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HE,EMH

超蝙(?),Ianthony,豹鹰(鹰眼)

杂食

求多带我豹玩

可私信瞎聊

以及,看头像就知道,我对我菊苣真爱(划,头像是怎么看得出来啊

 

【黑豹/双豹组】以恨之名 14

风信子:


   14


   可是哪怕T'Challa已经决定好好地劝服Erik让他放下心结,但是或许就是注定的,Erik总能让他改变他的想法。
   “我根本就不应该和你说那么多,这使得你完全把我当成了一个需要被可怜的家伙。”
   当Erik从治疗仓中苏醒后,他看见T'Challa后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他的脸上再一次挂上了讥讽得刺眼的表情,“我甚至都不会在今天做一块蛋糕来庆祝自己的新生。”
   “听着,Erik,我们需要谈谈。”男人如此冷静反而让T'Challa越发有不好的预感,他甚至希望Erik暴怒而起。
   “我们确实需要谈谈。”男人淡淡的打断他,指了指实验室桌子上的某个箱子,道:“看见那些振金了吗?你当初让Nakia带回来的。”
   T'Challa浑身一震,谨慎的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是我亲手换掉了那个印度人密室里的振金。”雇佣兵若无其事的耸了下肩膀,“我原本以为你的小妹妹能很快就发现它们其实是假的,这样你也能尽早明白一切,下手的时候也能更狠心,现在我也不用坐在这里看着你这张脸。可惜啊,再缜密的计划也总是会有些影响全局的瑕疵不是吗?”
   原本还想上前碰碰他的T'Challa猛地向后退去。是,若是现在他还不明白,他就白做了这二十年的国王。
   而Erik还害怕他没明白一样,继续道:“你的住址是我暴露给那个印度人的,是料到了他发现自己被骗后会急火攻心的来杀你,为的就是让你暴露自己黑豹的身份。你真的以为我没发现你留在我身上的追踪器?你不是要Kalue吗?我就让你把他抓回去。但是你刚抓住Klaue后Ross就赶到了,之后Nakia才告诉了你我的身份紧接着我就来救人了,为什么这一切都这么的巧?我威胁B'Muka可不是为了得到我父亲的任务记录,而是让你看见这份记录。他儿子在我手上,向你们打小报告的时间当然也是由我定的。我在美国军队呆了这么久,把他们了解的太透了,渗透进去安插几个人自然也不会是什么问题。”
   T'Challa简直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颤抖起来,他几乎是有些绝望的道:“那么,那个吻呢?”
   “呵,你问我那个吻?”Erik直接嗤笑了出来,“感情诱导,别告诉我你没有用过这种招数,堂哥。若非让你以为我对你有所欲求,我如何让你以为你能控制我,你又如何能放心利用我呢?”
   几乎是下一秒,他就被狠狠掐住了脖子。他面对的,是一只怒红了双眼的黑豹。在窒息的威胁下,男人嘴角的笑容却更加明显。
   T'Challa看着面前满脸憔悴眼神却依旧挑衅的Erik,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冷了下来。因为昏迷了许久的原因,原本强壮的雇佣兵飞快的瘦了下去,身上的衣服甚至都有些撑不满。突显的锁骨从中间露出来,筋络之间青色的血管从未有这么明显过。他明明是这么脆弱,一只手就可以轻易掐死,而强大的黑豹只要稍稍用力,整个颈椎就可以顷刻断裂。任何人都会瞬间死亡,无论再好的医术都救不回来。
   但是眼看着Erik漫上痛苦的表情双手却丝毫不挣扎,他却猛然反应过来什么,像是被烫到了手一般缩了回来。
   即使Erik不想,但他还是控制不住身体本能猛地大口呼吸起来,而空气的过快涌入让他不可避免的剧烈咳嗽起来。T'Challa在一边冷冷的看着他,突然露出一个让人发毛的笑容,“不自由,毋宁死?呵,对于一个阶下囚来说,这样的自由可太过奢侈了。”
   闻言,Erik浑身一僵,猛地瞪向T'Challa。
   “你觉得自杀非常耻辱所以要让我来代替你动手是吗?Erik Stevens,我会让你知道更加耻辱的事会是什么。”
   下一秒,T'Challa从自己的手腕上拿出一颗奇莫由珠,强制性的按到了Erik的手腕上。那颗珠子顿时开始变形,变成了一个手铐一样的东西箍在了男人的手腕上。
   Erik顿时脸色一变,可当他想要做些什么时,却觉得一阵电流击中了自己,浑身都麻痹了。
   “T'Challa!!”从醒来后就分外冷静的人终于暴怒的嘶吼出声。
   而那个眼中毫无波动的人变成了T'Challa,他看着雇佣兵脖子上自己留下的那道掐痕,再看向对方盛怒的表情,像是得到了什么安慰一样,愉悦的道:“你还是这样当一个只会冲动行事的无脑莽汉看着比较顺眼。”
   但是T'Challa自己也知道,他控制不住Erik。这个人对他的影响力太大,几乎就到了一激就中的地步。他是如此的危险,可是T'Challa就是克制不住想要去接近他。恐惧又渴望着,明知他们最终只会撕裂对方,却还是无论怎样都放不了手。_


————————————————————————————


我不知道大家看懂了没有,反正就是这一切都是豹弟设计好的,都是套路。孟买那次陛下以为自己试探了豹弟,实际上被反将了一军。包括他之前的“性骚扰性暗示”都是有目的的,扮演一个色令智昏的雇佣兵,让陛下能放心的实行计划,然后趁机背后搞事。可以说这些东西都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即算计了陛下又算计了Klaue。以及之后他到底在瓦坎达做了什么,既然他已经计划好了一切又为什么会失败,之后都会慢慢揭露。(我觉得从这一章中应该已经有人看出豹弟的真正目的了)


其实我最爽的就是前面一直疯狂埋伏笔到最后揭露的这一刻,然而感觉从头到尾都只有我一个人在瞎激动。


 

评论
热度(40)
  1. Erdouzi_蹦跶的大猴子风信子 转载了此文字
Top

© Erdouzi_蹦跶的大猴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