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HE,EMH

超蝙(?),Ianthony,豹鹰(鹰眼)

杂食

求多带我豹玩

可私信瞎聊

以及,看头像就知道,我对我菊苣真爱(划,头像是怎么看得出来啊

 

【多CP】病症集(一发完)

黑羽霞子:

大写的OOC,只是自我满足的设定,与原作和现实人物没有任何关系,没有诋毁的意味,全员有心理精神疾病的普通人设定,疯子们的爱情故事

1.
    从前有一家精神病院,里面生活着许多患者,大多人都在这里终其一生,再也没有踏出过病院的大门一步。
    没有人真正在这里被治愈,也没有人在乎,这里被当作社会垃圾的集中处理地。
    是一个被世界遗忘的地方。

   
2.
    Tony Stark是病院里的名人,几乎没有人不认识他,在患者们眼中他是英雄,在医生看来则是噩梦。
    因为他有着严重的被害妄想症,这使得他们根本无法着手治疗他。
    “你好,护士小姐,虽然你很漂亮,但这并不能说明什么,说不定你递给我的这些蓝色小药丸里就有些什么有毒的成分呢,不是吗?谁又能确定呢?哦你说你是护士,我可不这么认为,你可以是任何人,这里可以是一家病院,也可以是什么政府的秘密人体研究基地。我并不打算接受你给我的任何药物,小姐,我只相信我自己,和我做出来的东西,你知道我是个天才的,而这个世界不是总看我这种人不顺眼吗?总有这样那样的政府计划在暗中控制着、谋害着我们……啊你要走了?谢谢你小姐,嗯?哦当然,你当然可以明天继续试着说服我做你们的小白鼠,但我不觉得我的答案会变,晚安,姑娘。”

   
3.
    但大家都知道白天斗志昂扬自信满满的Tony,每天晚上会一个人窝在病房的角落里抱着膝盖念叨些他们听不懂的话,一般都是一些无意义的助词,夹杂他所有恐惧的事物。
    在黑暗中他总是很焦虑,甚至拒绝到床上去睡觉,只有脚踏实地能给他安全感。
    他不信任除自己外的任何一个人,他不会听从于任何一个人的话。
    唯一的例外是一台旧手机,并没有什么通讯功能,但他总是死死攥着它,和它说话,向他询问自己的每一步举动,听从它的建议。
    “那只是Siri,你不能让Siri安排你的生活。”医生无数次试着说服他。
    “那不是Siri,那是我的朋友,那是Jarvis,我只相信Jarvis。”他总是这样回答。

    
4.
    Steve Rogers是病院的常住户。
    他感受不到情感。
    似乎是他大脑里的某个部位出了问题,他对自己所处的世界没有一点现实感,他无法代入自己的人生,他觉得这种生活不属于他,他是个外来的、陌生的、寂寞的灵魂。
    身边的一切事物都无法对他产生情感联结,无法给他真实感。
    直到另一个人转院入住。

    
5.
    Bucky Barnes于上周起正式成为病院的一员,曾经的医院没办法治愈他,几经辗转他终于落脚在了这里。
    有着严重记忆问题的他仅能保存一天的记忆,第二天太阳升起,一切就又在他脑中重置了。
    他甚至无法记住自己的名字。
    他总是一个人阴沉沉地坐在大堂,也许有人曾试过和他交朋友,但他忘了,久而久之,大家也把他忘了,就连他自己也把自己忘了。
    但是Steve没有忘。
    他清楚地记得在无数次转院的过程中,他们曾在同一家医院擦肩而过,这是他们第二次住进同一家病院了。
    这难道不是命运吗?这是我陌生的人生中,唯一重合了的一点,这是真的,只有这是真的,他就是我与这个冰冷而陌生的世界唯一的交点,是我独一无二的真实,是我的寄托,我的信仰。
    “你好,Bucky。”他总是这样说。
    “谁是Bucky?”他总是这样回答。
    “我叫Steve,很高兴认识你。”于是每一天,他都会主动走过去介绍自己,无论被遗忘多少次,周而复始,从不疲惫。
    对于他们,每一天都是新的重逢。

    
6.
    Loki Laufeyson总是忧郁地守在窗边。
    他的黑发越长越长,衬得肤色愈加苍白,但他拒绝修剪,他认为这一切毫无意义。
    抑郁症让他拥有了一种脆弱而迷离的气质,仿佛只要有人靠近就会碎掉。
    他是病院公认的美人,却永远没有笑容,他憎恶自己,他自卑,他绝望,他只是呆呆凝视着窗外洒进来的阳光,妄图从那里汲取到一丝温度。
    他纤细的手腕上不时有红色的伤痕,有时多,有时少。
    他对那些伤痕闭口不谈。

