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HE,EMH

超蝙(?),Ianthony,豹鹰(鹰眼)

杂食

求多带我豹玩

可私信瞎聊

以及,看头像就知道,我对我菊苣真爱(划,头像是怎么看得出来啊

 

【快新】非典型Omega恋爱史 01-04

吃糖🌸:

*我流ABO。设定十分乱来,平权社会抑制剂普及,信息素大部分时候只作为情趣使用,日常闻不到。


*车祸级OOC。


*非常狗血且沙雕。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结局HE(。


*因为太长了只好单独发出来……别问了后面的还没想好怎么写(x


*感谢鹤总和十二太太倾情提供脑洞援助!ヾ(◍°∇°◍)ノ゙












01、




黑羽快斗抽了抽嘴角,无意识攥紧了书包的肩带。




此刻他正被一群看上去就不怀好意的Alpha堵在墙角,高浓度的信息素直往他脸上喷,黑羽快斗用尽自制力才强忍着没被恶心得吐出来。




“听说Omega尝起来的滋味妙不可言,”为首的那个猥琐男摸摸下巴,眼神在他身上流连了几圈,“果然身材很辣,今天就在这里办了你吧——”




黑羽快斗在心里冷笑一声,小臂肌肉收紧开始蓄力。




“工藤新一。”




……




……嗯?




……嗯嗯嗯???




他怀疑自己耳朵出了毛病,然而并没有,后面几个小弟模样的Alpha还小声讨论起该如何羞辱那位帝丹高中有名的、传说中难以亲近的Omega男神,言语间都是兴奋。




啊,所以说原来是因为脸太像所以认错了吗。黑羽快斗难得露出了半月眼,在对方伸手想来抓他的瞬间握住了那只手腕,微微使力喀啦一声将它拧脱了臼,伴随着痛呼声一个利落的过肩摔。随后动作不停,右腿横扫让冲来的小弟A摔了个狗啃泥,顺势一个上勾拳将小弟B揍得满脸开花。不出三分钟,狭窄小巷里形势完全逆转,Alpha们七扭八歪躺了一地,发出无助的哀嚎。




黑羽快斗将书包重新甩上肩膀,左手插进裤袋,跨过惨叫着的Alpha就准备走人。




“工藤新一!你,你不是Omega吗?”为首的那个还想再挣扎一下,“难道不应该闻到我们强大的Alpha信息素就……!”




少年停下脚步微微转过头,夕阳为他的侧颜镀上一层金边,他勾起嘴角,装逼如风。




“那种恶心的信息素谁要闻啊,以为是个Alpha就能让人发情吗,没事少看点小黄片,”黑羽快斗似笑非笑,“而且,谁告诉你我是Omega了?”






02、




工藤新一踏进高中校门的时候敏锐地感觉到有些不对。




三三两两的同学正围在一起窃窃私语,时不时目光向他这边瞟来一眼,随后又在他回以疑惑的眼神时兴奋地转回去。他替一个低年级Omega女生捡起掉落在脚边的羽毛球,对方急忙跑来鞠躬道谢,抬起头来的时候整张脸都布满了红晕,而周围的议论声显然更大了些。




这是怎么回事?他皱起眉头,正好听见有人呼唤,“新一!”




毛利兰和铃木园子挽着手出现,青梅竹马的女孩担忧地看向他。毛利兰和工藤新一从小一起长大,兰出乎意料地分化成了Alpha,而更令人意外的是,新一分化成了Omega。虽然如今已经是平权社会,三性平等,抑制剂的普及使得他们日常生活中几乎接触不到什么明显的信息素,所谓AO之间利用生理结构强迫他人的事情也多数只存在于小说和小黄片中。但考虑到Omega稀少的数量与到底弱一些的生理条件,兰对于自己发小的事情,总是要多上一点心。“新一,听说你昨天被一群不良Alpha给堵了?”




和闺蜜不一样,Beta铃木园子则是一个八卦消息体。“我还听说你出手把那伙流氓全揍趴了,现在人全在医院里,那个带头大哥还说要来赔礼道歉,不该招惹一个强大的Alpha。”




“赔礼道歉就算了吧。”被巨大的信息量冲击,工藤新一头疼地揉揉太阳穴,“等等,Alpha?”




