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HE,EMH

超蝙(?),Ianthony,豹鹰(鹰眼)

杂食

求多带我豹玩

可私信瞎聊

以及,看头像就知道,我对我菊苣真爱(划,头像是怎么看得出来啊

 

【快新】我把你当宿敌你居然想上我

黑羽快斗的鸽子精们:

白队打擂第十四棒!
















01、


 


工藤新一最近十分头疼。


 


不是因为那起刚破获的连环杀人案,也并非铃木财团老爷子又一次包下整个头版头条做挑战书的缘故,更和叽叽喳喳的少年侦探团和不省心的毛利大叔没有关系。


 


“警视厅最新消息,基德接受了挑战书并声称十分期待即将到场的特别观众,现在我们的特派记者已经联系上了毛利侦探事务所,希望此次事件的另一位主角能接受日卖电视台的采访——”


 


工藤新一关掉了电视,捂住额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有陌生来电打进来,他看也没看就按掉了。


 


有什么比和自己正在抓捕的犯人传绯闻更加令人头疼的事情呢?工藤新一的回答是,“全东京都在八卦我和我要抓的小偷的绯闻”。


 


02、


 


这件事要从头开始讲起,就不得不回溯到一个月前了。


 


在FBI、CIA和日本公安的联合行动下,终于剿灭了黑衣组织,灰原哀也顺利借助着解密的科研资料研制出了解药,让江户川柯南重新变回了工藤新一。暌隔一年重新回归,终于能光明正大地出现在案件现场,名侦探顿时化身工作狂,如果说有什么跑得比警察还要快,那必然是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




所以,在搜查二课又一次收到了预告函之后,工藤新一半分犹豫都没有的就赶去了现场。




“次次都是天台,你是你养的那些鸽子吗?”




话音未落,一张扑克牌破空而来,止住了蓝衣侦探未尽的吐槽。工藤新一眼神一凝,侧身躲开了那张黑桃A,顺势蹲下身拧开了强力鞋的开关。




月光下,他的宿敌正平举着那只自制的扑克枪,嘴角微微扬起,发射出的薄纸片却带着劲风,直指工藤新一身上的破绽。他边扣动扳机,边缓步靠近,“变回高中生了也要穿你那双怪物鞋,你不嫌烦啊?”




“我又不需要遵守萨斯顿三原则,只要能对付你就行。”被逐渐逼到边缘,工藤新一扭身闪过,扑克牌叮一声嵌入了铁质护栏。他稍微松了口气,却没想脚下失去了平衡翻过围栏,眼见就要坠下高楼——


 


工藤新一感到腰间传来一股力道,怪盗基德脚尖勾着栏杆,右臂稳稳地将他揽在怀里。两人悬在天台边缘,仅靠基德的左手和双脚支撑,形成一个危险而暧昧的姿势。




“接下来你是不是要准备引我跟着跳楼救你,然后借机让我失去逃跑用的滑翔翼,好抓住我?”基德摇了摇头,唯一露出的那只眼睛里写着惋惜,“名侦探,你是不是忘记了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而且同样的伎俩,用第二次就不好使了。”




“是啊,同样的伎俩用第二次就不好使了。”工藤新一倒是没有受挫的模样,而是一把扯住基德领带,借力将自己拉得更近,另一只手悄然绕到怪盗身后,“所以我准备了一点别的。”




“咔嚓”一声,锃亮的手铐戴在了基德的左手腕上。




与工藤新一得逞的笑容同时出现的,是突然的强光和目暮警官的声音:“工藤君!你一个人对付基德没问题吧,我们来支——咦?”




夜空中的警用直升机正在逐渐靠近楼顶,目暮警官已然石化,而站在他旁边的中森银三目瞪口呆了半天,才颤抖着手指向半空中彼此相拥、脸挨着脸的两人,“你、你们……是在秘密约会吗?”




???




对峙中的两人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想要结束这个让人误会的动作,然而在他们来得及翻过栏杆回到天台之前,怪道基德和工藤新一同时听见了一声“咔嚓”。




随行记者还嫌不够似的,又连拍了好几张,眼尖的基德还看见了直播摄像机的镜头。




完了。工藤新一绝望地想。




03、




《震惊!怪盗基德和名侦探工藤新一竟然是这种关系!》




《深扒基德和工藤新一相处的11个细节》




《宿敌?情侣?从相杀到相爱》




《天台约会宝石为礼,你想要的浪漫我都有——情侣恋爱101个小妙招》




工藤新一啪一声合上报纸,绝望地扶住了额头。




那天晚上被拍了照片后,第二天他的脸就和那个小偷一起登上了头版。对于年少成名的侦探与神秘莫测的怪盗,人们的八卦之心永远无穷无尽,等到这一天过完,人们茶余饭后的话题已经从怪盗基德和工藤新一有没有搞基,进化到了他们搞多久了,怎么搞的,那个叫江户川柯南的孩子是不是他们搞出来的私生子。




