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HE,EMH

超蝙(?),Ianthony,豹鹰(鹰眼)

杂食

求多带我豹玩

可私信瞎聊

以及,看头像就知道,我对我菊苣真爱(划,头像是怎么看得出来啊

 

【多CP】复联纪念馆的奇妙夜

黑羽霞子:

点梗第五弹 博物馆奇妙夜AU @巫回呇
OOC,逗比向,各种版本角色大乱斗,室友小哥友情主视角


    大家好,我叫Darryl,是一个普通人类,你们也许听说过我的名字,也许没有,这不重要。呃,我之前和Thor——也就是你们所知道的雷神,在一起住过一段时间,最近又换了新室友,天天喜欢在半夜打碟唱歌当DJ,好像是叫Grandmaster还是Gaymaster来着。


    总之因为这个室友,嗯,我现在欠下了一大笔钱,甚至比和Thor同住时还要悲惨,虽然他一直拎着一个棒子告诉我没事的,欠谁的钱跟他说就好,但我总觉得他在违法乱纪的边缘蹦迪,所以委婉地拒绝了他。


    这导致我现在不仅失业还穷得叮当响。


    百忙之下,我接下了在复仇者联盟纪念馆当夜班保安的工作,这样不仅有钱可拿,工作还轻松,还不用回家帮室友敲架子鼓,简直是我梦想中的最佳职业。


    直到一周前我还是这么认为的。


    我的上一任离职时脸上的表情十分微妙,他给我了一份破破烂烂的说明书,和一筐墨镜,跟我说我会用得到的,然后就逃跑一样地走了。


    我很奇怪,大半夜的戴什么墨镜,cos夜魔侠吗?


    我很快把这件事忘到了脑后,直到我发现我不能这么做。


    我可能先要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个纪念馆的构造,超级英雄纪念馆全馆分为两大部分,东面的是复联纪念馆,西面的是变种人纪念馆,我主要负责的是东馆。两个馆之间由一条长长的廊道连接着,每天我的首要任务就是去封住那条走廊。


    不然?哦,你绝对不会想知道会发生什么的。


    每天夜幕降临,我都要从我的小办公室里爬出来,拎上各种工具来确保展品们的安全。


    因为每天晚上,它们都会活过来。


    这不是什么恐怖故事,只是个事实罢了,具体原因我也不太清楚,我也不想搞清楚,只要有钱拿就好,我才不管复仇者联盟为什么会大战X战警呢。


    而且我的工作条件比隔壁的好多了,钢铁侠给的小费十分可观,而隔壁村哥谭纪念馆的夜班兄弟每天晚上从阿卡姆展厅出来都要丢掉半条命,再这么干下去他都能成为第二个蝙蝠侠了。


    咳咳,扯远了,总之,每天晚上,第一个醒过来的是钢铁侠展厅里的装甲们,他们会排成一队向我走来,然后非常友好地询问:“Mr. Darryl,请问需要帮忙吗?”


    据说它叫Jarvis,是钢铁侠战甲里配备的AI,他可以说是全馆对我最好的人了,我感动地和这十几套装甲一一握手,然后说:“要,但是请不要再用掌心炮或是定位导弹了,大家都是蜡像,会碎的。”


    Jarvis顺从地对我点点头,然后抬腿就往Stark工业介绍那部分走。我忘了说,如果想要得到他的协助,就必须第一个去找Tony Stark,不然一切免谈。


    Stark作为全国最有名的人——恕我直言,也是最自恋的人——介绍馆里到处都贴满了他的海报。


    你知道五六十张Stark的海报同时活过来的样子吗?


    Jarvis倒是非常享受这种,用他的话说,“到处都是sir”的感觉,像个痴汉一样在那个馆里停留很久,其实海报根本就造成不了什么威胁的,我陪他在这里浪费时间只是为了在后续阶段保住命而已。


    在这个展厅的最深处有一个玻璃柜,里面放着复联成立后的钢铁侠蜡像,Jarvis走过去,在那台有密码的小屏幕上点点点,就把柜门打开了,每次我都觉得这个技能很神奇。


    Tony Stark从里面打着哈欠伸着懒腰走出来,拍了拍他的装甲:“晚上好,Jar。”


    “晚上好,sir。”作为一个AI,Jarvis的语气简直愉悦地让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Tony似乎看出了我的尴尬,他对我招了招手让我过去。


