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HE,EMH

超蝙(?),Ianthony,豹鹰(鹰眼)

杂食

求多带我豹玩

可私信瞎聊

以及,看头像就知道,我对我菊苣真爱(划,头像是怎么看得出来啊

 

【黑豹/双豹组】以恨之名 06

风信子:

06


  
   一片黑暗中,T'Challa看见自己穿着黑豹的战衣。他一直在跑,拼了命的在跑,仿佛在追赶着什么。他跑得太用力了,来不及灌入空气的胸腔剧烈的起伏着,灼烧的疼痛像是从心脏中长出来的一般,死死地扎在那里,有什么马上就要撑破他的皮肉长出来。脚下一绊,他狠狠地摔倒在地上。有什么崩断他的肋骨掉了出来,他伸手摸去,摸到了一颗跳动的心脏。漆黑的地面突然变成了镜子,他看见自己的胸上裂了好大一个口,血液从中间源源不断的涌出来。而当他想要看得更清楚一些时,镜子中的那张脸突然就变了,变成了另外一个男人的脸。而那个男人,竟然是他的父亲。
   T'Challa猛地从床上直起身,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他就像是一个刚被捞上来的溺水的人,冷汗浸满了他的全身,每个肺叶都火辣辣的疼着。
   噩梦,又是噩梦。哪怕他尽力去忘掉,逃过每一年的祭拜,这个噩梦也会准时的找上他,提醒着他今天到底是个什么日子。二十年前,他的父亲瓦坎达的上一任黑豹就是死在今天。
   T'Challa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天,原本熟悉的飞船缓缓降落在他的面前,舱门打开,父亲的身影却没有出现。Zuri叔叔一脸悲伤的从上面走下来,按住了他的肩膀。
   “我的殿下,你已经是个大孩子了,不管遇到了什么你都要坚强……”
   一时间所有的声音都猛地消失,T'Challa终于看见了他的父亲。一天前还满脸慈爱的告诉他要去接一个对他有特殊意义的人回来,如今却只是一具冰冷冷的尸体。
   从那之后,年轻国王的心就再也没有宁静下来。母亲终日不止的哭泣,年幼的妹妹询问父亲的委屈嗓音,大臣们对他继承王位的不满和质疑。所有这些令人发疯的声音萦绕在他耳边,充斥着他整个世界,险些要把他吞噬。
   此时已经接近黎明,外面的天色泛着苍色的灰白。T'Challa是肯定睡不着了,他从卧室走出去准备去厨房找些水喝,却不想那里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
   只见Erik正站在流理台前做着什么,T'Challa靠近时他刚把最后一个洗好的厨具归位。想必也是大晚上来找吃的的,T'Challa懒得细想,掠过他直接去开冰箱门。
   “你这是女朋友回去了终于孤枕难眠欲求不满了?”
   调侃的话语从身后传来,一如往常带着一种莫名的挑衅。原本心情就不好的T'Challa彻底被激起了怒火。他转身狠狠地瞪着Erik,忽然瞥见雇佣兵嘴角之前被自己咬出的伤口,心中冷冷一笑。
   “我倒是挺想问问你,左拥右抱美女拥簇,甚至还有风情万种的贵妇愿共度一夜,你还能如此坐怀不乱,该不会是某些地方不行吧?”
   若放平时,这屁事激不出来的童子军哪会说出这种话。Erik有些惊讶的瞪大了眼,然后露出一副饶有兴趣的表情,挑了一下眉靠在流理台上和T'Challa面对面着。
   “我行不行,你怎么不亲自试试?”
   似乎就是等着他这句话,T'Challa猛地上前把男人摁在了他身后的台子上。Erik的后腰狠狠磕上金属台,只觉得下身一麻,双腿间就被T'Challa挤了进来。T'Challa此时完全被莫名激起的征服欲所控制着,早就忘了维护自己文弱商人的身份,一手捏着Erik的手腕一手扣着他的下颚,恨不得要把这个三番五次挑衅他的男人拆之入腹。    
   Erik第一次亲身体验了一番黑豹的力量,心中一惊。但他很快就压制住了仿佛被食肉动物咬着后颈的慌乱,用着自由的那只手赤裸裸的卡进了T'Challa的裤腰带里。嘴上还不忘笑着调侃道:“哇哦,看来你在床上是个粗暴的情人。”
   那绝对不是一只老实的手,在腹股沟处滑过带来的粗糙触感引来一阵直达头皮的电流。T'Challa瞬间竟然清醒了几分,他险些就忘了自己的目的。
   “你要知道,我是个商人。如果我给你这个奖励——”他把手放在了腰间的那只手上,甚至还亲自往里面送了几分,“你又准备拿什么来换?”
   这一下Erik倒是被提起了兴致,他暗示性的舔了一下嘴唇,道:“你想要什么?”
   我要Klaue的命!
   T'Challa几乎就要嘶吼出声,但他还是忍住了。他缓慢的靠近身下的男人,蛊惑而磨人的在Erik耳边道:“离开Klaue,成为我的人,如何?”
   “呵,哈哈哈哈哈——”
   雇佣兵突然笑了起来,在T'Challa被他的反应弄得一头雾水时猛地发力,调换了两人的位置。分外熟练地把T'Challa的腿抬了起来,摸上了两人撞在一起的下体。
   “我可是很贵的,你真的觉得你出得起?”
   雇佣兵说这句话时脸上尽是狂妄又嘲讽的表情,T'Challa本应被这样的表情激怒,可是他却清楚地看到了男人眼中的怜悯。这抹怜悯太过冷冽,宛如一盆冷水当头浇下。T'Challa仿佛看见另一个自己在满脸厌恶的质问着:“为了复仇,你真的连这种事都愿意做?”
   “放开我。”T'Challa用一只手抵上了男人的胸膛。
   “别啊,你这样多没意思。”谁想雇佣兵反而还玩上了瘾,脸上的嘲弄越发肆意。
   “我再说一遍,放、开、我。”T'Challa抬起眼,其中的凶狠足以让任何人胆寒。
   Erik却被这眼神激起了怒火,声音尖利的嘲讽道:“哈,现在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了?也不知道刚才是谁专门来求欢的。”
   T'Challa额头上的青筋猛地绷紧,他的拳头马上就要冲着那张脸打过去了,如果不是旁边传来的“叮——”的一声打断了他。


——————————
怎么说呢,虽然没啥人看,但还是在这里提个醒。我笔下的人物是不可能有精虫上脑种马附身这种属性的,所以豹弟包括之前的性暗示都是有目的的。

评论
热度(59)
  1. Erdouzi_蹦跶的大猴子风信子 转载了此文字
Top

© Erdouzi_蹦跶的大猴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