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HE,EMH

超蝙(?),Ianthony,豹鹰(鹰眼)

杂食

求多带我豹玩

可私信瞎聊

以及,看头像就知道,我对我菊苣真爱(划,头像是怎么看得出来啊

 

【双豹组】【N’jadaka X T’challa】勇士与黑玫瑰 ABO生子 完结篇

璐璐的双豹组专用文库:

CP:起义军首领N'jadaka X 战败国王T'challa

 

Alpha:N'jadaka

Omega:T'challa


让每一个故事都完结在最美好的时候吧~


10

 

N'jadaka整整在床上睡了三天。

 

这三天,T'challa一直在他旁边陪着他,好像一眨眼,都怕他消失一样。

 

N'jadaka似乎累的精疲力尽,连T'challa帮他清理身体都弄不醒他。

 

男人的身上满是血污,T'challa差不多用了三桶水才勉强把他擦出个人样来。

 

他身上有好多伤痕,有的旧伤还没痊愈,又叠上一层新的伤口。

 

T'challa小心的帮他处理每一道伤痕,有些心酸的看着他熟睡的样子。

 

“他已经好几个月没有睡过一次安稳觉了。”罗斯和斯特兰奇走了进来,他们看着T'challa,微笑着点了点头。

 

T'challa没有说话,只是继续给N'jadaka包扎伤口。

 

“你不想问问他为什么还活着吗?”罗斯有些好奇T'challa的冷静。

 

“就算我不问,你们也会说吧。”T'challa苦笑一下。

 

他有些怨恨N'jadaka让他难过那么久,可现在,男人能安稳的睡在他的面前,这一幕就比什么都珍贵了。

 

罗斯有些吃瘪,他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求助的看了一眼旁边的斯特兰奇。

 

斯特兰奇却是一副‘我懒得解释,要说你自己说’的表情。

 

“你们是怎么找到克劳的。”T'challa还是决定给罗斯一个台阶下。

 

“那还要感谢您。”罗斯对T'challa笑笑。

 

T'challa不解的抬头看着这位军师朋友。

 

“之前,克劳担心暴露行踪,曾毒杀过关在地牢里的囚犯,他用的是一种见效极快的毒药,唯一的缺点是这种毒药会有一点淡淡的香味。”

 

T'challa停下手上的动作,抬起头,听着罗斯说的话。

 

“后来,你给N'jadaka喝的茶水,和当初地牢里发现的毒药的味道是一样的。加上,你又打翻了杯子,所以,我们当时推测,幕后黑手开始行动了。”

 

罗斯提到茶水,让T'challa情不自禁的皱起眉,每当他回想起那一天,都会让他心痛不已。

 

“陛下,您不用太难过,N'jadaka装死,也是我们将计就计,因为只有他死了,克劳才会出现,也才能为你洗脱冤屈。”

 

T'challa微微惊讶了一下,抬起头,一脸不解的看着罗斯。

 

“昨天之前,我们和克劳的军队整整血战了七天七夜,N'jadaka一直在战场是厮杀,几乎没有休息,他最终还是砍下了克劳的人头,而在克劳死之前,也将他所有的罪行在众人面前招供了,包括谋杀先王和在您背后利用您的名号做的所有坏事。”罗斯露出笃定的笑容,对着T'challa点了点头。

 

“至于一直委屈您在地牢里,是因为我们不确定王城内还有多少克劳的眼线,地牢反而是最安全的。”斯特兰奇也开始帮N'jadaka说话。

 

T'challa点了点头,依然没有说什么,他现在已经不在乎自己曾经所受的那些遭遇了。

 

什么都没有N'jadaka能活着出现在他面前更重要。

 

该解释的都解释过了,罗斯和斯特兰奇也觉得自己算是对得起好友了,至于往后该怎么做,那就要看N'jadaka自己的了。

 

等N'jadaka终于睡足了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的傍晚了。

 

这会儿,T'challa正好去看他的妹妹Shuri了,从地牢里出来以后,小公主的身体一直不太好,她毕竟还是个小女孩,实在承受不住好几个月的牢狱之苦,这段时间她反反复复的感冒,也没怎么出门,倒是因为生病要经常和斯特兰奇接触,两人的关系还相处的不错。

 

N'jadaka晃晃悠悠的从床上下来,转了一圈也没找到T'challa的影子。

 

他之前在战场上杀红了眼,满脑子都是替T'challa复仇,当他砍下克劳的人头,他兴奋的只想跑到T'challa面前邀功。

 

这会儿N'jadaka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懵,他记得睡着之前,他还抱着他的omega,怎么一睁开眼睛,人就不见了。

 

“哎?你醒了?”T'challa正好抱着孩子走进卧房,迎面就看见N'jadaka只穿着睡裤傻愣愣的站在床边。

 

N'jadaka直勾勾的盯着T'challa,慢慢走到他的面前,在他的眼里,T'challa瘦了许多,可他依然那么光彩照人,特别是他的怀里还抱着他们的小孩,让N'jadaka有种说不出的温暖。

 

他把T'challa和他们的孩子一起抱在怀里,怀抱里的充实,才让这个从腥风血雨中走出来的男人有一丝存在的感觉。

 

当初,他在战场上得知T'challa临盆之事,他差点从军帐中跳出来,要不是外面的众兵严阵以待在等待着他的指挥,他真的要按捺不住激动地心情。

 

