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HE,EMH

超蝙(?),Ianthony,豹鹰(鹰眼)

杂食

求多带我豹玩

可私信瞎聊

以及,看头像就知道,我对我菊苣真爱(划,头像是怎么看得出来啊

 

韩信相关各CP的真大手作品简介(修改版)

有如次案俏阿权:

早在元明戏曲中写韩信的本子已经很多,元代杂剧里写韩信最多,故有“韩信戏”这样一个品种,加上其他小说传奇话本演绎,历代诗歌辞赋相传,简直形形色色,于是文人大手眼中韩信相关的各色CP也有不同的精彩:


韩信和萧何:
大手代表作《萧何月下追韩信》(元金仁杰、明沈采、民国周信芳、苏州评弹等)、《未央宫斩韩信》(由元代李寿卿本发展而来,如今的麟派唐派都很出名)

追韩信的金本曲词非常优美,推荐看全本。在各种追韩信的本子里,萧何左一个小韩信右一个韩将军,足够让CP粉听得心花怒发啦。苏州评弹《追韩信》现在依旧是著名的开篇,甚美,推荐,本来两个男人对唱,含情脉脉娓娓道来,最后突然转折“今日是萧何月下追韩信,到将来未央宫中一命倾”。
《斩韩信》这个本的演化则比较复杂,虽然都是萧何韩信的本子,但有的是歌颂韩信萧何友谊的,有的是坚决谴责萧何的,譬如现在的麟派和唐派,加上个新编戏《成败萧何》,这些本子观感就完全不同,唐派激昂而麟派悲怆,皆推荐看全本,另追韩信的副产品是楚汉相关里最多的,比如那个十亿重宝追韩信梅瓶2333
蔡东藩先生《前汉演义》中,对萧何骗韩信一节略去不谈,书中对萧何韩信都是大加颂扬。
比较可惜的是,竟没什么作品描述“萧何次律令,韩信申军法”这种让人神往的事情……




韩信和蒯通
大手代表作:《随何赚风魔蒯通》(元 无名氏)

蒯通一是个聪明人,二保全了自己,故而文人也是相当喜欢代入他的。最著名的本子就是元代韩信戏里的双璧之一《随何赚风魔蒯通》(另一为金仁杰追韩信本),这个本里蒯通对韩信好的简直是要了亲命啦,摘一点看看“便做有春秋祭飨,也济不得他九泉下魂魄凄凉。倒不如早将我油烹火葬,好和他死生厮傍。我可也不慌,不忙,还含笑的就亡,呀,这便算做你加官赐赏。”(这个唱段中的“你”是指萧何),于是本作大手豪爽地黑了萧何,借助蒯通苏得酸爽。
另有明甄伟作《西汉演义》,蒯通到刘邦面前表明心迹说自己“信今既死,臣亦不独生”,刘邦赦免了他,他请求刘邦允许自己为韩信办后事,并且“与信守坟墓,以终余年”,刘邦遂以楚王礼葬韩信于淮阴。




韩信和张良
大手代表:李白(猛虎行等) 苏轼 (留侯论、淮阴侯庙记)

韩信和张良,其实相对韩信萧何刘邦,实在是不咋熟,但韩信和张良这个CP确实为文人乐道。也许是因为这两人本身的故事都够传奇,而且又以一种惨烈的对比呈现在史册上,又也许是艺文志里“汉兴,张良、韩信序次兵法”这一句,让文人们对天才之间的惺惺相惜有了更好的联想,于是戏曲中就塑造出了“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这样的经典合作,又编了“张良角书名剑赠韩信”这种段子。可惜的是,没有专门描写这两人的本子流传,于是这两人通常就是《追韩信》《斩韩信》《赚蒯通》等大手本子中的副CP。以张良为主角的《圯桥进履》中,韩信与张良也是颇有深情厚谊的。
但我们不怕,这个CP有的是大手2333,李白就是坚决的支持者,他有好些诗是合咏韩张的,比如《猛虎行》“ 颇似楚汉时,翻覆无定止。 朝过博浪沙,暮入淮阴市。 张良未遇韩信贫,刘项存亡在两臣。 暂到下邳受兵略,来投漂母作主人。”,再如《鲁郡尧祠送张十四游河北》“有如张公子,肮脏在风尘。 岂无横腰剑,屈彼淮阴人。”,然后请将苏轼的留侯论与淮阴侯庙记比照着读,也颇具风味。




韩信和刘邦
大手代表:诸多古诗,《前汉书平话》(元无名氏)

作为君臣关系最典型的反面例证,这两人自然也是有大手的,在不那么激进的文人描述里,韩信和刘邦,是英主名将、知遇相报的代表(如苏轼《淮阴侯庙记》“将军乃辱身污节,避世用晦,志在鹊起豹变……遇知己之英主,陈不世之奇策”),但在稍微比较有情绪的文人笔下,那可就精彩了。迄今所存描写韩信的三百多首诗歌里,感慨韩信和刘邦关系的就有近半数,有壮怀激烈的,有缠绵悱恻的,有悲怆愤怒的……
比较著名且精彩的摘几句:
“咳唾河山归赤帝,解推衣食误王孙”(明 张如兰《淮阴侯祠》)
“足方蹑后犹封土,心已猜时尚解衣”(明 骆用卿《韩侯庙》)
“如何不借平齐策,空看长星落贼围”(唐 韦庄《题淮阴侯庙》)
“遂令后代登坛者,每一寻思怕立功”(唐 刘禹锡《韩信庙》)


