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HE,EMH

超蝙(?),Ianthony,豹鹰(鹰眼)

杂食

求多带我豹玩

可私信瞎聊

以及,看头像就知道,我对我菊苣真爱(划,头像是怎么看得出来啊

 

伪全员抽签写段子

黑羽霞子:

非常、非常、非常OOC,为我巨大的脑洞鼓鼓掌,竟然编的出来,说明人扯犊子的潜能真的是无穷的。
因为是抽出来的,所以每对没有恋爱倾向都是脑残倾向,有存在的CP暗示见tag,贾尼因为太巧了我要单拎出去写一篇大的所以不在这里XD
不管你们看不看的下去这一下我皮的是真的开心
人太多tag打不下

当他们凑在一起……

【美队/幻视:网友初次面基】
“……”
“呃,这有些尴尬。”
“……我也没有料到,在网上聊了三个月的好友竟然会是你,幻视。这也……太巧了。”
“我也一样,队长。为了增强我与各式各样人类交流的本领,我一直在网络上收集不同类型的好友作为训练,我之前一直是把您当成某家养老院的退休老人练习交流的,我还以为我在做网络志愿者。”
“…………我还以为我终于和现在的年轻人有共同话题了??!”
“但是我和您使用的一直是那种彩虹闪色配字的表情包,还分享了朋友圈的各种谣言,是什么给了您错觉?”
“……”
“队长,往好的地方想,我确实也才出生不久啊,您可以说自己有一个年轻网友的。”
“……求你了,让我一个人静静吧。”

幻视:我又做错了什么?人类好复杂。

【女巫/局长:一次秘密交谈】
“旺达,你的能力可以影响现实吧?”
“你想说什么,先生?”
“我想知道,你的一句话,也可以改变其他复仇者吧?”
“…………你在谋划些什么?”
“我只是想用你的魔法,去说一句话。”
“……什么话?”
“no more 熊孩子了!!!”
“???”
“他们以为自己多大?!九岁?三岁?一群几千岁的九十多的人聚在一起天天比谁的肌肉更大?为举锤子打架弄坏了机器?展示新装甲结果打碎了飞机玻璃?还把我的机密文件当废纸一样翻!航母当积木一样砸!一开会就叽叽喳喳不是拌嘴就是聊天!一反思战损就推卸责任!还训不得,动不动就说‘哦浩克要变绿了你悠着点’!我是管神盾局的!不是幼儿园大班的老师!为什么这群超级英雄不能给我省点心!省!点!心!”
“……恕我直言,您需要的不是魔法,应该是心理辅导。”

X教授了解一下?

【寡姐/星爵:从天而降的飞船刚好在身边着落】
“你是谁?”
“哇哦,把枪放下,我可不是什么危险人物,虽然……呃,我现在是从一艘宇宙飞船上下来,但我只是想回家看看,顺便买个新款的mp3,OK?”
“你是地球人?”
“是的是的,你没有听说过我的名号吗?星爵!没有?好吧……嘿,你长得还挺好看的,今天晚上有空吗?”
“举起手来,不要动,我需要向上面汇报一下你。还有你不会想要泡我的,那是个坏主意。”
“怎么?难道你还能是个身经百战的冷酷女杀手不成?”
“……”
“天,你不会真的是吧?!我这是什么运气!不过没关系,我很擅长搞定女杀手,比如——听歌吗?”
“那款mp3早就过时了,现在我们有更高级的东西用了。”
“什么?!更高级!我这个可是有300首歌!比这个还高级?”
“嗯哼~”
“oh man!!!可以带我去看看吗?”

起码发色很配?

【班纳/红骷髅:喝闷酒时偶遇】
“……”
“……”
“……”
“……”
“哦……这……真是尴尬。”
“……”
“你也是在为那血清的副作用发愁吗?”
“……”
“我不得不说,这项实验是不是对普通肤色有什么意见?”
“求你别说话了!!!(隐隐变绿)”

有句话叫红配绿,赛……

【鹰眼/战争机器:总觉得他们会在一起吐槽妮妮】
“伙计,不是我说,那家伙嘴实在是太毒了,他这样有朋友吗?”
“唉,说的是啊,我当初一定是失足才会和他认识,他天天损我,还连个装甲都不舍得给我用。”
“可不是吗,上次我还看见他偷吃我的小甜饼,说真的,我的视力!他是真的以为那个距离我看不见是他干的,还是单纯在挑衅?”
“我觉得他只是在挑衅。”
“我也觉得。”
“说起来……他真的那么天才,为什么不在我的装甲里多加个降落伞呢?”
“哦吼吼,你这个问题问的好啊。”

妮妮:???