每当想到自己在T'challa最脆弱的时候没有陪伴在他的身边,N'jadaka就会觉得很愧疚。

 

他们彼此,都在觉得自己亏欠对方。

 

“对不起...”N'jadaka在T'challa耳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抱歉,他让他的omega吃了太多的苦,他觉得他没有做好一个alpha。

 

T'challa笑了一下,没有回答。

 

小宝宝被父亲的胸膛压着,不高兴的哭了几声。

 

N'jadaka放开T'challa,低头看着他们的小孩。

 

小宝宝的脸肉嘟嘟的,他被T'challa照顾的很好。

 

“你给他起名字了吗?”N'jadaka轻声问道,他看着T'challa的脸,无比的温柔。

 

“Shuri给他起了个名字叫小南瓜,可我还不知道叫他什么好。”T'challa有点不好意思,他还没有好好考虑过孩子的名字,还一直随着Shuri叫他小南瓜。

 

N'jadaka认真的听着T'challa说话,眼神里是几乎要把他的omega吞下去的浓情蜜意,他太久没有认真看着T'challa了,这份甜蜜居然让他觉得有些不真实。

 

“T'challa,你还爱我吗?”N'jadaka突然像小时候那样,孩子气的追问道。

 

他还记得T'challa说过的那番话,他们之间经历的太多,他又伤害过他的omega,现在,N'jadaka也不敢确定T'challa是否还爱着他。

 

T'challa依然保持那副浅淡的微笑,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这让N’jdakda有些慌张,他看着他的omega走到摇篮边,把他们的孩子放进去,然后轻轻哄着他睡觉。

 

回想起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N'jadaka觉得T'challa一定伤了心,他走过去,拉住T'challa的手,急于解释道:

 

“T'challa,你...是不是在怪我之前那样对你,那是因为...”

 

“我知道。”T'challa笑着打断他。

 

“还有之前我让他们把你关在...”

 

“我也知道。”

 

不重要了,都不重要了,当T'challa看到N'jadaka身披一袭血雨回到他身边的时候,他就不再需要男人的任何解释了,他亏欠N'jadaka的,他想用余生来偿还。

 

N'jadaka抱着他的omega,在摇篮边吻他。

 

他如此想念T'challa,在不能尽情将他拥入怀里的日子,T'challa每个破碎的眼神都让他心疼。

 

“我爱你,T'challa,从来都没有改变过。”N'jadaka在T'challa的耳边轻声说着他心底从未改变过的爱语。

 

“N'jadaka,我...”

 

“我是不是来的不时候?”

 

正当二人浓情蜜意的时候,罗斯尴尬的扶着门把手站在卧房门外,他本来想敲敲门的,但卧房的门没有关紧,他只推了一下门就开了。

 

然后就看到正裸着上身的N'jadaka把T'challa抱在怀里。

 

“知道还不出去。”N'jadaka凶巴巴的低声吼了一句。

 

“好好好,我就说一句话就走,国王登基的事麻烦你们考虑一下。”罗斯翻了个白眼就关上了门,好像他愿意呆在这里一样。

 

克劳死了,剩下的臣子都愿意归顺于T'challa,余下的军队和义军的数量足够皇室调遣,至少目前,T'challa可以安心坐在王位上了。

 

“T'challa,你该出去治理你的国家了。”N'jadaka微笑的看着他的omega。

 

“你当初打赢了我,现在瓦坎达是你的了。”T'challa知道这一切都是N'jadaka的功劳,他的alpha站在王城之上,一定更能服众。

 

“T'challa,我不想当国王,我根本就不会治理国家,什么工商农田,文法武略,我都不懂,我只会打仗,你不要担心,往后的日子,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N'jadaka认真的看着T'challa。

 

男人的承诺一如他年少时的固执,T'challa知道,N'jadaka决定的事,谁都无法改变。

 

他看着N'jadaka的眼睛,默默的笑了。

 

尾声

 

N'jadaka当初让斯特兰奇偷偷修整了心形草庄园,就是为了能和T'challa找回他们曾经错过的时光。

 

当然,哄骗斯特兰奇的诱饵是医生可以得到研究心形草的皇家特权。

 

可自从N'jadaka回到这里,斯特兰奇却再也不愿意过来了。

 

整个庄园里,总是弥漫着T'challa信息素的香味,只要斯特兰奇不小心,还经常撞见二人无所顾忌的腻在一起。

 

罗斯早就学聪明了,有事就找人带口信过来,绝不登门拜访。

 

毕竟罗斯已经从当初那个小军师变成堂堂一国的国师,辅佐新王的重担放在他的身上,身边怎么也要带上几个手下。

 

T'challa将国王的桂冠放到了他的妹妹Shuri的头上,小公主一开始还兴奋的不行,可现在才知道治理国家的辛苦,好在有罗斯和斯特兰奇的辅佐,T'challa和N'jadaka也会在背后默默支持她。

 

现在,T'challa和N'jadaka更多的,是想陪伴在彼此的身边。

 

花田里的心形草已经重新开放,不久以后,T'challa的肚子里也有了新的生命。

 

不同的是,这一次,他的alpha会陪伴在他的身边,看着他们的第二个孩子降生到这个世界上。

 

全文完

评论
热度(355)
Top

© Erdouzi_蹦跶的大猴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