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HE,EMH

超蝙(?),Ianthony,豹鹰(鹰眼)

杂食

求多带我豹玩

可私信瞎聊

以及,看头像就知道,我对我菊苣真爱(划,头像是怎么看得出来啊

 

【叉骨x泽莫】论毒唯共存的可行性

黑羽霞子:

算是反派特攻队的番外
正文连载中:
(设定起源) (1) (2) (3) (4)
我知道我的脑洞越来越毒,但请你们相信我,这对不但能吃,还真的很好吃!异常的好吃!哭着求你们一定要看!给你们看看真正的泥石流谈恋爱!!!


预警:
非常有毒的拉郎,巨无敌OOC,魔性发展很多。


这里设定时间线是原文全部结束后,泽莫聚聚也是盾冬党了。因为是冬兵毒唯x队长毒唯,所以会有奇妙方式的盾冬提及


有亲密行为描写和非常毒的假车


    今天本来又该是平静的一天,超级英雄们都在一起了,而反派们一如既往隔着小电视在欣赏他们甜蜜的日常。
    但日常中的日常,则是叉骨和泽莫的撕逼小剧场。
    泽莫在尘埃落定后有所收敛,从混乱邪恶的队all收回来回归了盾冬,但女友粉这东西是永远不会消停的,于是红骷髅、叉骨和泽莫聚在一起看电影的时候,结局总会是打起来。
    “哼,都不能给队长做顿饭,就知道吃李子也是够了。”
    “媳妇儿是用来宠的好吗?!美队还只有肌肉呢!你看我家吧唧那个头发被他扎的!”
    “你家吧唧?呵呵,人家吧唧!认清现实吧。”
    “天天对着美队偷拍照淫笑的人没有发言权!”
    “够了!!!”坐在他俩中间的红骷髅被一左一右两个毒唯吵得脸都红了,想拉队友帮自己谴责他们一下,“海拉,你帮我管管他们!”
    “我是海拉,不是赫拉,不管家庭内部矛盾,你们盾冬党的问题你们自己解决,让他俩打去吧。”忙着嗑瓜子看自己可爱弟弟的海拉并不想理他,并向他丢了一个麻辣鸡丝。
    麻辣鸡丝转头丢锅:“多玛姆?”
    管理员看博士调戏小玫瑰看得正爽,一个心烦反手抓起叉骨和泽莫,建了个小黑屋就把俩人扔进去面壁了。
    世界清净了。
    大家都舒了一口气。