工藤新一的电话也被想要采访的记者打爆,旁敲侧击地想从他这儿挖到恋爱猛料。他干脆躺倒在阿笠博士家的沙发上,“为什么他们对于我和基德恋爱关系的兴趣永远大于对案件本身的兴趣?而且,他是罪犯吧?”




“人的猎奇心理就是这样的,”灰原哀喝着茶,敲了几下键盘,“啊,他们已经建立了基新全球后援会,还有专门的论坛,我看看,关于你们俩的同人文已经有几十篇了,更多的是在催你们什么时候公开。”




“啊,还有你和他的R18。画得挺像的。”




“……”工藤新一用手捂住了耳朵。




04、




一周后,怪盗基德再次宣布作案,而最近的业界劳模工藤新一则罕见地没有出现在现场。




“既然是因为我和他对决姿势不对而被误会了,那只要不见面绯闻就会消失了吧?”工藤新一呆在电视机前,目不转睛地看着现场直播,时不时将注意到的疑点与对方可能使用的手法记在小本本上。




一个小时后,怪盗盗得了宝石,又变戏法似的将它挂在了天台的避雷针上。随后挥一挥披风,不带走一颗珍宝,只带走了迷妹们的一片芳心。




工藤新一合上写满字的小本本,翻了个白眼。“装模作样。”




然而这一次,名侦探的如意算盘落空了。第二天报纸头版头条是,《工藤新一未曾现身,疑似二人吵架,感情不和?》




和你个头。工藤新一在被迫接受全警视厅关怀的目光时腹诽道。




于是为了防止这样的情况再次发生,工藤新一不得不接下了第三封预告函。这对他来说本就是十分有趣的挑战,基德的暗号就像是蕴藏着无尽宝藏的洞窟,吸引着他这样充满好奇心的猎人前去探索。




——不是说他对基德本身有超过寻常感情的兴趣。




月光下的魔术师准时降临,他扶一扶帽檐,自信狂妄一如往常,甚至要比之前都状态更好了。于是这段时间饱受困扰的工藤新一还是没能抑制住心里的不平衡,“你就不会觉得烦吗?”




“什么?”




工藤新一认定他在装傻。“和自己不认识的人传绯闻之类的。”




“哈?”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怪盗歪了歪头,居然显露了几分孩子气,“可是,我在你还不是江户川柯南的时候,就已经认识你了啊。”




“那不算!”工藤新一被他噎了一句,暗自恼恨这个狡猾的家伙避重就轻转移话题的能力,“但无论如何,传绯闻这种事都是很困扰的吧?”




“这个嘛。”基德转了转手中的宝石,今天他的目标恰好是一颗稀有的蓝色钻石,被切割成心形的形状,“对于魔术师来说,足够的话题度与关注度也是很重要的,无论是社会新闻版还是八卦版。”




这么说,他倒是成为他炒作热度的工具了?工藤新一冷漠地一脚踢出了足球。




对他这招见怪不怪,怪盗敏捷地撑开滑翔翼就要溜走,临走之间突然掷出了手中的宝石。工藤新一今天换了一件衣服,白色的衬衫熨得笔挺,宝石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然后落进了他左胸口前的口袋里。




简直像是正中红心的丘比特之箭似的。




偏偏怪盗基德还嫌不够,顺着风远远递过一句话来,“和长得帅的人传绯闻,我也没吃亏嘛。”




工藤新一的心不受控制地砰砰猛跳了几下,直到那点嚣张的白色已经不见踪影了,他才突然想起来,自己应该是和基德长着同一张脸。




……




哦。




05、




“噢你说基德和工藤君的特殊关系啊,我印象里他们第一次见面就是江古田钟楼,隔着幕布拔枪对射,现在想起来那就是传说中的一眼万年吧,小年轻真浪漫啊哈哈哈。”接受采访的目暮警官摸着肚子,一脸长辈的慈祥。




——那次我真的没有看见他什么样。




“还有那次铃木财团的飞艇被劫持,是工藤君特意打了电话来拜托帮忙的,但最后登上直升机的却是怪盗基德。如果不是工藤君授意的话,我觉得基德是不能那么轻易地拿到工藤君的校服的。”佐藤警官在一旁补充。




——授意个鬼,他天天爬我家窗户。




“我唯一一次见到基德是在那次的向日葵事件。那时他正藏在树林里,我听到他念叨着‘侦探、侦探’,还因此不小心踩动了一根树枝,被我发现。或许他心里的侦探就只有工藤新一一个吧,真是一个有意思的怪盗呢。”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国际刑警先生脸上顶着马赛克黑条,神情严肃。




——等一下,查理先生您不是发誓要抓到基德吗,怎么突然化身基德吹了?您OOC了您知道吗?




