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HE,EMH

超蝙(?),Ianthony,豹鹰(鹰眼)

杂食

求多带我豹玩

可私信瞎聊

以及,看头像就知道,我对我菊苣真爱(划,头像是怎么看得出来啊

 

那些藏在原著里的爱♂情

missloro:

又名,和金庸大大学习如何写爱不带爱字


 


 说明:作者文盲,如有bug请别计较,跪下了


 


 


前略。


 


以《鹿鼎记》中康熙和小宝的感情为例,我们来学习一下如何写爱而不用爱字。


抛开与大多数霸道帝王/总裁/大佬等等爱上我这一类的小说差不多的开头桥段——主角遇到皇帝,懵懂不识真身,恣意打闹让皇帝有了一种从没有过的感觉——康熙和小宝的初遇还加上了诸多武侠剧中常用的扯掉面纱/罩/具见到真面目定终身【并没有】的情节。


 


   两人同时跌倒。一时那男孩翻在上面,一时韦小宝翻在上面,翻了十七八个滚,终于两人互相扭住,呼呼喘气,突然之间,两人不约而同的哈哈大笑,都觉如此扭打十分好玩,慢慢放开了手。


 


  那男孩一伸手,扯开了韦小宝脸上的白布,笑道:“包住了头干什么?”


 


韦小宝吃了一惊,便欲伸手去夺,但想多方既已看到自己的真面目,再加掩饰也是无用,笑道:“包住了脸,免得进来偷食时给人认了出来。”那男孩站起身来,笑道:“好啊,原来你时时到这里偷食。”韦小宝道:“时时倒不见得。”说着也站了起来,见那男孩眉清目秀,神情轩昂,对他颇有好感。


 


这里可以看出,小宝是个颜狗,后面通过对他见到阿珂和陈圆圆的描写更加肯定了这一点,于是爱的种子就在少年心中萌芽了。


 


两人的盟约第一次就轻易的说出了口。


 


    韦小宝道:“死约会不见不散,大丈夫一言既出,……马难追。“这”驷马难追“的驷”他总是记不住,只得随口含糊带过。小玄子哈哈大笑,说道:“不错,大丈夫一言既出,……马难追。”说着出屋而去。


 


小玄子真是个细心体贴的人,他当然知道大丈夫一言既出,是驷马难追,但他听小宝含混带过,他也含混带过,免得小宝尴尬,或者又是他觉得小宝说话的方式有趣,总之奠定了之后他的语言方式一直被小宝牵引的基调。


 


这场初遇之后,他们两个便像金大大其他书中的男女猪脚一样开始了从小事见大情的剧情描写,而关于他们的感情描写,金大大给我们提供了以下几种角度。


 


一:宠你宠到全天下都知道我宠你


 


 


这个全天下就真的是全天下,上至朝廷重臣,下至天地会里的兄弟,南至云南台湾,北到鹿鼎山,就连神龙教,也对皇上宠爱韦小宝一事有所耳闻。


下面是原著中的栗子:


 


书房门外守卫的侍卫昨天见康熙带同韦小宝去布库房,神色甚和,知道他是皇上跟前得宠的小太监,也不加阻拦。


 


次日韦小宝来到御书房外,只见门外换了四名待卫,正迟疑间,一名待卫笑道:“你是桂公公吗?皇上命你即刻进去。”韦小宝一怔,心道:“什么桂公公?”但随即明白:“桂公公就是老子了,这侍卫知道我是皇帝亲信,对我加意客气。


 


抓了鳌拜派索额图去抄家,命小桂子跟着去,机智的索额图大人没用上三秒钟就明白了其中关窍,索大人,你是做大臣的料!


 


     索额图眼见小桂子是皇上跟前十分得宠的小太监,这次救驾擒奸,立有大功,心想取两部佛经,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用不着派遣此人。心念一转,便已明白:“是了,皇上要给他些好处。鳌拜当权多年,家中的金银财宝自是不计其数。皇上派我去抄他的家,那是最大的肥缺。这件事我毫无功劳,为什么要挑我发财?皇上叫小桂子陪我去,取佛经为名,监视是实。抄鳌拜的家,这小太监是正使,我索某人是副使。这中间的过节倘若弄错了,那就有大大不便。”


 


然后索大人还麻溜的和小桂子,一个小太监拜了把子,这是一种什么精神,这是一种什么眼力,这说明皇帝的爱是多么赤裸裸。


 


    皇宫中侍卫太监,都知尚膳监的小太监小桂子眼下是皇上跟前第一个红人,大家见到他时都不敢直呼“小桂子”,都是桂公公长,桂公公短的,叫得又恭敬又亲热。


 


 


灿邴珠打定了主意,这人大受皇帝宠幸,虽说是自己副手,其实自己该当做他副手,只要讨得他欢心,日后飞黄腾达,不在话下。


 