【快银(X战警的那个小天使)/黑豹:强行等候室并排坐】
“嗨。”
“……嗨。”
“你是……黑猫?像猫女那种?”
“不是!是……黑豹。”
“哦,酷!”
“……”
“所以你要怎么攻击?像猫一样挠人吗?”
“都说了我不是猫!但是……总之,差不多。”
“那很棒啊,我也挺想要一套自己的制服的,说真的,我们学院的那套校服配色也太丑了,不知道是不是我老爸参与了设计的原因。不过你这套也太黑了,夏天真的不会热吗?”
“……”
“那你穿的像豹,跑起来也四腿着地吗?那样会快吗?不然我下回也试试好了。”
“……”

黑豹:打你哦。
快银:打不到。

【奇异博士/X教授:一次心理辅导】
“然后他们就又回来了,不但有他的弟弟,还带了一整船的人,我的意思是,不是我不近人情,毕竟人家的家也炸了,但是……约定就是约定,是不是?要是可以随随便便毁约的话,我以后还怎么跟别人谈条件?”
“不要着急,来,先做个深呼吸。我已经大致听明白了,你的重点是他言而无信的态度,而不是他的行为,是这样吗?”
“对,不守诺言简直……不能忍,这是种很不好的行为,如果这世上人人都像这样,我真的……真的没办法了,是的,我的技能就失效了。”
“你现在不是在单纯地在怨恨雷神,而是你将这种害怕自己无法谈条件、无法派上用场的恐惧心理转移到了他的身上,你只是接着抱怨他来逃避对自己无能的自责感。”
“是、是这样吗?那我要怎么办?”
“首先选择去包容和原谅,去理解对方的动机,去接纳他——当然也包括他的弟弟,当你敞开心胸,你会发现自己世界更加广阔了,你也就不会再那么焦虑了。”
“谢谢你,教授,我会去尝试一下的。”
“不用谢,很高兴能帮到你。”

小教授:喂,洛基,帮你搞定了,他应该不会再气到去自由落体你了?嗯,就是一本正经地胡说了一顿,反正他信了。不用谢,很高兴能帮到你,记得守约把艾瑞克给我传送回来谢谢。

【雷神/蚁人:复仇者休息室】
“天哪,你就是传说中的雷神吗?我、我、我是你的粉丝!老天你近看身材真好!上次我来的时候你不在,我就没见到你。”
“哈哈!你是新加入的成员吗?以后我们也是工作上的朋友了!很高兴认识你。”
“其实你们工作单位早就解散了一次你不知道……咳咳,没有。我听说你有个雷神之锤,它在这里吗?我能见见吗?”
“唔,其实,我的锤子已经坏掉了,所以很遗憾,你见不到了。”
“呃没关系,其实我有一个同款钥匙扣,没事的时候我就会放大它来装作自己在挥真正的锤子……虽然真正的我一定拿不动。而且我也有个自己的喵喵锤,虽然是hallokitty的。”
“对了,吾友,听别人说你可以变大变小变漂亮?”
“……你这个说法……是谁说的?”
“托尼啊。”
“我就知道……某种意义上算是吧,有什么问题吗?”
“你能帮我把一个东西变大吗?”
“理论上讲是可以的,什么东西?”
“是这样的,洛基一直想要个自己的十米高雕像,之前那个跟着阿斯加德一起毁掉了,我现在也没有条件再建一个,但我有个小模型,如果你可以……呃吾友,等等你要去哪?吾友??”

蚁人:皮姆蚁,我们走!
预告片里那个喵喵锤真是承包了我所有笑点。

【猎鹰/小蜘蛛:内战后见面】
“呦,这不是内衣宝宝吗?”
“呃先生,我真的很抱歉,当时是斯塔克先生需要我帮忙,我才……”
“没关系,不就是被一个小孩踹飞吗,我都已经习惯了,那个被洗脑的家伙可以撕我翅膀,能变小的家伙能从我眼皮下偷东西,高中生可以吊打我,你们都是约好了一起欺负我是不是?”
“我我不是故意的!!”
“斯塔克这是雇佣童工,这是犯法的。”
“其实……他最后也没有付我钱……但是送了我套超酷的战服!”
“……这听起来更糟糕了。”

不行,写不出来,这两个人现在我满脑子都是相声组怼荷兰弟,阿毛魔音绕梁般的黑段子我真的忘不掉。

【基妹/老万:偶像见面会】
“如果要做一个成功的反派,首先需要blablablabla……”
“哦~原来如此!那如果我想侵略一个星球呢?”
“那你就要(此处省略八千字论文)……”

这一签我抽的也是妙啊,缘,妙不可言。

【死侍/吧唧:可能是冬兵状态时两人一起合作杀人,端着枪等人出来的时候在单向尬聊吧】
“你有个金属臂,我有个哥们也有金属臂。”
“……”
“嗨不要总不说话,多说话有助于你集中注意力,不是吗?来嘛,陪我聊聊天吧!这样干等着太无聊了。”
“……”
“你现在撸的时候是不是只能用右手啊?左手会不会夹到毛?”
“……你再多说一个字,我就一枪崩了你。”
“你看这还是会说话的嘛,是不是戳到你痛处了?别介意,我没有歧视你的意思,右手就右手呗,虽然我一般都是左右开——”
“碰!”
………………
“哦老天!复原大脑有点慢,我们刚才聊到哪了?”
“……”
“你真应该多笑笑,要知道,塞包子笑起来可甜了。”
“谁他妈是包子???”

请打他。

【寇森/浩克:在备用队伍里待机时】
“……”
“浩克!砸!”
“不不不浩克现在先别砸,我们在等队长的命令。”
“队长!浩克也!砸过!”
“好的好的,我们要——等等?!你说什么?”
“嘿嘿嘿!浩克!砸过!”
“这不……你不该这么做的,队长可是……不能……要温柔的……”
“浩克!最强!”
“……………………咳,那个……手感怎样?”

寇森!请把持住!
自称自己名字的浩克简直仿佛日本初中的纯情少女。

评论
热度(839)
Top

© Erdouzi_蹦跶的大猴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