸上的钱抹下来,一步步把T‘challa逼到退无可退,然后一把揽住后者的腰。
“很好。”他的声音透过耳麦清晰地传入监控室,“上一个往我脸上扔东西的人现在已经被我埋进了土里,而你——“
“Nadia!别让他伤着哥哥!”Shuri急了,跳起来去开联络器,“我现在就去找Okoye!”
Nadia应声而去,Shuri也离开了监控台,以至于她们两个谁都没有听见Erik的后半句——
“我现在只想把你操死在床上。”




10
然后他们干了一炮……

11
…当然没有!你觉得撸到豹是这么容易的事吗?凡人!

12
最终的结局是,Erik还没来得及上下其手(主要是下)就和母豹护崽一样冲过来的Nakia打成一团。在几乎拆了半个酒吧之后双方终于冷静下来,但这时T’challa早被Shuri带走了。Erik追出去,只见夜空稀薄的云层间闪过巨大飞船的一角,稍纵即逝。
“上帝!那是什么东西?”旁边有人惊叫,引得人群议论纷纷。Erik隐约听见“天外来客”和“UFO”几个词,他冷笑一声,随手把身上被划得破破烂烂的外套甩到垃圾桶里,头也不回地走了。
那才不是什么外星人。
他拐进巷子攀上防火梯,在屋顶之间穿梭,几个纵跃之后停了下来。此时他已经身在三个街区之外,这一带的建筑造型抽象,一看即知造价不菲。远处隐约能看见其中一栋的标识:“英瓦友好合作办事处”。
瓦坎达。
这个久违的名字在舌尖转了几圈。曾经在父亲过世后他发誓今生不再和这个国家沾上半点关系,但现在……他恐怕要破誓了。
Erik跳了下来,稍微理了理外形,绕进了办事处的正门。此时时间已过了午夜,大厅中只有前台还亮着光。
“您好?欢迎来到英瓦办事处,有什么可以效劳的?”
他看着前台的办事员——这个无知的姑娘竟然还在朝他微笑,以为他真的是来参观的?
“我想查询一下有关我家人的信息,自从我父母去世后我已经很多年没回瓦坎达了,我不知自己在那边的亲人是否还健在,希望能询问一下他们的近况。”他拉下自己的嘴唇,露出一排蓝色的刺青。
“您的姓名?”
Erik顿了顿。
“N’jadaka,N’jobu之子.”
“您希望查询的亲属与您的关系是?”
“堂兄弟。”
“亲属姓名?”
Erik咧嘴一笑。
“T’challa.”



12.
“你疯啦哥哥!”Shuri几乎是在朝着T’challa大叫,“往人家身上撒钱?天哪!你看起来像个美国阔佬!”
“他是来自瓦坎达的阔佬,不过也差不多。”Nakia评论道,忙着擦拭自己的武器。
“对不起,Shuri,”T’challa结结巴巴地道歉。他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发抖,Shuri从未见过自己的哥哥失态成这样。“我当时……手滑……”
“算了,我会去调查那个人的底细,这件事暂时别告诉妈妈,她已经够烦心的了。”Shuri叹了口气。
“家里那边出了什么事吗?”
Shuri和Nakia对视一眼,最后Nakia开口了。
“有人在韩国釜山发现了Klaue的踪迹,还带着你上次丢的那批货。他准备参加三天后的地下拍卖。”
T’challa当机立断。“直接去釜山!”
“现在?”Shuri惊讶道,“你不想先回去?”
“来不及了,上次他的偷窃已经造成了大笔损失,我不能让他再次溜走!Shuri,改变航线,我去把衣服换下来。”
Shuri点了点头,直接和Nakia去了驾驶舱。她们默默无言地各自准备,一时间气氛凝重。
“在干正事之前最后我有一个问题。”Nakia突然打破了沉默。
“放心吧,都录好了。”
她们相视一笑。