 


就连康亲王,见到小桂子也是这个样子:


 


韦小宝刚进大门,康亲王便抢著迎了出来,身子半蹲,抱住韦小宝的腰,笑道:“桂兄弟,多日不见,你可长得越来越高,越来越俊了。”韦小宝笑道:“王爷你好。”康亲王笑道:“好什么?你也不多到我家里来玩儿。我多见你就好,少见你就不好。”韦小宝笑道:“王爷吩咐我多来,那可求之不得。”康亲王道:“你说过的话可得算数。几时我向皇上讨个请,准你的假,咱们喝酒听戏,大闹他十天八天。就只怕皇上一天也少不得你。”携了韦小宝的手,并肩走进。众侍卫一齐躬身行礼。


 


这样的栗子在原文中数不胜数,即使是风际中这样的皇帝奸细,都怕得罪韦小宝,因此炮轰伯爵府的时候先行带走双儿,照理说他们知道韦小宝是天地会反贼,皇帝也下令炮轰他的府邸,正常人的判断难道不是此人就此完了,仕途到头,鸿运到头,小命多数也到头了吗?可是,风际中这个老实木讷的人就是认为韦小宝不能得罪,自己将来的前途还要靠韦大人提携,小皇帝平时对韦大人到底有多好,到底有多倚重他,也就可想而知。


 


二:为你变成双标狗


 


这事挺有意思的,细想想,似乎每个人,不管身份地位如何,对待自己心爱的人和其他人都有两套不同的标准,请代入各个CP自己理解,这里就看小皇帝和小宝。


 


最初小皇帝听到小宝说脏话,三字国骂,他的态度是这样的:


 


 


  韦小宝得意洋洋,第四场便又输了,给小玄子骑在头颈之中,双腿挟住了项颈,险些窒息。他投降自后,站起身来,骂道:“他妈的,你……”


 


  小玄子脸一沉,喝到:“你说什么?”神色间登时有股凛然之威。


 


凛然之威有没有,皇室气派有没有,可是书中第十二回写道:


 


    康熙哈哈大笑,说道:“你人挺乖巧,就是不读书,说出话来粗里粗气,倒也合我的意思。‘他妈的,你爷儿俩给我乖乖的罢’,哈哈,哈哈!”


 


  韦小宝听得皇帝居然学会了一句“他妈的”,不禁心花怒放,哈哈大笑,捧了刀剑等物走出书房,回到自己屋中


 


合你心意啊皇上……还学会说了……以至于后来小宝都知道,只要你和他说“他妈的”就是龙心大悦,好像你们之间某种粗俗下流的暗语。


 


如果说三字经这是生活小节,那么我们再来看看大是大非方面,康熙向来痛恨贪官污吏,但是对于小宝,他要么主动赏他,要么让他奉旨去敲竹杠。小宝得意的在马背上单手虚批,口中“梆梆梆”直响,那个得意啊。


 


韦小宝从怀中摸出封袋,说道:“他感激得不得了,拿了许多银票出来,一共五万两,说送我一万两,另外四万两,要我分给宫中昨晚出力的从位侍卫,皇上,你瞧,咱们这可发了大财哪。”那些银票都是五百两一张,一百张已是厚厚的一叠。康熙笑道:“你小小孩子,一万两银子一辈子也使不完了。余下的银子,你就分了给从侍卫罢。”


 


这时候韦大人已经吞了五万两了,更别说鳌拜那儿他二一添作五的几十万两,皇帝大概是真的不知道,但是他也没怀疑过啊。后来皇帝让施琅给他打造金饭碗,又在伯爵府的废墟中把金饭碗翻出来重铸,这里我只想唱如果这都不算爱啊。


 


三:我一见你就笑


 


纵观全文,私底下小皇帝和小宝谈话的时候,基本都是“笑道”“微笑道”“哈哈大笑道”笑的没完没了,几乎所有的笑都和韦大人有关。


粗略的在原著玄桂剪辑文档里搜索“哈哈大笑”,竟然有58次之多,而且这些基本都是小皇帝笑的,至于普通的笑更是数不胜数,一个文学句句写文的时候自然会避免用重复的词语,但是在描写小皇帝和小宝对话的时候,经常是“笑道”三连发,小皇帝见到小宝的喜悦轻松跃然纸上,让人看着都跟着弯了嘴角。


而且重要的是,这些笑发生在各种时候,即使是小宝做了错事,比如公主割了额驸的命根子,这种事情,随时可能引起吴三桂造反提前,小皇帝听完小宝描述,是这个样子的:


 