相应的,诗词里也有拼了老命想拆这对的,比如有粉丝傲娇道:“有酒但酬韩侯台,不撒长陵一坯土。”,比如还有粉丝道:“沛公帝业今何在,不及淮阴有将坛。”(什么?你说拜将坛是刘邦的聘礼?风太大我没听清……)


戏曲嘛有,譬如著名大手郑廷玉的《汉高祖哭韩信》,但这种东西老百姓也不咋相信,就没流传下来,刘邦多是作为男配出现在各种韩信萧何等人的戏曲里。
小说嘛,也有,但不如萧何韩信的本子流传的广,比较奇葩且脑洞清奇的就是无名氏的《前汉书平话》,这书里描写了韩信和刘邦死后一起来找吕后算账的神奇故事。




三杰
大手代表作:明沈采《千金记》


汉初三杰作为打天下的最理想配置,自也有大批CP粉,首先就是各色帝王(包括得意显摆的刘邦自己),然后就是文人群众了,很多人设想过如若能让三杰全都善终该怎样怎样,《千金记》的处理是这样的:韩信归楚之后就不写了。
千金记之所以单提出来说,这个明代传奇戏是韩信戏里最著名最宏大的作品,后来的几个著名本子《追韩信》、《霸王别姬》、《十面埋伏》都是脱胎于此本。
在这个本子中,作者描写了文人群众眼里最为理想的汉初三杰之间的关系,三人相敬如宾(…不要管这词),在这本里三杰结拜的时候描写得非常动人,有画眉序一支:文武两相依。歃血为盟有天知。为春王正脉未绝如丝。愿三杰心志和同。一统山河完聚。〔合〕大家戮力勤王事。功成在汗简标题。




韩信与吕后
大手作品:粤剧《斩韩信》

不要问我为什么会有这个CP,也不要问我这脑洞是怎么开的,其中一版斩韩信也是粤剧里一个流传甚久的曲目,描写的是吕后为了老公的天下毒杀旧情人韩信的故事,旧情人韩信亦为了吕后甘心就死……(这剧情是不是很TVB啊?)
多余话不说,摘一点曲词:
旦(快二流)忍见今时情侣,化作可怜虫,赐你一盏醇醪,谢过当年情重。 
生(接唱)多感娘娘恩重,虽死也露笑容,碧血染坟前,犹胜法场来示众。 
旦(接唱)银牙咬碎,休念昔日情浓,无可奈何,把桃木剑挥动。 
生(白)娘娘,娘娘,娘娘。(恋坛二流)泪一腔,凄楚望碧翁 ,讲痴心讲尽忠,而家恨满胸说声珍重,话完尽西东,拚将碧血染旋宫,已消烟灭无穷,了吾悲痛。(白)唏。(七字清中板)灵犀一点化彩虹,富贵功名化作南柯一梦。 
旦(哭相思)啦呀呀,楚王。(滚花)惨况无穷唯掩面,可怜情劫未央宫。




韩信和项羽


还有人提出应该说说项羽和韩信,但在古代文人眼里,当项韩合咏时候,一般是来嘲项羽的或是赞扬韩信的(给项哥点蜡),陆机的名作《汉高祖功臣颂·韩信》中明确点出“灼灼淮阴,灵武冠世…念功惟德,辞通绝楚”(拒绝项羽那是大功德啊→_→),要么便是刘邦项羽韩信三人一起说。


譬如“高帝眼中只两雄,淮阴国士与重瞳。项王已死将军在,能否无嫌到考终?”再如南朝吴迈远的《长别离》:“淮阴有逸将,折羽谢翻飞。楚有扛鼎士,出门不得归。正为隆准公,仗剑入紫微。”也是刘项韩三人合咏。


再如文天祥有一首著名的《望邳州》:“邳州山,徐州水,项籍不还韩信死。龙争虎斗不肯止,烟草漫漫青万里。古来刘季号英雄,樊崇至今已千岁。”尤其“项籍不还韩信死”一句,别有一种世事变迁的沧桑意。


但要说这两没有CP粉,那也是不可能的,而且脑洞颇奇,如今的台湾国光剧团就是坚决的支持者,在历史新编戏《韩信与萧何》中,韩信在项羽死后不求其他封赏只要项羽的佩剑;在根据冯梦龙著名神脑洞作品改编的《阎罗梦》中,男主认为项羽生前有亏欠韩信,所以请项羽转世的关羽在华容道要放过韩信转世的曹操一马,项羽欣然允诺“那曹操本是韩信托化,你生前也曾亏待于他。华容道遇曹公放他一马,聊表你当初屈才事做差”




至于其他的,就先不说啦,譬如古代名将间第一拉郎韩白,容后再叙。
开个玩笑,古人掐CP,真是有技术啊……




PS:本文玩笑之作,不要认真啦

评论
热度(227)
  1. Erdouzi_蹦跶的大猴子有如次案俏阿权 转载了此文字
Top

© Erdouzi_蹦跶的大猴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