“对啊。”铃木园子理所当然地回答,“现在全校都传开了,说工藤新一其实是个装成Omega的Alpha,实力强劲,深藏功与名。”




这都什么跟什么。又聊了几句,待园子走后,兰才转头看向新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工藤新一耸耸肩,“什么流氓我是没见过,昨天放学我就去警视厅了。”




他放缓了声音,安抚有时保护欲爆棚的青梅竹马,“放心,这种流言对我来说也是好事,起码Alpha的威慑作用比Omega大。而且说到实力,即使昨天碰上流氓的人真的是我,我也绝不会吃亏。”




那之后工藤新一又碰上了几拨来搭话的同学。虽然对昨天发生的事情毫无印象,但好在他本来就和同学关系并不密切,打着哈哈圆了过去。




直到中午,他正准备去买个三文治垫垫肚子,就看见一个少年背着手蹭了过来,肤白貌美,腰细腿长,周身信息素若隐若现,是好闻的甜甜圈味。




“工藤同学,”对方递来一个饭盒,里面是精致的手作便当,“午饭不好好吃的话对胃不好。”




Omega?工藤新一挑挑眉毛,“谢谢,不过不用了。”




“那可不行。”那个甜甜的Omega终于抬起头,居然和工藤新一长得八分相像,此刻一脸气鼓鼓的表情,“都是因为你,我一个弱小可怜又无助的Omega受尽了惊吓,你必须对我负责!”




工藤新一:??????




工藤新一:……………………




“所以他们说的那个昨天被堵在巷子里的Omega,是你?”两个人并排坐在树下,工藤新一夹起酥肉放进嘴里,肉质滑嫩,外层的酥皮炸得恰到好处,他又夹了一块。




黑羽快斗从自动贩售机里捡出一罐牛奶,拉开了拉环递给他,闻言点点头,一脸求夸赞求表扬的骄傲神情。




工藤新一接过道了声谢,“听说被你揍的Alpha现在还躺在医院里,你说你弱小可怜又无助?”




黑羽快斗:“……”




“啊这个啊,其实我从小修习剑道,”乱发少年一脸诚恳,“你要不信我可以现在就表演给你看。”




“不用了,放过那些弱小可怜又无助的Alpha吧。”




“……”








03、




帝丹中学男神工藤新一多了个新朋友,黑羽快斗。




据说是刚转校来的二年级生,长相和工藤新一宛若双子,性格却要活泼得多,不到一周就积攒了无数人缘,和男生女生都能打成一片。




“真可惜啊,倘若黑羽君是Alpha的话我都想嫁给他了。”




“是啊,那么可爱的男孩子居然也是Omega啊……”工藤新一下课时正听见同班女生的讨论,几个女孩一脸惋惜,随后齐齐叹气。




我倒也希望他不是Omega,他在心里半是无奈半是头疼地想,起码不要是那么……典型的Omega。




古人云,说曹操曹操到。正腹诽的那个家伙提着便当走来,笑出浅浅的梨涡,“新一等久了吧,抱歉老师下课迟了——今天是蒸蛋噢,我猜着你的口味,特意炖老了一些。”




他接过饭盒,想说的话卡在喉间,最终还没来得及回答什么就被对方拖了出去。




在那天之后,黑羽快斗就以“你要负责”的理由缠上了工藤新一。出于对对方遭受无妄之灾的愧疚,以及所谓的Alpha流言确实给自己带来了好处,工藤新一也就默许了这只甜甜圈在自己身边粘着不走。




老实说,工藤新一也并不讨厌黑羽快斗,相反对他很有好感。对方开朗,爱笑,十足乐天派,关键时刻又从来十分靠谱,和他在一起的时间轻松而愉快,和黑羽快斗做朋友显然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或许是好过头了。工藤新一扶着额头叹气,将写满了数学演算式的草稿纸揉皱扔进垃圾桶。自从两人结识,黑羽快斗便自作主张包了他的三餐,顿顿便当不重样,借着各种由头跑来高二B班找他聊天,对于他的同学摸得比他还熟。倘若在柜子中发现除了刺的玫瑰或是有着浅淡柠檬香气的手写信函,不用说,肯定是黑羽快斗做的。