康熙皱了眉头,一言不发的听完,沉思半晌,说道:“小桂子,你好大胆!”韦小宝吓了一跳,忙道:“奴才不敢。”康熙道:“你跟公主串通了,胆敢骗我。”韦小宝道:“没有啊,奴才怎敢瞒骗皇上?”康熙道:“吴应熊对公主无礼,你自然并未亲见,怎能凭了公主一面之辞,就如此向我奏报?”韦小宝心道:“乖乖不得了,小皇帝好厉害,瞧出了其中破绽。”忙跪下磕头,说道:“皇上明见万里。吴应熊对公主如何无礼,奴才果然没有亲见,不过当时许多人站在公主窗外,大家都是亲耳听见的。”康熙道:“那更加胡闹了。吴应熊这人我见过两次,他精明能干,是个人才。他又不很年轻了,房里还少得了美貌的姬妾?怎会大胆狂妄,对公主无礼。哼,公主的脾气我还不知道?定是她跟吴应熊争吵起来,割了……割了他妈的卵蛋。”说到这里,忍不住哈哈大笑。


 


年轻人能不能控制一下自己……


 


四:我和你有种特别的默契


 


这种默契不是一见钟情能培养的,真的是日久生情才会有的,非常美好的东西。


比如:


 


韦小宝道:“恭喜皇上,尚耿二藩奉诏,吴三桂老家伙一只手掌拍不来手……”康熙笑道:“孤掌难鸣。”韦小宝道:“对,孤掌难鸣,咱们这就打他个落花流水。”康熙笑道:“倘若他也奉诏撤藩呢?”韦小宝一怔,说道:“那也好得很啊。他来到北京,皇上要搓他圆,他不敢扁,皇上要搓他扁,他说甚么也圆不起来。”康熙微笑道:“你倒也明白这个道理。”韦小宝道:“那时候,他好比,似蛟龙,困在沙滩,这叫做虎落平阳……”说到这里,伸伸舌头,在自己额头卜的一下,打了一记。康熙哈哈大笑,说道:“这叫做虎落平阳被你欺,那时候哪,别说他不敢得罪我,连你也不敢得罪啊。”


 


又比如皇帝听说小宝要和额驸赛马,想趁机试试滇马脚力,康熙道:“那你就跟他赛五六十场好了,要斗长路,最好是去西山,跑山路。”见韦小宝脸色有点古怪,便道:“他妈的,没出息,倘若输了,采金我给你出好了。”


 就你说前言,我就知道后语,你脸色一变,我就知道你怕什么,好想和这样懂你的人谈恋爱有没有……【自重






五:无论你做了什么,我都无法真的和你生气


 


小事就不说了,且看归家三人刺杀皇帝,小皇帝终于和小宝摊牌,谈他天地会身份时候的剧情:


 


    康熙冷笑道:“天父地母,反清复明!韦香主,你好大的胆子哪!”韦小宝但觉天旋地转,脑海中乱成一团,第一个念头便想伸手去靴筒中拔匕首,但立即想起:“他甚么都知道了!既然问到这句话,就是翻牌跟我比大小。他武功比我高,我一剑刺他不死的。就算能杀了他,我也决计不杀!”当下更无迟疑,立即跪倒,叫道:“小桂子投降,请小玄子饶命!”这“小玄子”三字入耳,康熙心头登时涌起昔日和他比武玩耍的种种情事,不由得长叹一声,说道:“你……一直瞒得我好。”韦小宝磕头道:“奴才虽然身在天地会,可是对皇上忠心耿耿,没做过半点对不起皇上的事。”康熙森然道:“你若有分毫反意,焉能容得你活到今日?”韦小宝听他口气有些松动,忙又磕头说道:“皇上鸟生鱼汤,赛过诸葛之亮。奴才尽忠为主,好似关云之长。”


 


  康熙忍俊不禁,心中暗骂:“他妈的,甚么诸葛之亮,关云之长?”只是在这要紧的当口,倘若稍假以词色,这小丑插科打诨,顺着杆儿爬上来,再也收服他不住,喝道:“你给我从头至尾,一一招来!只消有半句虚言,我立刻将你斩成狗肉之酱!”说到最后四字,嘴角边不由得露出笑意。韦小宝爬在地上,瞧不见他神色已和,但听语意严峻,忙磕头道:“是,是。皇上一切都已知道了,奴才怎敢再有丝毫瞒隐?”


 


陛下您能多严肃冷厉个几分钟吗,冷笑之后没有三句话已经忍俊不禁了还能不能行啊?要是小宝看到你嘴边的笑意这小子要飞上天的啊!


 


然后他让小宝攻打天地会,韦大人只是恩啊的推诿,然后小皇帝是这样的:


 


康熙微微一笑,道:“哼,你总是硬要把自己说成好人,这样罢,你点齐兵马,去把天地会、沐王府、归辛树一干反贼,一古脑儿的都拿了来。若是走掉了一个,砍你一只手,走掉了四个,一双手一双脚都砍下来。要是走掉了五个,那再砍你的甚么?”韦小宝道:“这个……这个……奴才只好真的做太监了。”康熙忍不住哈哈大笑,骂道:“他妈的,你倒会打如意算盘。”


 


……笑点还能不能正常点了……说好了是谈你一直信赖宠爱的人谋反的大事呢,哈哈大笑成什么体统啊!


