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HE,EMH

超蝙(?),Ianthony,豹鹰(鹰眼)

杂食

求多带我豹玩

可私信瞎聊

以及,看头像就知道,我对我菊苣真爱(划,头像是怎么看得出来啊

 

【黑豹/双豹组】《失控的眼泪》(一发完)

风信子:


   反正不管怎么样,事情就变成这样了。
   T'Challa放下手机看向躺在实验台上瞪着一双宛如泉眼一样一直往外冒水的Erik——一边的Shuri在经历过幸灾乐祸的拍照片录像到现在实在查不出原因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的专业技能了——有些头疼的叹了口气。
   瓦坎达的国王走过去,迎着一记满眼通红实在没有任何威慑力的瞪视,把手放在了自己堂弟的额头上。神奇的,刚刚还往外冒的泪水立马止住了。
   满脸泪痕的男人怔愣的眨了眨眼,然后像是意识到什么,立马跳了起来拽住了T'Challa的领子,怒吼道:“这他妈都是你搞的鬼?!”语气里的不可置信甚至比愤怒还要多一些。
   国王陛下举起手摆出一个无辜的姿势,“我可没这么大的本事,你不妨去问问你认识的唯一一个法师。”
   对于Loki和Erik交朋友T'Challa其实是忧心忡忡的,毕竟都是喜欢搞大事的弟弟们,Thor是神经得住折腾,他可没那个心脏看着自己弟弟再死一次。但是鉴于他们几天前还在冷战,T'Challa还是有些感谢邪神的恶作剧能让Erik自己离开房间向他求救的。
   Erik控制不住自己的泪腺了,只有他的碰触才能止住那源源不断的泪水。这让T'Challa控制不住的产生一种成就感,就像小时候哭起来的Shuri只有他能安抚一样。可是实际上是,他从未成功安抚过这只重新找回来的小豹子。
   当初被他救回后的Erik简直是场灾难,他像是一只发疯的野兽,破坏了所有能碰触的东西,并试图咬断所有试图接近他的人的脖子。就好像阻止他的死亡等同于夺走了他的孩子一样——请原谅T'Challa只能想到这个比喻,但是真的很像。T'Challa甚至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又做错了。
   哪怕之后事情都有好转,Erik终于开始尝试融入瓦坎达,那一段时光也绝对是T'Challa的噩梦。
   Erik原本就比T'Challa小了很多,身上远没有国王陛下的那般沉稳严肃,更何况即使经历过诸多磨练他的脸颊也总有种圆润的婴儿肥,这使得他在某种情况下像一个懵懂的大男孩。当他身上那种肆意的邪气被止不住的泪水冲淡,没人能够想到他就是那个令人闻风丧胆的Killmonger。
   虽然这样有些不道德,但是T'Challa其实是很享受这个的。他对“这个人是他弟弟”的认知其实是在那场打斗的最后才产生的。当Erik眼睛里含着泪告诉他自己相信童话时,T'Challa才强烈的感觉到那是他的弟弟。那是他应该从小带到大的弟弟,是他应该亲密无间的弟弟,是他应该在父亲们都忙的时候在床边为对方读童话故事的弟弟。也许是之前男人的一举一动都霸道强势,当最后终于表露心迹显现弱态的时候,T'Challa不可能不心软,即使他最后还是违背了对方的意愿。
   可惜,那样的Erik从那之后就再也没出现过了,直到这次。
   T'Challa眼疾手快的抽走了Erik的手机,以防他又在激动之下发出什么会被和谐的话惹怒邪神。而Erik死死地咬了咬牙开始瞪他,就这么一会儿眼眶里又聚集起了泪水。看上去就像一个口是心非故意耍狠却又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的别扭小孩,别说有多委屈了。
   国王陛下突然觉得自己受到了会心一击。
   “他妈的收起你那怜悯的眼神!”小豹子毫不留情的比出一根中指。
   再一次的,T'Cahlla感谢起了某位邪神。因为相比起“和讨厌的T'Challa相处”Erik更不愿意打破自己钢铁猛男的形象。在原本讨厌他的Okoye都开始以一种慈母一样的目光看着他的时候,他终于开始了和T'Challa形影不离的日子。
   “我早就说过她是个老母鸡,现在好了,对你的保护欲转移到我身上了。”
   这时他们正在共进晚餐,Erik的腿紧紧地挨着T'Challa的——他真的不想让自己的汤里加入什么自产的盐分——一边咀嚼着食物一边开口。
   “她是我的侍卫,我觉得这是职责所在。”而T'Challa明显依旧跟不上各种吐槽。
   “得了吧。”Erik翻了一个白眼,“当初黑寡妇不就给了你几下,她现在每次跟你去复仇者总部的时候还会怒瞪人家。”
   闻言,T'Challa顿了一下,笑道:“看来你以前非常关注我啊。”
   事实便是这样,你可能在很多年后还会痛骂一个放你鸽子的人,但你不可能永远讨厌一个每天必须和你朝夕相处的人。因为人是一种受感情左右的生物,有时候在心理上极易随遇而安。这也就是为什么对不起什么都改变不了,却也有用的原因。哪怕严防死守如Erik,也必定会在某时透露出一星半点的温情来,更何况T'Challa对他总是温情的。
   于是,本应该在这里讥讽几句回去的Erik只是抽了抽鼻子,哼了一声便继续进食。只不过剩下全程都安静极了,所谓多说多错。
  


