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HE,EMH

超蝙(?),Ianthony,豹鹰(鹰眼)

杂食

求多带我豹玩

可私信瞎聊

以及,看头像就知道,我对我菊苣真爱(划,头像是怎么看得出来啊

 

【双豹/金黑/killchalla】爱情魔咒

Madness:

【双豹/金黑/killchalla】爱情魔咒


 


¥30天cp短篇挑战,2/30后半部分,有点沙雕


关键词:巫术,误会重重,沙雕






Erik如他所说的“今晚见”一样站定在T’Challa家门口,那扇门上挂了一块小小的,长得像什么神秘符咒一样的玩意儿,一瞬间,美国恐怖故事、邪恶力量和什么康斯坦丁全都出现在了美国青年Erik的脑子里。


 


T’Challa继续为难着,通过门口的那个秘密符咒他能看到他年轻英俊的炮友Erik站在那儿已经十分钟,Erik不进来他也不能开门。


 


是的,正如篮球队所有人的猜测那样,T’Challa是个巫师,但也许和他们想得有那么一点点不一样,至少他们都想不到T’Challa会读心,这个技能并不总是可行,但在做一些亲密举动的时候T’Challa还是能听到Erik的心声,亲密举动,就比如亲吻或者做爱,那时候Erik的心声总是不怎么体面的,满脑子都是下一回要用什么姿势,或者是用一些下流色情的词句形容那时候的T’Challa。


 


而且T’Challa知道Erik爱上他了,这是让他最为难的。他不谈恋爱的原因是害怕别人会发现他的小秘密,T’Challa不想被送去什么科学研究所,也不想像中世纪的先祖那样被烧死。


 


老天啊,他要说什么。Erik Stevens先生,您能不能不要爱上我?


 


T’Challa决定用一些小巫术,让Erik不要继续喜欢他了。


 


在T’Challa继续犹豫纠结着要不要假装扔垃圾开门的时候,Erik终于摁响了门铃。谢天谢地,T’Challa还在想要怎么解释自己会在非可燃垃圾回收日扔那些东西呢。


 


“晚上好。”


 


Erik走进房间时闻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香味,闻着像黑胡椒但那比那更自然也更浓郁一些,他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该死的小巫师,Erik最终还是再一次呼吸起来,屏息屁用都没有,他现在就是一只落入狼窝的可怜小兔子。


 


“晚上好,你来得稍微有点早,我还没吃晚饭,”T’Challa现在只能通过Erik的眼睛看出他有一些紧张,他侧过身,朝着厨房和餐桌的位置指了指,“我做了鸡胸肉和色拉。”


 


“我都不知道你还吃减肥餐?”Erik压下那些紧张和犹疑,挑了挑眉向着香味飘来的地方打量,“我没吃晚饭。”


 


Erik直白地说出这句话,眼睛坦率自然地看向T’Challa,在男主人表现出犹豫时他反而放宽了心,看来这个“晚餐”并没有要刻意加害他的的意思,也许小巫师会因为屁股被他干得太舒服,就不对他产生任何坏念头呢。


 


如果巫师先生现在知道Erik在想什么估计会笑出声,鸡胸肉色拉里确实加了一些料,来自T’Challa巫师部落的植物香料,可以增加香味还能洗涤灵魂,灵魂力量对于巫师来说很重要,灵魂足够纯洁强大才能发挥出力量,T’Challa的父母曾告诉他,在他的灵魂力还缺最后一部分,爱情。


 


T’Challa抿着嘴唇思考了一会儿,最后在Erik做作的期待目光下点了点头,转身走进了厨房。他当然知道Erik对他也有所怀疑,既然如此T’Challa决定将计就计,多加一些心形草粉无伤大雅,只不过会让Erik更容易被催眠。


 


Erik又一次犹豫起来,1.0的视力让他敏锐地发现了沙拉酱的不同寻常,那一小点紫色粉末怎么看怎么诡异,他悄悄地拨开沙拉酱,专挑着蔬菜水果和鸡胸肉吃。噢,他的床伴手艺真的不错,鸡胸肉不干也不柴,入口非常软。


 


“这些……你看着我干什么?”Erik刚想抬头夸两句就看着对面的“疑似巫师”正睁着那双漂亮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他的笑容瞬间僵硬,艰难地吞咽一次后将赞美咽进肚子。


 


