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HE,EMH

超蝙(?),Ianthony,豹鹰(鹰眼)

杂食

求多带我豹玩

可私信瞎聊

以及,看头像就知道,我对我菊苣真爱(划,头像是怎么看得出来啊

 

【快新】学长,你滴人设

荒年:

#很短,年龄操作有







重拾沙雕故事……就很sad。












18岁的工藤新一有个秘密,他可以看见别人心中所想,然后转成弹幕投射在对方头上。

他成年以前一直非常享受作为高中生侦探破案的过程,直到这个能力出现后,不管大大小小的案件,只要所有的犯罪嫌疑人站在他面前,其中一条弹幕必定写的是大大的红字:我是凶手。

比如他偶尔会去小吃摊上买些零嘴,摊主老头所有想占他便宜的想法都没有逃过自己类似于读心术一样的操作本领。

再比如经常有妹子来搭讪他给他寄情书,还有大胆一些当面表白的,工藤想问她到底喜欢自己什么,结果女孩自己嘴里说觉得他帅气还温柔,弹幕一句想要把自己按在草地上这样那样尽情摩擦把工藤惊得半天没缓过来。


觉得自己被世界敷衍了的工藤:。


工藤喜欢比他大一级的学长,那是全校女孩儿幻想的对象,本身就带着点风流的样子。
他知道他叫黑羽快斗。他不是那种规规矩矩冷漠男神的形象,总是活跃得有些过头,一头碎发也总是乱糟糟的。每天早晨顶着个鸡窝、套着干净的白衬衫,他在阳光下白得透明,潇潇洒洒。

他在图书馆碰到这位学长的时候, 他在厚厚的书堆后面、在装饰角一簇百合旁边。那个时候工藤刚刚升入大学,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人,第一次感觉自己像被什么东西击沉了一样、猛地往下坠了的一瞬间,那个人和那幅风景就刻在脑海里,变成微妙的回忆。

“哟,新生啊?”
他眉眼弯弯的,在窗台边笑起来本身就成为了一种阳光。


工藤及时地回应了一声,想看看第一次的见面这位传奇般的学长对自己有什么映象。但他盯着人家一张脸看了足足半分钟,黑羽的脑袋上还是什么都没冒出来。

“你看我做什么?”他突然笑起来,嘴角咧开的弧度把工藤的视线生生扯开。




关东侦探觉得自己与这位学长的缘分之路还要走很久。他有点奇怪自己为什么偏偏看不到这个人心里的弹幕,他没敢把自己的这份特殊本领告诉灰原,他害怕这位神奇的科学家会忍不住把他的脑子切开来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异常。


工藤不是没试探过,他6岁以后第一次针对着一个人做些无聊的小把戏,比如把鸡蛋放进黑羽的储物箱,把他的衣服和别人的调换,把他的水瓶悄悄藏在灌木丛里,工藤觉得自己在做什么有趣的实验,每次办完坏事就躲在一边观察黑羽的反应。看他弯着腰在那儿一脸绝望地找自己的水壶,看他不好意思地把拿错的衣服拿去和别人调换,可是那人头顶上还是什么都没有,连跟毛都没有。唯一让工藤看到一些曙光的,是他第三十次把黑羽的水杯扔进花丛里,他看见自己学长的肩膀狠狠一颤,两个大字从头顶上破壳而出。


幼稚!

觉得应该是自己被骂了的工藤:……!






战斗还在继续,最起码工藤看到了可以让这个神奇的男人发出弹幕的契机:让他情绪短暂失控。


不知道是好胜心还是好奇心在作祟,但工藤就是觉得自己对于这件事情出奇的耿耿于怀,他想知道那个青年的想法,想知道每一次见面他都在想什么,从图书馆开始、到一分钟以前。


他觉得黑羽肯定是能猜到是自己的恶作剧,可他想不明白为什么黑羽一直纵容着这样的事情发生。工藤想着这个问题,觉得这比以往的任何一起杀人案都要难解。


他走着走着,也没看到前头迎面走过来的是谁、撞在一起从台阶上滚下去的时候才想起来要看路。等自己被卷进什么人的怀抱摔在草地上的时候,工藤发现自己并没有多疼、被他撞上的人承担了大多半的撞击。

“不好意思我....”


工藤扶着腰踉踉跄跄直起身来,这才发现被自己压在地上的是心里刚才正在想的人。登时什么道歉的词马上就被堵在喉咙眼儿里处都出不来,一张老脸憋得红紫。黑羽好像也不疼,傻呵呵地笑着,任工藤就这么跪坐在自己怀里,好像还挺开心。

等关东侦探刚刚惊觉他们两个人姿势暧昧的时候,底下那人似乎并不想让他解除这个体位,工藤起身的时候很明显地感觉到腰上的手蛇一样无比粘腻的摸了一下自己,他也没在意,然而一抬头就看见一向对他来说神秘莫测的黑羽、头顶一个红色大字刺痛了他的双眼。



爽。♂



总觉得哪里好像不太对的工藤:........................?









———————END.

评论
热度(828)
Top

© Erdouzi_蹦跶的大猴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