服部平次请服务员关掉了电视,视线看回坐着新干线跑来大阪找他的关东名侦探。两个人正坐在他极力推荐、提了好几次那家大阪烧店里,食物确实十分美味,但工藤新一似乎并没有那么有胃口。




“你怎么突然有空过来大阪啦?”皮肤黝黑的男孩子说,“我记得你因为请假太多,最近正在忙着补课吧。”




他的好朋友戳了戳盘子里的香菇,一脸的生无可恋,“躲记者。”




服部平次脑子不慢,顿时懂了工藤新一在说什么,噗一声笑了起来,笑声持续了一分钟后也没有停止,还隐隐有扩大之势。




工藤新一在惊天动地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里挂起半月眼,“你在笑什么啊,被所有人误会在和自己的同性宿敌谈恋爱就这么好笑吗?”




“抱歉抱歉,”服部平次擦了擦眼角笑出来的泪水,“可是真的很好笑啊,他们居然以为你在和基德谈恋爱?”




“就是。”工藤新一愤愤地扔下筷子,“我怎么可能和基德谈恋爱啊?”




“你们俩不是早就已经结婚了吗?”




“……”




工藤新一觉得自己和服部友谊的小船可以翻了。




听过工藤新一的解释后服部平次总算明白了“怪盗基德和工藤新一并没有结婚也并没有谈恋爱他们只是纯洁的宿敌关系而已”的事实,他眨了眨眼睛,“你和他真的什么都没有?”




“怎么可能有什么啊。而且就算是谈恋爱,也不该是我吧,那家伙最喜欢撩女孩子了。”




服部平次摸着下巴,这是他思考时的习惯动作之一,“可是你挺关心他的,他也挺关心你的。”




“你真的不喜欢他吗?”




“当然不喜欢。”




……吧?




工藤新一在自己心里加上了一个小小的疑问助词。




06、




我可能真的是死神体质。




工藤新一躲在座椅靠背后面,看着一片狼藉的现场和纷飞的子弹,有些无奈地想。




难得一个空闲的周末,他买了票,去看新上的音乐剧。这部剧是由《西贡小姐》改编而来,只不过男主换成了扬名海外、面容俊朗的侦探,而女主则是贫民窟出身的女怪盗。剧团在舞台效果上颇下功夫,工藤新一听着女高音唱着哀伤的日文版Sun and Moon,连日烦闷的心难得放松。




——却不得不被突然响起的枪声打断了。




音乐剧正演到一般,幕布后却伸出了黑洞洞的枪口胡乱扫射。流弹将水晶吊灯打碎,观众们尖叫着四处逃窜。工藤新一抿起嘴唇,四下搜寻着可能的敌人目标,逆着涌向出口的人流,一路向前。




开枪的一伙人统一穿着黑衣,从后台鱼贯而出,包围了整个剧场。工藤新一紧皱着眉头思考对策,肩膀却被人轻拍了一下。




他条件反射一个肘击,却被利落地接了下来。工藤新一回头,居然是方才还在台上唱歌的女主角,此刻她梳理整齐的发髻散落下来,身上覆了一层奔跑后的薄汗,眼睛却亮晶晶的。“你现在轻举妄动的话,会被直接集火的哦。”




女孩跟他一起蹲下来,工藤新一皱皱眉,想起变故发生伊始就慌乱大叫、现在已经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的男主角,“优纪小姐,你怎么不去避难?这里很危险——”




对方完全不理他,而是自顾自掀开了长长的裙摆。工藤新一赶紧闭上眼睛,却听见机械组装的声音。




他诧异地睁眼,女孩已经若无其事地将汗湿的长发甩到脑后,将裙摆撕成更加利于行动的长度,工藤新一看着她手里那把形状独特、他无比熟悉的枪,突然反应过来,“基德?!”