    我之前都没料到钢铁侠实际上这么矮,在电视上,他看起来起码有一米七五,我再也不相信电视了。


    但是身为一个土豪的蜡像,他也是一样的土豪,每天晚上都会给我一些价值不菲的钞票做小费。


    偷偷告诉你们,真的能花。


    然后Tony就对着Jarvis张开手求抱抱,Jarvis操纵装甲将他包裹住,接下来和我同行的,就是在Jarvis里面的Tony了。


    这话怎么听着怪怪的。


    走过了钢铁侠展厅,下一个就是美国队长展厅,对,就是你们熟悉的那个,在复仇者联盟纪念馆建起来后,之前的美国队长纪念馆就被合并到了这里,墙上的征兵海报对着我敬礼,我也回了一个不标准的军礼。


    “今晚加油,士兵!”海报上的美国队长对着我说。


    “谢谢您。”我对他点点头,边上的Tony哼了一身。再向里走,瘦小版本的美国队长正在跑圈,而突击队版本的美国队长从展柜里消失了。


    连带着他边上的James中士一起。


    理智告诉我不要去找他们,但是我不得不去,我需要那个盾。于是我看向突击队的其他成员,他们正在装聋作哑扮演雕塑——虽然他们本来就是雕塑,我戳了戳其中一个人:“美国队长在哪?”


    那个人抬起手捂住自己的眼睛,用肢体语言告诉我,他什么也没看见。


    我回头看Tony,Jarvis动用了红外线热感扫描,指了指一边的一个储存柜,然后比了个“2”的手势。


    我回给他一个“ojbk”,然后掏出第一副墨镜戴在脸上,走近了那个储存柜,里面传来不详的震动和压低的呻吟声,听起来Barnes中士今天晚上也过的不怎么舒坦呢。


    话说两个蜡像是怎么做的?


    “Mr. Rogers,对不起,还是我,呃,我可以借一下您的盾吗?”


    里面寂静了一会儿,然后人民偶像美国队长骂了一句脏话,门开了一个缝,一个振金盾泄愤一样朝我的脸丢了过来。


    我急忙抬手接住,虽然这个不是真的振金,但是在和馆内的同等强度复活品比起来,这个就是振金。


    我摘掉脸上碎了的墨镜,换上第二幅,然后把盾夹在腋下,绕过浩克展厅——因为那真的太危险了,还有满屋子的伽玛射线,我每天会提前把和Hulk商量好的各种零食啊电视啊所有他想要的东西都送进去,作为交换他答应我不出来乱逛乱砸。我深吸一口气,进入了雷神展厅。


    满天的雷电闪的我眼晕,这里没有神父Odin和Frigga的还原雕塑,却有阿斯加德王座的复制品,于是十天有九天,我会看到Loki拎着他的权杖在那个座位上作威作福享受人生,而他可怜的哥哥、我的前室友,在角落里对着那个作为互动品的雷神锤拔啊拔,拔啊拔,就是拔不起来。


    当然拔不起来,它就是连在底座上的,但看着Thor那么悲伤沉重的表情,我决定把这话咽回肚子里。


    当然还有一天雷神会不去拔他的锤子,而是和他的弟弟一起坐在王座上,当然这个一起,是指他坐上椅子上,他弟被他扭着手臂控制住跨坐在他大腿上,还被捏着下巴强迫着与对方接吻。有的时候衣服被扒下去一半,有的时候则是裤子。


    阿斯加德此等豪放的民风我真的接受不来,人家美国队长起码还找了个储存间关起门来搞,另外请你们搞完事自己把衣服穿回去谢谢,每天白天我都累死累活地把那好几层阿斯加德铠甲往你们身上套,你知道给一个不能动的模特穿衣服有多难吗?


    就算是室友的裸体我也不能接受。


    对了,这个厅的角落里还有一个每夜面壁的Heimdall,和一个天天翻白眼的Jane,Jane跟我说她觉得自己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展厅里,能不能让我拜托馆长把她换个地方,或者干脆当作垃圾扔到地下室去都行。


    我会试试的。


    钢铁侠展厅的Tony不知道什么时候掉队了,又只剩我一个了,我抄起盾顶在头顶上,走进了纽约保卫战展厅。


    满天的外星人,钢铁侠和雷神在天上飞,Hulk在馆里乱蹦,鹰眼的箭和黑寡妇的子弹时不时擦着我过去,美国队长的盾满天飞。我用手里的盾勉强保着自己的小命,抬头看着顶上飞行器上面耀武扬威的Loki。


