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HE,EMH

超蝙(?),Ianthony,豹鹰(鹰眼)

杂食

求多带我豹玩

可私信瞎聊

以及,看头像就知道,我对我菊苣真爱(划,头像是怎么看得出来啊

 

【金黑】掌心里的奇迹 02

为金黑打call:

艾瑞克去了先人之境,顺便出了个柜




02


 


“啊啊啊,就算你让我想办法,也要让我碰到他啊”苏瑞很想给他这个堂哥一冲击炮,真的。


一大早艾瑞克就跑到了苏瑞的实验室报到了,美其名曰要问苏瑞的调查进度,但是苏瑞知道这人明显没什么好心,看着艾瑞克头上坐的稳稳的小特查拉,她再次气到快要咬碎一口牙,因为她只要一有靠近的意图小人就立刻变得警惕。


“我现在一点都不想相信这个是我的哥哥了”


“唉,真是没用啊,就这样还自称瓦坎达最出色的科学家”


“我数三个数,你如果只是来秀优越感的,那么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好好好,别这么急躁啊,你怎么跟特查拉一点都不像呢”


“一!”


“我认输我认输,其实...”


“emmm,你是说,我哥哥他现在只会说两个两句话,艾瑞克和想你,你先把你那个恶心的笑容收起来”苏瑞的表情开始凝重起来,毕竟现在根本不是万事大吉的时候。


“问题是我现在根本摸都不能摸,更不要说研究了好嘛”苏瑞在原地绕了几圈,然后突然像是想到什么蹿到了艾瑞克面前,眼中冒出的精光连艾瑞克都警惕起来,“或者说, 你把我哥借给我让我绑起来研究一下,实在不行打麻醉,保证不会痛的”


“想都别想!”


“开玩笑啦,不过你最好劝服我哥,想让他完全恢复好像不是很容易的样子”


“你确定是特查拉的亲妹妹?”


“你给我滚出去!”苏瑞还是没忍住对着艾瑞克比了一个中指,气鼓鼓地看着艾瑞克边往外走边回给她两只手的美国标准版中指。


 


议事厅的王座在特查拉不在了以后第一次坐上了人,长老们面面相觑,在看到坐在王座上的人头顶还顶着一个小人后显然他们疑惑的重点被成功转移了。


“看来我不用解释为什么坐在这里了”艾瑞克凌厉的眼神扫过每个长老脸上,“我希望这次你们可以派上用场,而不是每天只是坐在这里讨论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特查拉现在这个样子是怎么回事,有人给我个解释么”


“这...”商贾部落的长老在一片沉默中选择先发出了声音,但是她确实是对这种情况闻所未闻。


“回禀...艾瑞..陛下,说实话这是我们第一次见这种情况”瓦卡比在被奥克耶瞪了一眼之后赶紧改口,但是还没习惯新王又不是他一个人好么,好在艾瑞克根本不是会计较这种事的人。


“不过可以看出来,这绝对是豹神beast降下的神旨啊”河川部落的绿衣长老一如既往地说话困难。


“是个人就能看出来,你根本在说废话”艾瑞克烦躁地揉揉太阳穴,小人立刻找到机会探向他的手指,艾瑞克瞬间心情很好地把手递到了小特查拉的怀里。


“...”而采矿部落的长老已经被震惊到说不出话了。


“要我说”吵吵嚷嚷的议会被姆巴库高分贝的声音打断,“你们为什么不去...那个叫什么,天人之境还是先人之境的地方问问呢”


“哎,没想到是你有办法啊,谢了兄弟”


“别以为我听不出来你想说什么,在我动手跟你决斗之前赶紧滚去那边”


“来,特查拉跟大个子说谢谢”小人被艾瑞克放在手心递到了姆巴库面前,姆巴库不明所以地伸出手来。


“fuck you!艾瑞克”噫,真狠,果然肉多的口感好么。小人又被放回头顶,艾瑞克在长老们的目光和姆巴库的怒吼中离开。


 


“快,把我埋了!”艾瑞克风风火火地出现在心形草庄园,拉着女祭司的手就往沙池冲,女祭司差点没拿住手里的花篮。


“陛下,你这...”女祭司目瞪口呆地看着艾瑞克已经脱的剩个内裤躺在沙子里摆好了姿势。


“哎你就别想别的了,你忘了我身上也有心形草了,你就埋就对了”见女祭司迟迟没有动作,艾瑞克睁开眼睛解释了一番,不过这次躺回去的时候他拍了拍站在池边想下来又不敢下的小人的头,“别担心,几分钟我就回来了”


 


有些意外,这次艾瑞克进入的地方是有着一望无垠的草原的先人之境,不再是那个小而压抑的旧居,他一回头便看到了传说中的那棵树,还有一个不知道树下站了多久的男人。


“父亲,你真的回来了”


“尼贾达卡,我的孩子,你还好么”


“父亲我很好,只是...”