13
最终结局的结局是,T’challa穿着自己的基佬紫猫咪紧身衣闯进了釜山的地下拍卖场,然后抓到了Klaue,于是他开始忙着收拾其党羽、追回货物,把Erik忘得一干二净。

14
……想得美!如果所有叫T’challa的猫咪都能轻易抓住叫Klaue的老鼠,MCU的《黑豹》也不用拍了,开场半个小时就能大结局。



15.
所以真正的最终结局的结局是,T’challa只追回了自己被偷走的那批振金,让人给跑了。
他们回到瓦坎达,每天满世界留心追踪Klaue的动向,谁知这家伙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Shuri把各国情报局的内网黑了个底掉,愣是没发现一点痕迹,不过倒是在别的方面收获颇丰。
她震惊地盯着自己的全息投影,好像不认识那些字母一样。还有那张熟悉的脸……该死!Shuri懊悔不已。早在夜店时她就该意识到的,能和Nakia打成平手的人怎么可能只是来买醉的普通人?那分明就是只——
她的奇莫由珠在这时突然响了起来。
“Shuri!快来楼下!你绝不敢相信W’kabi竟然带了谁来!”
她关了珠子飞奔下楼。所有人都到齐了,正厅中她哥哥捂着脸坐在一边,Nakia神色凝重,Okoye正在和自己的男朋友争执不休。
“你就不该放他进来!”打扮利落的女保镖斥道,“万一他对T’challa不利怎么办?”
“可是他带着……”
“Shuri!”她哥哥看见她,连忙起身。Shuri迎上去:“怎么了?”
T’challa露出为难的神色,欲言又止,“我们来了一位……客人。”
Shuri心中顿时警铃大作。难道是——
“他在几个小时前闯进前院,声称要见我,还带了‘礼物’。”
“一份大礼。”W’kabi补充道,看上去心情愉悦。
Shuri疑惑地看向他。“什么叫大礼?”
“Klaue的尸体。”T’challa平静地说。
Shuri大惊失色:“他知道你——”她看着她哥哥点点头,又重新回到捂脸的姿势。“这个陌生闯入者想要什么?”
“目前为止,除了要见我,他还没有提出别的要求。”T’challa叹了口气,“W’kabi,让他来见我。”
W’kabi乐于从命。屋子里剩下的三个女人都瞪着T’challa:“太冒险了!”
不一会W’kabi就压着一头金钱豹——对,就是金钱豹。Shuri从未觉得哪个词这么贴切——走进来了。对方还是挂着那副欠揍的表情,在看见T’challa的时候眼睛一亮,然后伸出舌头极其缓慢色情地舔了舔嘴唇。
“好久不见,小甜心!”对方心情愉悦,“喜欢我给你的礼物吗?”
Shuri倒抽一口气。
他那样子就像叼着老鼠向主人邀功的猫!她在心里尖叫,恨不得冲上去薅秃对方的脏辫。
不,不是邀功——
是求欢。
“我还没问过你的真名。”T’challa咳了一声。 
“你知道的,我告诉过你了。不过我还有一个瓦坎达名字,N’jadaka。虽然我个人不怎么喜欢,但是——”Erik轻佻地打了个呼哨“在床上你想怎么叫我都行。”
现在不止Shuri一个人想冲上去了。
T’challa不自在地动了动身体,想要躲避Erik黏在他身上、仿若实质的目光。Shuri在一旁紧紧盯着他,眼中满是控诉,但T’challa装没看见。
她应该还没发觉到我在脸红,T’challa自我欺骗。离这么远,Shuri看不清的,一定看不清。
“你帮我杀了Klaue,”他尽量镇静地说,装作不受影响的样子。“你想要什么?钱?振金?”
“那些对我可没什么用,小猫咪,不如给点更实在的。”
Erik朝他眨了下眼,同时飞快弹了弹舌头,从嘴角溢出一声轻响。
“我要你。”







正文end

评论
热度(304)
Top

© Erdouzi_蹦跶的大猴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