都说Omega与Omega之间天然会有亲近感,但这些行为显然已经超出了普通亲近感的范畴。学校里关于他是Alpha、正在被新来的Omega倒追的传闻更甚,连园子都朝他抛来八卦的眼神。




工藤新一觉得不能继续这样下去了。上午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声按时响起,黑羽快斗已经等在门口。他在众目睽睽之下接过那只饭盒,反手握住了那只手腕。




卧槽这算牵手成功了吗?!黑羽快斗还没来得及脸红,就听工藤新一语气难得的严肃认真,“黑羽,对不起,你真的很好。”




这是要发卡了?黑羽快斗的心往下一沉。




“但是我不搞基。”




噢还好不是拒绝——他想也没想就回答,“没事,我也不搞。”




工藤新一满意地点点头,自认为已经将话说明白了,虽然互有好感,但他俩的关系只能是闺蜜情。黑羽快斗这才反应过来什么,“不不不我是说我对新一的爱已经跨越了性别的界限别说你是同性哪怕你是条狗我都喜欢!”




工藤新一:……???你说谁是狗???




工藤新一收起了笑容。




工藤新一拿出了足球。




黑羽快斗,卒。








04、




周五黑羽快斗拎着饭盒去教室的时候,并没有如往常一样找到工藤新一。同学说他似乎接到了来自警视厅的短讯,两节课前就走了。




真是一个工作狂名侦探啊。黑羽快斗抱着逐渐冷掉的便当想。




与此同时,工藤新一正坐在搜查二课,盯着作为证物的预告函陷入沉思。近来十分活跃的基德再次向中森银三发了电子邮件,却是几行难懂的暗号,束手无策的警部们只好给专注刑事案件、却每每都能克制基德的工藤新一发了预告函的照片,没想到对方很快就请假赶了过来。




“有什么头绪了吗?”警员戴上手套,示意要将预告函放回证物袋。




工藤新一摩挲着下巴。“首先他的目标肯定是最近那颗上了头版头条的‘美杜莎的凝视’,”他在脑海中回忆着那颗硕大的、在灯光下璀璨耀眼的稀世钻石,“‘英仙座将乘着飞马降临’……他是要自比斩杀蛇发女妖的柏尔修斯,真是个自恋狂。”




“好,”中森银三握紧拳头,“加派警力!把展览馆重重包围起来,这次一定要抓住基德!”




喂喂,怎么又搞人海战术……工藤新一露出半月眼,并不想吐槽这位看起来干劲十足的警部。




要想抓住基德,靠的可不是人手。他独自一人踏上最后一级楼梯,那个行事张扬的怪盗果然等在天台边缘,被单片眼镜遮挡住的半张脸上笑容肆意,白色披风被吹得猎猎作响。




装模作样。工藤新一在心底翻了个白眼,蹲下身拧开强力鞋开关。




“好久不见,基德。”他说,刻意忽略掉自己声音中那一丝欣喜。






怪盗基德,又称怪盗1412号,人如其名,典型Alpha,神秘莫测,攻气爆棚。这位自诩绅士的芳心纵火犯从来不缺话题度,常年在八卦版占有一席之地,暗恋他的Beta和Omega可以从东京排到鹿儿岛,应援会里甚至还有部分Alpha男性粉丝。从来没有人见过怪盗的真容,就好像也同样没有人知道他信息素的气味,只知道是个实打实的Alpha,袖口藏有无数支娇艳的玫瑰,被他握在指间,随着温柔的话语一起递给美丽的女性。于是有人猜测,基德的信息素就是玫瑰香,常用玫瑰作为魔术道具其实只是为了确保绝不泄露真身。




这个论断一出就得到了强烈反响,却被“基德克星”——近来声名鹊起的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给反驳了。名侦探展示了预告函卡片、绣有“KID”字样的手帕和基德握过的宝石,它们都已经经过仪器检测,上面残留的玫瑰香气确实是真的玫瑰,而并非是信息素。正面对镜头接受采访的工藤新一做出总结,“他的信息素气味不应该是玫瑰。如果实在要说,我觉得海风、柑橘香、或者是清冽的茶香都有可能。”




记者惊叹于他观察力的敏锐,顺势抛出了下一个问题:“看来工藤侦探对基德研究很深,请问专注刑事案件的您为什么突然会对一个搜查二课的高智商罪犯这么感兴趣呢?”