“你遇到了什么困扰”尼贾布拍拍艾瑞克的肩,他的儿子已经长这么高了啊“在这里可以跟我畅所欲言”


“是特查拉,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大概是...嗯...我得到他又失去他,现在又他又回来了”


“哦我的儿子,原谅我祝福来的如此之晚”


“父亲,你...不反对?”


“哈哈哈,尼贾卡,你忘了你的母亲甚至不是瓦坎达人么”尼贾布的眼神一如既往的慈爱,“那么,到底是什么问题困扰了你”


“他,太小了,只有掌心大小,父亲,而且他思想好像非常单纯”


“那是特查拉的灵魂碎片”


“...叔叔/哥哥!”特查卡这下也现了身,艾瑞克突然发现自己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是仇人么,可是父亲已经回来了,而且这人似乎还搭进来一个儿子?


“你不必紧张,贾达卡,我已经在这里了,你们的事情我不会干预的”特查卡脸上是昔日国王特有的威严,但是带着微微笑意的表情终是没让艾瑞克不自在的太厉害。


“你...您说,特查拉的灵魂碎片是什么意思”艾瑞克想了想措辞,把一直的疑惑问了出来。


“很明显,你们把特查拉的灰烬投到了心形草庄园,特查拉体内的心形草残留让心形草重生了,同时在豹神的庇护下特查拉的灵魂也得到了保护”


“这么说...”


“你身边的那个只是特查拉灵魂的一部分,或者说是他的某种特质”


 


“呼...”艾瑞克蓦地从沙池中坐了起来。看向旁边快要哭出来的小人,所以这个特查拉只是特查拉对他的思念的缩影,所以只会说两个句子也说得通了。


“艾瑞克,你在这种地方干什么”苏瑞像风一样冲了过来,看见他衣不蔽体(只有内裤)的样子尖叫着用手蒙住眼睛“你还有心情干这档子事!?”


“...??TMD你在想什么,我去了趟先人之境好么”


“不管了,你先跟我来”艾瑞克匆匆披上一件袍子就被苏瑞拽到了实验室。


 


“我研究了一下哥哥长出来的心形草枝叶”


“发现了你哥哥的基因”


“是的”


“加上我们部落的法师跟我说,他在整个庄园里都能感受到我哥哥的气息”


“所以我得像拼图一样收集特查拉的碎片”


“就是这样!咦你怎么知道的”


“不然公主殿下,你真以为我去干那档子事了?”


“哼!”苏瑞对着艾瑞克又是一个中指。


“诶诶要礼貌,信不信我让特查拉咬你”


“你敢!”


“算了,我心疼特查拉的牙”


“陛下陛下,请你看看这个”又是女祭司,在苏瑞和艾瑞克打起来之前猛地推开了实验室的门,仿佛很紧急的事情让她连礼仪都顾不上了。


“这...”


“天啊”


同样的罐子,这次的小人的姿势是坐着的,但是却一直保持着默默不动的样子,苏瑞没忍住又去戳了戳,这次小人没有咬人,但是只抬头看了看又把头深深埋在了膝盖中间抱紧了自己。


“喂,你在搞什么”艾瑞克瞪了一眼苏瑞,伸手把小人捧了出来,跟一脸好奇的“思念”小人一起放在手心,“特查拉抬头看看我啊”


“我这是防范!防范!”在看到艾瑞克对她示意别出声音后闭了嘴。


“艾瑞克”新出现的小人终于抬起了头,在看到艾瑞克的那一刻大颗大颗的眼泪就流了出来,“对不起”


喔...这次是愧疚么。第一次面对如此直白的道歉,艾瑞克有些手足无措起来。只能慌张地抬起另一只手拭去不停往外掉的金豆豆,还好“思念”小人也在一旁安抚着新来的小人,一派十分可爱的景象。


“特查拉,听我说,我已经不怪你了”艾瑞克无奈地笑了,依然用手指摸了摸小人的发顶,见小人已经不再哭泣,把“思念”小人放上自己的头顶让他抓牢自己的脏辫后对另一个伸出了手。


“要一起么”艾瑞克见小人带着哭嗝的声音闷闷嗯了一声也举起他放在了自己头上。


虽然被眼前过分温馨的场景感动了个稀里哗啦,苏瑞还是有个问题一直想问


“艾瑞克,你每天洗头么”


“我明天就给你一瓶我研发的去屑去油的洗发露,保证连我哥哥都喜欢”


“滚”开玩笑,他都恨不得一天洗10遍,就怕小人打滑掉下来。


 


Tbc


 



评论
热度(100)
  1. Erdouzi_蹦跶的大猴子为金黑打call 转载了此文字
Top

© Erdouzi_蹦跶的大猴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