   但是就像邪神的名号来自于让人狼狈不堪的恶作剧,问题也总是存在的。
   那是一场来自外部的谈判,由于Erik现在几乎就是离不开T'Challa的状态,诸如此类需要国王的外交他都会贴身跟随。
   T'Challa的内心也是希望如此的,因为这便意味着Erik很快就能以瓦坎达亲王的身份出现在他的身边,而不是遮遮掩掩的通缉犯。甚至连T'Challa自己都没发现,他希望他的N'Jadaka完完全全的站在他身边几乎都成了执念。
   然而这次谈判的对方非常的咄咄逼人,在T'Challa明确表明振金的研究必须以瓦坎达的技术人员为主后,依旧纠缠不休。东拉西扯长篇大论,就是不愿轻易结束这场谈判。T'Challa脸上良好的教养有些绷不住,与此同时他还在担心着身边的Erik。他除了在进来前给了他弟弟一个几分钟的拥抱后——Erik在经历了一开始满脸的几欲作呕后现在已经很容易接受了——到现在还没有再有什么碰触,他可不希望别人看见他弟弟流泪的样子。
   T'Challa不经意的垂下了手,往后一探,很轻易的碰到了Erik隔着一层西装裤的腿根。他的堂弟现在肯定是背着手笔直的站在他身后,多亏了他之前的训练,他完全能保持这个动作好几个小时。
   但是T'Challa的小动作并没有躲过如秃鹫见到腐肉般死死盯着他的谈判者。对方的表情扭曲了一瞬,接着露出了一个高深莫测又让人不舒服的笑容来。
   接着,T'Challa感受到指尖的肌肉猛地绷紧,还没等他做出什么反应,就见Erik猛地拔出枪打死了对方的一名手下。顿时,对面所有的枪口都对了过来,而下意识想要启动战衣的T'Challa被Erik握着手腕死死的按在凳子上。而他自己向前一步,狠狠地瞪着对面的人。
   T'Challa看不见谈判者的眼神,他原本以为对方会暴怒,却不想刚刚还难缠到极点的男人顿时笑了起来,道:“那么就像国王陛下所说的办吧。”
   这一切都太莫名其妙了。回到飞船上后T'Challa立马就发了火:“你刚刚是在做什么?!”他不敢相信,他都已经低声下气的恳求了那么多次,Erik竟然还是这么随随便便的杀人!
   “你知不知道我费了多大的劲和长老以及美国那边周旋,为的就是让你以一个正常的身份安安全全的活着,而不是一个恶名昭彰的杀人犯!”
   这句话明显刺到了Erik,但是他并没有如往常一样怒吼回来,他只是立在那里,他的眼神如同当初T'Challa第一次见到他时透过面具所感受到的一般。炙热扎人,却又冷静如冰。
   在别人眼里Erik无疑是一个被仇恨支配的疯子,但只有T'Challa知道,他是一个比任何人都理智的疯子。否则他会在第一次见面就冲上去杀了T'Challa,而不是故意露出戒指,引导T'Challa追问过去产生愧疚,然后步步为营的夺得王位。
   这样的眼神带着不屈与怨恨,却又透彻的让人害怕。没有人能把疯狂和理性融为一体,但他的弟弟做到了。而T'Challa最厌恶的便是他这样的眼神。那不是来自于低劣者可悲的嫉妒,而是真正的嗤笑和轻视。那个眼神告诉T'Challa,他不是他的王,永远都不是。
   “如果我不杀了他,死的就是你。”
   Erik漠然的开口。他们两个隔着整个船舱相互对峙,直到T'Challa转移了目光。理智告诉他只要他再等一会儿,Erik就会溢出泪水,他会率先示弱,他会重新变成那个需要他的弟弟。但是没有,他永远是最先转开目光的人,如同曾经王座前的对视。
   他于心有愧。
  