“没什么,我想知道你认为这些肉怎么样。”T’Challa看了一眼被拨开色拉酱,Erik没吃一口沾上酱料的菜和水果,他有些失望,真是失策,看来Erik是一个合格的运动员,完全不沾高热量的沙拉酱。早知道就直接掺在黑胡椒里了。T’Challla在心底打着小算盘。


 


这句话让Erik更加僵硬了,他微微张开嘴,刚才吞下去的肉好像卡在了他的嗓子里,不上不下地让他想吐,他的口腔里弥漫着一股诡异的血腥味,Erik怀疑他刚才吃的是人肉了。


 


噢天哪天哪天哪天哪天哪天哪怎么办,Erik表面故作镇静地继续拨弄着那些蔬菜,心里掀起惊涛骇浪,满脑子都是他吃人了。也是,正常的鸡胸怎么可能怎么软就像T’Challa的胸一样……


 


“很好吃,我是说,”Erik僵直着身体,拿着叉子的手微微颤抖,“这是在哪里买的,我的健身餐总是又干又柴。”


 


应该不会的……Erik抽了抽嘴角,T’Challa是一个体面人。


 


“呃……”


 


操操操操操操操操操他犹豫了他犹豫了他犹豫了。Erik屏住了呼吸。


 


“我是在…...市场买的?”T’Challa有些迟疑地说。他吃的鸡都是部落里其他巫师开的农场里直接送过来的,吃心形草长大,健康无毒无危害,有益于巫师身心。


 


Erik觉得自己的声音发飘,“你在哪里买的都不知道吗?”


 


“你突然问我,我没有反应过来。”T’Challa耸了耸肩,继续同他的那份鸡胸肉色拉奋斗。


 


 


“所以……”T’Challa靠在房间门口抱着手臂,看着本应该是来和自己上床的Erik紧紧地抱着自己的一个枕头,缩在床角又假装出一副坦然的样子,巫师完全没有弄懂到底是什么吓到了Erik,“我先去洗个澡?”


 


“去吧。”Erik惊魂未定地点了点头,在把话说出口时他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几乎是打着颤的,怂逼Erik,他在心里骂自己,不过就是个巫师,说不定他什么巫术都不会只会用些奇奇怪怪的魔药,还得每次拿一个碗捣来捣去。他的眼前迅速地浮现出一个穿着黑袍子捣药的巫师形象,拿着颜色深沉的粉末或者诡异液体加到冒着紫色泡泡的锅里。


 


T’Challa穿黑袍子一定很好看。


 


“去吧。”Erik坐正身体,把怀里那个金钱豹脑袋的大抱枕搂得更紧,咳嗽几声清了清嗓子,又一次说出这句话。他试图表现得不那么像一个怂货。


 


T’Challa点了点头,转身走向浴室。


 


T’Challa再次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一小时之后了,他收获了Erik一个迅速的白眼。


 


“我以前的女朋友都没你那么爱打扮,通常她们为了赶紧吃我的老二会早早打扮完……”Erik打量着那套敞开的白色浴袍,腹肌的线条若隐若现地埋进那条黑色的CK内裤,黑白条纹的边勒T’Challa的髋骨线条,Erik开始想象那个和他完美契合的漂亮屁股,“你为什么不好好穿衣服。”


 


看看这个淫荡的巫师,那些魔药的小手段用不了就改用色诱了。Erik愤愤地想道。


 


T’Challa惊讶地眨了眨眼,语气像是在包容一个任性的孩子,“你上次问我为什么穿那么多,你的原话是反正都要脱。”


 


说到这句T’Challa还红了红脸。Erik一边对巫师故作纯洁的模样嗤之以鼻,一边又为那片和谐交融的巧克力色和玫瑰色蠢蠢欲动。


 


现在他闻到了那股好闻的清新香味,Erik将目光投向眼前这个正嗷嗷待哺的小巫师,他一本正经地坐在床边,压到了被子的一角,浴袍上沾上了一点水渍,漂亮的淡紫色洇湿了白色的布料。


 


Erik准备亲上去了。管他呢,反正多干几回T’Challa死了也不算亏。


 


等等。


 


紫色的。


 


紫色的水渍。


 


Erik像一只受惊的兔子一样跳起来冲到浴室里,那里弥漫着一股美妙的香味,现在却让Erik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狂跳,洁白的浴缸里还剩下一些紫色的水,看起来妖艳又诡异。


 


T’Challa为了给他下毒,竟然用自己的身体……


 


Erik慢慢地走出浴室,走到门口时撞上了有一些软乎乎的,温热的胸膛。


 


完了,完了。圣母玛利亚耶稣基督不管谁,我错了,我不应该见色起意,这是不对的,离开T’Challa之后我一定重新做人好好找一个良家妇女过日子,三岁的时候我不应该尿在说我坏话的邻居晒着的衣服上,七岁我不应该调戏坐在我前桌的小女孩,十二岁我打篮球打碎了学校的玻璃但是成绩好所以成功栽赃给了我的同学……总之,拜托不管谁,让我逃出这里吧!