女孩冲他抛了个媚眼,女子的娇俏中又透着少年的英气,“Bingo~”




工藤新一有一大堆的问题想问,比如你怎么在这里,为什么要假扮成音乐剧女主角,这些黑衣人是谁,又和你有什么关系……




“那些家伙是跨国犯罪组织,目标是各种各样的珍稀宝石,”基德像是看透了他的疑问,回答道,“至于这次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嘛——”




他手指了指自己胸前挂着的吊坠,笑得俏皮,“当然是因为这个。”




“这颗宝石并不名贵,但作为存储介质藏了他们组织的机密资料,我用了点手段让他们偷取的计划失败了。大概因此才放弃了隐蔽,决定劫持整个剧院吧。”




“现在到我提问了,名侦探,你怎么在这里?”




“我喜欢听音乐剧。”工藤新一回答。




披着女孩外壳的怪盗促狭地挤挤眼睛。“原来名侦探对侦探和怪盗的故事这么感兴趣。”




联想到一个月来连绵不绝愈演愈烈的绯闻,工藤新一脸上挂不住了,“我只是喜欢女主角的唱腔——”




来不及意识到自己实际上夸的是对方,工藤新一被一把扑开,子弹从脸颊险险擦过。已经暴露了位置,基德放出烟雾弹争取了几秒转移寻找新掩体的时间,混乱中,工藤新一和怪盗基德背靠背站立,凝神关注着黑衣人的动态。




他脑中闪过刚刚的音乐剧片段,男女主角合作对抗敌人,为他们所信仰的爱情和正义而战。




身后的基德似乎和他想到了同样的事情,他听见对方开口,没有使用婉转的女声,而是基德自己的本音。




——是那句被意外打断而未曾来得及说出口的台词。




“怪盗就算喜欢上了侦探,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吧?”




07、




这是一次不同寻常的基德作案。居然是名侦探主动发出了暗号约战,于是他也发了预告函作为回应。而当白衣怪盗赶到谜底所指的天台时,工藤新一果然已经等在那里了。




侦探正背对着他,扶着栏杆看夜景。这栋楼是东京最高的几座建筑物之一,向上仰望,星子点点挂于天幕,往下俯瞰,灯火盏盏照亮人间。晚风微凉,轻轻吹起侦探的衣角和发梢。




“我想了很久。”名侦探说,“老实说,虽然我的脑子很好,分析犯人情感时从不失手,但在这方面,毕竟不是只靠逻辑推理就能解决的事。”




“我也想不到我怎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也许这是我第一次判断失误也说不定——”




今天的名侦探怎么了?基德有些疑惑,但在他询问之前,对方已经回过了头。工藤新一直视着他,看上去似乎与平时无异,但观察力极佳的怪盗还是发现了他脸颊微微的红色。




“我答应你的追求,我们……试着交往吧。”




“…………………………哈?”




尽管在来之前做好了各种结局的心理准备,怪盗基德的反应还是完全出乎了工藤新一的意料。他大睁着眼睛,一副被极大地震撼了的表情,连引以为傲的poker face完全裂了都没有意识到。




过了一会儿,怪盗基德像是已经系统重启完毕,他小心翼翼地瞥一眼工藤新一的脸色,“名侦探,你……又喝老白干了?”




“我是直男啊。”




“……………………???那你平时为什么撩我?”




“啊?我哪有?”




“平时就喜欢做暧昧的动作,和我传绯闻也毫不在意,”工藤新一不由提高了声调,“而且还说什么‘即使喜欢上了侦探也不是不可以的吧’这种话!”




黑羽快斗无辜地摊开手。“我本来就是这种风流浪漫的设定啊,传绯闻也很正常啦,至于那句话,那是台词啊,我只是觉得情况很像,就念出来了而已。”




“…………………………………………”




所以,自己这是身为直男,却被一个直男给掰弯了?




“真是想不到啊,原来名侦探你暗恋我——啊啊啊啊啊啊杀人啦!放下你手里的足球我真的会死的!”




无视了怪盗被足球砸飞的惨叫声,工藤新一冷漠地想,天凉了,让偷心的讨厌小偷进监狱的坟墓,或者直接进坟墓吧。




08、




至于不久后黑羽快斗也弯了这件事,那就是另一个有趣的故事了。




Fin.




作者有话说:


想写一个被直男掰弯了的直男新一(……)希望写得有趣。


生日快乐,黑羽快斗。虽然你的实际年龄快要赶上我爸了,但在我心里你永远是那个可爱又帅气的死小孩。


我希望你永远这样闪耀,像个活泼的小太阳。如果说美贵在美而不自知,那我猜,对于有许多人仰慕你的光芒这件事,你肯定是知道的吧?

评论
热度(850)
Top

© Erdouzi_蹦跶的大猴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