这可问住了工藤新一,他表面还维持着那副笑容,背地里却刷起了内心弹幕。总不能说恰好碰上,一段孽缘吧?他这侦探的面子还要不要了?




于是他清清嗓子,做出最严肃的表情,“因为基德是我的——宿敌。”




随后又扯了几句有的没的,左拉服部挡枪,右拉白马垫背。待到终于结束了录制,他告别记者坐上阿笠博士的车,才终于能够长出一口气。




被某样事物硌疼了掌心,他将一直紧攥成拳的左手打开,里面是一张白色的纸条,被汗水微微濡湿,晕开了字迹。和那只被藏在帝丹小学图书馆十年、写有秘密讯息的皮质钱包如出一辙,纸条上只有一个大大的问号,无声的邀请,明目张胆的挑衅。工藤新一盯着右下角那个嚣张的基德自画像,咧开的大嘴仿佛在嘲笑着他此刻的心烦意乱。




工藤新一有一个秘密。他喜欢那个怪盗基德。




也不知是何时开始的,他总能碰上那个装模作样的小偷,几次交手下来互有输赢,侦探和怪盗之间倒是发展出了微妙而诡异的关系。怪盗偶尔会出手帮他,工藤新一也会在允许的范围内对那家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渐渐的单纯的追捕变成了一种享受,他们像是天生有着无与伦比的默契,不发一言却能准确理解对方的意思。当梦境中白色身影站在月光下回头看他的时候,工藤新一先是愕然,再到纠结,最后不得不叹息着接受了自己对于宿敌的这份隐秘而不可告人的情愫。




黑羽快斗也有一个秘密。他就是那个怪盗基德。




此刻他正站在月光下直面他的暗恋对象兼正在追求的Omega,poker face完美无缺,内心小人则在疯狂尖叫怎么今天晚上这么冷啊我要站不住了我需要暖宝宝——




好在最先打破沉默的总是侦探。熟练地躲开裹挟着劲风激射而来的足球,他却仍然被对方恐怖的战斗力惊出一头冷汗。追逐中的二人肾上腺素急剧上升,信息素压过抑制剂从腺体处冒出了头,工藤新一吸了吸鼻子,敏锐地从基德身上捕捉到一股隐约的、理应属于Omega的甜香。




电光火石间一个猜测在脑海中形成,“你有喜欢的Omega了?”




“嗯?”基德脚尖点地,止住前冲的惯性后疑惑地扭过头。怪盗是个足够狡猾的家伙,从不会泄露任何个人信息,但他盯着侦探的眼睛,鬼使神差地说不出一句模棱两可的话,“嗯,有了。”




“……是怎样的人?”工藤新一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踏前一步,紧张得攥紧拳头指节发白。




“……”黑羽快斗盯着面前的工藤新一,头发梳得整齐,蓝色制服妥帖地包裹住劲瘦而富有力量的年轻肢体,一双蓝眼睛正一瞬不瞬地注视着他。明明是十分相似的脸,但他就是觉得这个人不一样,吸引着他想要靠近,想要拥抱,想要索求更多。“是非常优秀、非常值得我倾慕的一个人。”




这一次不用黑羽快斗费心计算展开滑翔翼的时机和那几条备用的逃跑路线了。因为在那之前,名侦探已经先他一步落荒而逃。




TBC。




本章的黑羽快斗:



工藤新一:你再说一遍?

评论
热度(573)
  1. Erdouzi_蹦跶的大猴子吃糖🌸 转载了此文字
Top

© Erdouzi_蹦跶的大猴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