 


Erik在心里默默地祈祷着,在发现T’Challa一步步把自己逼进浴室里时不停地冒出冷汗,最后在贴上瓷砖墙上时主动地把自己的左手往前一伸。


 


“我要用右手打篮球,所以只给你左手,你就尝尝鲜就行了!”Erik闭着眼睛歪过头不去看那个食人族巫师。


 


T’Challa抓住了他的手。


 


“我还是要说,T’Challa你可以找到真爱的,我知道我很优秀,全校最帅成绩又好又是篮球队长,想追我的女孩可以绕学校三圈,还有一些男孩,所以你爱上我或者你想让我爱上你我完全理解,但是爱情这件事它是不能强求的,勉强是没有好结果的!”Erik连珠炮似的说着,他强压下心底冒出来的对T’Challa的一点点喜欢。


 


T’Challa轻轻地笑了一声。


 


“你在说什么?”T’Challa问道。


 


“就算你现在要杀了我了,我还是要告诉你,用巫术得到的爱情是不真实的!”Erik鼓足勇气转过头抓住T’Challa的肩膀摇了两下,“你用巫术让我喜欢你爱得死心塌地是虚假的!”


 


“你……”T’Challa看着拼命喘气,露出一副释然样子的Erik好像明白了什么,“你知道我是巫师?”


 


“大家都知道。”


 


“可我从来没有给你下过什么巫术,让你爱上我什么的,你把巫术想得太厉害了。”T’Challa笑起来,他看着Erik露出一副震惊的表情,过了几秒变成了怀疑。


 


“我试过催眠你让你赶紧解除我们的关系,因为我读心的时候发现你可能…对我有一点好感,”T’Challa慢慢地说着,“我真的是个巫师,所以我不能让别人知道我的身份。”


 


Erik瞪大了眼睛,眉毛灵活地跳起来直冲发际线,张圆了嘴又一次僵硬了身体。


 


“你还会读心?”


“接触的时候可以。”


 


Erik开始回想自己在做爱的时候都在想些什么。


 


“那个鸡胸肉……”


“我的巫师朋友开的农场,吃我们部落特有的草料长大,我告诉你了,你突然问我我没反应过来。”


“操,那那个紫色的酱料,还有你的洗澡水。”


“也是那个草药,那就是一种保持力量的植物。”


“那个手链。”


“我出生的时候就有,祈福用的。”


“操操操操操操,那来了你家一次就爱上你的那个人呢?你肯定下了什么诅咒!”


“他本来就对我有些好感,来我家的时候我刚洗完澡。”T’Challa觉得自己有点委屈了。


 


“所以你是个巫师,但你没有什么坏心眼?”Erik问道。


 


“就是这样,Erik。”


 


“也没有贴神秘邪恶的符咒或者诅咒用的熏香?”Erik又一次问道。


 


“是的,你对我们有很深的误解,Erik。”T’Challa和Erik一起走出浴室来到床边,巫师先生摆出一副正准备长篇大论让普通人Erik好好了解一下巫师知识的样子。


 


Erik眯起眼睛,准确地捉住T’Challa正准备开口的嘴亲了上去。软乎乎的果冻,甜得像巧克力。


 


“我在想什么?”Erik用舌尖勾画着T’Challa嘴唇的轮廓,眼神攫取住T’Challa的视线。


 


“你喜欢我。”T’Challa抬起一些头和Erik接吻,伸出舌头勾着Erik的。


 


“那还等什么呢,甜心。”Erik把T’Challa压到床上。


 


 


 


“床底下是什么?”Erik躺在波斯绒地毯上,奇怪地问着正骑在他身上的T’Challa,他刚才摸到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


 


“别看Erik!”


 


“我操!”


 


Erik盯着床底下的那个头骨,和那对空洞的黑色看了个正着,他骂出声,颤抖着射在了T’Challa体内。


 


T’Challa软下腰靠在Erik身上笑个不停,在窗帘透进的月光下,巫师灵魂的一部分被填满了。




end.

评论
热度(214)
Top

© Erdouzi_蹦跶的大猴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