   “你是不是对我失望了?”
   整整一天后,T'Challa越过一地的湿纸巾来到Erik的床前——他丝毫不怀疑如果他不找过来对方到最后会自插双目。他的堂弟背对着他蜷缩在床上,枕头上的湿迹还在扩大。
   T'Challa叹了口气把手放在了他的颈后,像是在安抚一只大猫般上下揉了揉,而他并没有遭到粗暴的拒绝。
   良久后,带着控制不住的哭腔的声音传来:“我当然对你很失望。”
   T'Challa因为这句话呼吸一滞,那股尚未完全安抚下去的愤怒又涌了上来。他控制不住的拽过Erik的手腕把人整个掰了过来狠狠地按到了床上。哪怕对上那双通红的眼睛时下意识心中一紧,但还是涨红着脸吼道:“你有什么资格对我失望?!你才是那个寄人篱下胡作非为又一事无成的失败者!”
   “就凭你把我拖回来面对这该死的世界!就凭你自己说要对我负责!”
   Erik同样吼了回去,他凶狠的吸着气气急败坏的控诉道:“看看你自己,T'Challa!你就是个被人保护的太好的小公主!你的父亲为了你的王位把我扔在了奥克兰,你的妹妹不断地为你升级战衣,你只要喝了心形草就是黑豹就能继承所有的先人智慧!在我来之前你甚至连自己该成为一个怎样的国王都不知道!你以为开放了瓦坎达就可以问心无愧弥补所有了吗?!你根本连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你根本就不懂政治,你相信了美国队长那一套‘试图在战争开始前取得胜利会造成更多的无辜人的牺牲’的屁话!你知道二战是怎么结束的吗?是因为美国投放在日本的两颗原子弹!你不让别人知道你手上的武器有多大的力量,就越有人会逼着你使用这个力量!谈判桌对面那个混蛋把我当成了你的情人,你的弱点!而你竟然还敢在那样的环境下分心!我看你是忘记了你父亲究竟是怎么死的!”
   “你说说这样的你,让我如何相信你会做好一切,会解放我们的同胞?我又如何能不对你失望?!”他控诉的太过激烈,以至于眼中越积越多的泪水都分不清到底是因为魔法还是源于内心巨大的委屈。
   如果说瓦坎达是一个美好的童话,那么Erik无疑就是打破它的人。他打碎了T'Challa的童话,他是那个唯一敢于忤逆并质疑T'Challa的人,他用极端并残忍的方式让T'Challa对他一直在逃避的东西退无可退,他让T'Challa感到畏惧却又满心满眼的想要靠近。因为人们情不自禁爱上的,总是与自己极为相似,又全然相反的人。
   “但是就是这样的你,也是我唯一想要保护的人。”
   Erik伸手摸上T'Challa的脸颊,眼中依旧流淌着泪水。T'Challa突然觉得自己也被他身上的魔法传染了,控制不住的眼眶发酸。
   “我同样对你也有责任,T'Challa。是我打碎了你的一切,打碎了你对父亲的崇拜,打碎了你对先人传统的坚持。你原本应该一生安稳无忧,是我让你成为一个令人非议的国王,也是我的失败让你不得不承担这一切,逼着你成为了一个坏人。”
   “不、不……”T'Challa摇着头,泪水滑过了下颚滴落下来,与Erik的混到一处。他看着对方似乎还要说什么的嘴唇,毫不犹豫的吻了下去。


End


本文只是微信体背景下的一个片段,前情和后续请看微信体。我想了想觉得微信体光对话实在表达不了我想要的感觉,于是有了此文。反正就是,我觉得陛下这么仁慈又不善政治的人,在欧美一群列强面前,瓦坎达未来挺堪忧的……陛下的于心有愧某方面也是因为他知道自己成为不了豹弟心中最好的王,现在的他还不够强大,不能让豹弟产生安全感,也不能驯服这只小豹子。到底还是段位不够,就像如果是雷三的锤哥,那雷一的基妹绝对不会不服他登上王位,而且还会乖乖巧巧的。没事啊陛下,你还有两部曲呢。

评论
热度(129)
Top

© Erdouzi_蹦跶的大猴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