    啊哦,Hulk动了。


    “别砸!!砸成两半我还是要——”没等我喊完,Hulk就抓住了Loki的小腿,好了,我觉得我不需要再看下去了,我打算先去巡逻后面的展厅,等到天快亮了再回来把Loki的蜡像粘回去。


    这份工资我拿的真不容易啊。


    再前方是重灾区展厅,是冬日战士所在的地方,不知道为啥,明明和麻辣鸡丝在一个展厅的Loki每天晚上都会跑过来跟冬日战士两个人凑在一起,你一把刀我一把刀,我一忘了锁门就满馆乱蹿胡作非为。


    麻辣鸡丝只能一个人留在冰冷的展厅里,和那一大坨以太大眼瞪小眼。


    对了,我可以问问Jane想不想搬去那个展厅,起码不会被辣眼睛还有人可以聊天。


    今天的冬日战士又和神域邪神聚在了一起,美国队长和雷神也准时赶到,在看完我都快会背了的“Come home!”“No!”“Bucky?”“Who the hell is Bucky?”剧情后,两组情侣开始了打情骂俏。


    角落里的猎鹰对我喊了两声,我像往常一样把一把墨镜扔给他,他对我比了个“谢了”的手势,又转回去擦他的翅膀了。


    我蹲在地上撑着脸看戏,但当冬日战士和邪神双双祭出匕首的时候,我一个箭步冲到了他们之间,用盾牌挡住了这次二重捅肾攻击,求爷爷告奶奶地哭喊:“别!求你们别捅!展品捅坏了我是要扣工资的!求求你们了!”


    冬日战士茫然地歪了歪头,邪神嫌弃地看了我一眼,把刀收了回去,改成了小猫抓挠。我对两位恩公三鞠躬,然后又往下一个展厅赶了过去。


    我在走廊里跑的时候,幻视突然穿出来——把我吓了个半死——对我说索科维亚展厅他已经替我处理完毕了,我连忙谢过了他,他比他那个只知道钢铁侠钢铁侠的AI大哥强多了。


    我从来没料到有一天我会这么说,但幻视现在是我最喜欢的超级英雄了。


    没有之一。


    萨卡厅被我凝神静气避开了,我不怕雷神,或者是十有八九可能正被雷神压在身下的邪神,也不怕浩克,我只是不想在工作的时候再看到自己那糟心的室友了。


    当“TODAY IS MY BIRTHDAY”的音乐一响,我就拐了个弯逃跑了,绕到了纪念品区。


    等会,我怎么到纪念品区了?!


    成百上千的钢铁侠在我头顶上各种盘旋,几十个雷神和邪神在打架,几百个队长和吧唧在重逢,成打的蜘蛛侠吵得我脑壳疼,满地的乐高动着小短腿一边跑一边“biubiubiu”地发射着积木块,漫画书里的角色串页搞基,我手里的一筐墨镜都不够我用的。


    也许下次巡逻我该带的是安全套。


    某个展柜里的奇异博士人偶正用套圈在各个展柜之间穿梭,企图把自己送到黑豹展区那边去,快银在柜子里像只发疯的仓鼠一样转圈跑着。我小心翼翼地努力不要踩到谁,一回头发现一面墙的盾坨全没了,隔壁柜子里一共就五个限量版稀有冬坨,被大中小几个尺寸的一百多个盾坨层层叠叠地吞没了。


    美国队长,呸。我在心里悄悄地说。


    终于走到了东西馆连接走廊,铁门锁的好好的,那边坐着X教授,正一脸温和地看着我,我按照说好的那样,把今天份的假发上贡了上去。


    “谢谢你,Darryl,工作加油。”他对我温柔地笑笑,转身回到展厅里了。


    无论那边发出什么声音什么事都不用我管,我和X教授达成的协议就是,我每天送给他一顶假发,他就帮我负责变种人纪念馆的午夜纪律,甭管晚上玩的多high,到了白天绝对给我一个不少的打扫干净全部物归原位。


    我要做的只是在天黑前去把万磁王蜡像脑袋上的那个头盔摘下来拿走。


    虽然每天白天馆长巡视时会质问我教授头顶上那顶假发是怎么回事,但比起让我去用命单挑那群变种人,总归是要好了太多。


    哦,天快亮了,我要下班了,那我们明天晚上再见吧。
End.

评论
热度(1533)
Top

© Erdouzi_蹦跶的大猴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