    
7.
    与Loki相反,Thor Odinson似乎从未有过什么烦恼。
    他的智力发育受到了限制,使得他永远无法像个成年人一样去思考问题,他的世界里只有无穷的乐观、开朗、积极。
    不会笑的Loki让他感觉很伤心,他认为好看的人就应该多笑,像他去世了的母亲一样。
    在没有被护士看管的时候,他会偷采回院子里的玫瑰花送给窗边的人,对方从未有过任何反应,但他没有停手。
    他会笑的,某一天,他这样坚信,我会让他高兴起来的。
    他的金发就像是阳光,孩童般灿烂的笑容温暖而有感染力。
    Loki喜欢阳光。
    在收到玫瑰的日子,他手腕上的红痕总是会少很多。

   
8.
    Peter Parker总是在讲话。
    精神分裂导致的幻听让他脑子里一直有许多个声音在说话,他们诋毁他,侮辱他,贬低他,让他无法集中精力做任何事情。
    他只能一句句反驳回去,借此维持自己仅存的理智,不至于听信了那些声音,陷入永久的自我否定中。
    他不需要别人来承认他,认同他,他知道自己足够好。
    他想要谁来承认他,认同他,让他知道自己足够好。

    
9.
    在Wade Wilson转院来之后,病院里天天都很热闹。
    人格分裂症并没能堵住他的嘴,每日每日都吵得人头疼,当他在Peter边上时,附近几米都没有第二个人靠近。
    他非常喜欢Peter,他的每一个人格都喜欢Peter。
    于是他用了自己最擅长的方式表达心情,他说话来称赞对方,说很多很多的话,即时传达出心里所有的想法,他从不停歇,总是不停地夸着对方,一个人格换走了,下一个就接过力继续夸。
    这些赞美的话太过密集和吵杂,让Peter都没有时间去理会自己脑内的声音了。
    他喜欢和Wade待在一起,因为那是他唯一可以毫不犹豫地认同自己的时候。

    
10.
    Charles Xavier并没有病,这不是什么秘密。
    他只是行动不便,加上无法开口说话,他是被不想承担责任的亲戚送到病院来的。
    但他并不在意,生性温和的他能理解他们的决定,他不会怨恨任何人,也并不讨厌在这里的生活。
    大家都很喜欢他,他有一双天空般蔚蓝的眼睛,可以看到你的心底。
    没有人不喜欢他的微笑。

    
11.
    Erik Lensherr总是被发现和Charles成对出没,他负责推着对方的轮椅送他去任何想去的地方。
    没人喜欢Erik,他曾多次犯罪,因为反社会人格障碍被送至病院,名曰治疗,实则关押。
    他总是对周围的人抱有敌意,常常和别人发生冲突,时不时还会有焦虑发作,他不认为这个社会能够接纳他,他宁愿先动手报复它。
    他并不为此感到惭愧。
    所有人都害怕他有一天会伤害到Charles,但事实是没有,一次都没有。
    像是他缺乏良知的头脑中唯一仅存的底线,他从未对Charles厉色相向,因为他喜欢那双可以包容万物的眼睛。
    他在社会中找不到的容身之处,在这里轻易地找到了。
    他们可以在一起下整个下午的象棋,或是单纯直视着对方一动不动,Erik觉得Charles能看透他的想法,他还始终坚称自己能够听到对方回响在他心中的声音,他说他们能够交谈。
    但大家都知道,就连Erik自己也知道,Charles是无法开口说话的。

    
13.
    Bruce Banner是让医院最头疼的人。
    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脾气,一发怒就会砸烂手边所有的东西,对身边所有的人造成威胁。终于他毁了自己的人生,被曾经最最亲近的人扔进了病院。
    他也是病院禁闭室的常客。
    但只要是名叫Natasha的护士在看管他,一切似乎就好了很多。
    就连他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
    但他知道自己总有一日会伤害到她。

    
14.
    一家医院最靠里的位置上,坐着一位白发老人。
    所有护士都知道,他喜欢一个人在桌子上摆出许多的小人,他赋予他们名字,为他们编造各式各样的故事和生活。
    在他的故事里,那些人物也有着和他一样的问题,他们也住在一家病院里。
    但那只是故事罢了,他们不是真的,他们永远也不会是真的,那只是一些虚构的、并不存在的事物罢了。
    他有妄想症。
    他的名字叫Stan Lee。

评论
热度(2103)
Top

© Erdouzi_蹦跶的大猴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