 


至于后来小宝带着天地会反贼逃跑,还拐走公主,小皇帝两道神秘圣旨他也不肯回来,终于是熬的小皇帝先让步,找他回来,虽然说是为了攻打罗刹国,但是韦小宝这罪这么大,是不是应该应该给个下马威,小皇帝心里很清楚的,可是他们见面的情形实际是这样:


 


康熙见韦小宝到来,心中有一大半欢喜,也有一小半恼怒,心想:“这小子无法无天,竟敢一再违旨。这次虽派他差使,却也要好好惩戒他一番,免得这小子恃宠而骄,再也管束他不住。”岂知韦小宝一见面竟会大哭,康熙心肠却也软了,笑道:“他妈的,你这小子见了老子,怎么哭起来?”韦小宝哭道:“奴才只道这一生一世,再也见不着皇上了。今日终于得见,实在是欢喜得紧。”康熙笑道:“起来,起来!让我瞧瞧你。”韦小宝爬起身来,满脸的眼泪鼻涕,嘴角边却已露着微笑。康熙笑道:“他妈的,你这小子倒也长高了。”童心忽起,走下御座,说道:“咱们比比,到底是你高还是我高。”走过去和他贴背而立。


 


I don’t know what to say...


 


一见他大哭就心软……还童心忽起……


 


真是个不爱生气的仁君啊……


 


而且连赦免韦小宝抗旨,他都给自己想好了理由:


 


   康熙道:“你不用担心,把话儿说在前头,我可没要你去打天地会。”负手背后,踱了几步,缓缓的道:“你对朋友讲义气,那是美德,我也不来怪你。圣人讲究忠恕之道,这个忠字,也不单是指事君而言,对任何人尽心竭力,那都是忠。忠义二字,本来是一而二、二而一的。你宁死不肯负友,不肯为了富贵荣华而出卖朋友,也算十分难得,很有古人之风。你既不肯负友,自然也不会负我了。小桂子,我赦免你的罪愆,不全是为了你以前的功劳,不全是为了你我两个自幼儿十分投缘,也为了你重视义气,并非坏事。”


 


   好嘛,这还成了他讲义气了,讲义气,呵呵。


 


  最后小宝用朝廷大臣的命换了反贼茅十八一命,然而小皇帝早已看穿一切,那么他的态度是怎样的呢:


 


   康熙微微一笑,说道:“小桂子,你破案的本事不小,人家都称赞你是包龙图转世哪。”韦小宝道:“那是托了皇上的洪福,奴才碰巧破获而已。”康熙哼了一声,向他瞪了一眼,冷冷的道:“移花接木的事,跟我的洪福可拉不上干系。”


 


  韦小宝吓了一跳,心想:“皇上怎么又知道了?”一转念间,立即明白:“我的亲兵队里,皇上当然也派下了密探。”正不知如何回答才是,康熙叹了口气,说道:“这样了结,那也很好,也免了外面的物议。只不过你这般大胆妄为,我可真拿你没法子了。”


 


  韦小宝心中一宽,知道皇帝又饶过自己这一遭,当即跪下连连磕头。


 


  康熙道:“方今四海升平,兵革不兴,你这抚远大将军的衔头,可以去了。”


 


  韦小宝道:“是,是。”知道这是皇帝惩罚自己的胡闹,又道:“奴才这一等鹿鼎公,也可以降一降级。”康熙道:“好,就降为二等公罢。”韦小宝道:“奴才胡闹得紧,心中不安,请皇上降为三等的好了。”


 


  康熙哈哈大笑,说道:“他妈的,你居然会心中不安,日头从西方出了。”


 


  韦小宝听得“他妈的”三字一出口,知道皇帝怒气已消,站起身来,说道:“奴才良心虽然不多,有总是还有些的。”


 


可怜的老冯……没人权,没公理,没有司法透明,就这么蒙冤而死,点上一根蜡烛。


 不过话说小皇帝向来不是很看重人命,大概帝王自带的视角吧,他从一开始就对小桂子说,杀个小太监没什么的,又让他杀几个侍卫取得沐王府的人的信任,大概在他眼里,除了小桂子的命,别的也没什么紧要的……


 


   但是,一份好的感情绝对不会只是单箭头,小宝对皇帝也是一样情深意重,至少相对来说吧……关于小宝对皇帝的感情,且听下回分解【没有那种东西


 


 



评论
热度(200)
  1. Erdouzi_蹦跶的大猴子missloro 转载了此文字
Top

© Erdouzi_蹦跶的大猴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