   
    小黑屋里,泽莫和叉骨大眼瞪小眼地看着彼此,谁也没料到会发展成这样。
    泽莫率先找了个舒服的地方坐下来,扫了叉骨一眼:“该死的九头蛇。”
    “你想打架吗?你知道你打不过我的。”叉骨头顶青筋,威胁式地挥了挥拳头。
    “以防你忘了,我杀过不少九头蛇。”泽莫并不理会他,仿佛叉骨不存在一样搬出自己的手提电脑,翻开了屏幕,开始在键盘上敲敲打打。
    叉骨被一个人晾在一边,一腔怨气像打进了棉花里,无处发泄,他无聊地转了两圈,最后对着泽莫坐了下来。左看看,后看看,最后看到了打字的泽莫身上:“你在干什么?”
    “产粮,否则呢?”泽莫看都懒得看他一眼,“我又不像你口口声声说吃cp,结果白嫖。”
    虽然很气,但是有逻辑有道理,你又不能发作。叉骨已经见惯了泽莫的这一招,但还是每一次都会被他惹毛,他握紧了拳头又放下。他们要是再打起来,说不定多玛姆一个气急,到明年都不会放他们出去。
    房间里只剩下泽莫打字的声音。
    禁闭室的光线很暗,屏幕的荧光一明一灭地投在泽莫的脸上,实在没什么东西可看的叉骨只好撑着下巴瞅他。
    他头一次这样长时间地观察对方,天天的撕逼打架让他下意识觉得泽莫面目可憎,但实际上和在这里的反派们比起来,泽莫算得上是最文静的一个了,不说话的时候有种文弱书生的气质。而当他盯着什么东西时,专注又带着点忧郁的目光几乎能催眠任何人,梳向脑后的头发垂散下来一缕,挡住了他皱紧的眉头和抿紧的嘴唇。
    就是这样一个普通到在大街上能消失在你视线里的人,当年凭一己之力拆散了复仇者联盟。
    叉骨换了一只手撑头,继续盯着人看,虽然他很不愿意承认,但是泽莫确实要比他们都厉害很多。
    打字声停住了。
    “我必须要提一下,你的视线真的很烦人。”泽莫“啪”地一声合上了电脑,“你想说什么就说吧,是你家吧唧的第一百个优点,还是你失恋之后悲惨的倾诉,来吧,说,我听着呢。”
    “你一定要把气氛搞成这样吗?!”几乎只用了一秒钟就把刚才脑子里那些赞赏对方的念头全部清空了,叉骨被气得牙根痒痒,“为什么你一说话就一定要怼点什么人呢?”
    “因为我能够做到,但是你们不能?”泽莫抿起嘴来笑,他笑起来时唇线的弧度很有特点,上扬的嘴角像只猫,总是带着点令人无法忽视的嘲讽意味。
    想让他闭嘴,叉骨盯着那张不断吐出令人气恼挑衅的嘴,想直接给他一拳,把他打倒在地。但他知道那没有用,他和红骷髅这么做过很多次了,爬起来后他又会继续逼逼逼逼,反而越挫越勇。
    叉骨站起来,向泽莫迈了一步。也许是没想到在禁闭状态对方还敢对他动手,泽莫下意识向后蹭了一点,绷起肩膀,瞪大的眼睛配上退休后养得有点肉嘟嘟的脸,简直像只受惊的仓鼠。
    叉骨突然恶向胆边生,泽莫的文他也一直有追,在知道作者后他也纠结过一阵,最终还是迫于过于精妙的文笔而屈服了。从那些文章里他隐隐能感觉到泽莫不擅长应对什么,他突然就打算拿这些方法来对付对方。太长时间无可奈何的受泽莫的气终于让叉骨失了智,对于前九头蛇特工交叉骨来说,所有能恶心到泽莫的方法他现在都不介意一试。
    叉骨抬手伸向泽莫,泽莫是想反击的,无奈体质跟不上没躲过,被人拎着领子提起来。又不能在气势上认输,于是泽莫瞪着眼睛平静地盯着叉骨。
    又是那双眼睛,带着怜悯、轻蔑和傲慢的眼睛。
    叉骨扯开一个笑容,然后按着泽莫的头,直接吻了上去。
    泽莫倒吸一口凉气,瞪圆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发生了什么。头一次看到这个冷静的人失控,叉骨心中莫名浮现出愉悦,尖牙利嘴吐出嚣张话语的嘴唇被他堵住,堪比尖刀的舌头被含在口中翻搅,不似平时的酸涩,反而像蜜糖一样引人沉迷。
    叉骨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
    他急忙松开手,泽莫跌落下去,腿一软甚至都没站稳,一屁股直接坐地上了。他仰着头用震惊的眼神盯着叉骨,抬起手擦去嘴角残留的唾液。
    还没等他找回自己的声音,包围着他们的小黑屋就“噗”的消失了,红骷髅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冷静了吗?冷静了就回来吧。”
    叉骨似乎有点走神,低头看着泽莫想说点什么。但地上的人冷哼了一声,爬起来拎着电脑,找了一个离他们最远的地方一个人打字去了。
    “你做了什么?他看起好像乖多了。”红骷髅有点疑惑地问叉骨。
    “没什么。”叉骨收回视线。


  
    那天之后,每次二人组队出任务去复查各位cp的感情时,泽莫都要使狠下绊子把红骷髅挤掉,宁愿摆出一副两看相厌再看自杀的态度,也要和叉骨一起出去,还美其名曰监督对方不让他冬唯拆cp。
    叉骨知道对方只是想变着法报复自己,把恶气出回来,但是即使提前防备了他也无能为力,泽莫的阴招真的是层出不穷防不胜防,不是设计把队长调回来遇见自己把自己揍一顿,就是让他在Bucky面前出丑。
    叉骨没什么聪明办法对付泽莫,最管用的一招就是大力出奇迹,把人按住了往死里亲,亲到他眼圈发红两腿发软喘不上来气,就基本上没力气再继续使坏了。
    但次数越来越多,两个人都发现其中的意味已经变质了,却还嘴硬否认对方对自己有吸引力,否认自己对此有所期待,同时死不承认他们只是单纯地因为想亲才亲的。


  
    终于有一次,泽莫先沉不住气了,揪着叉骨的头发把人拉下来,左腿缠到他腰上,右腿挤到他两腿之间。
    “操我,你敢吗?”他用平静的声音挑衅道。


   
    叉骨当然敢,退休世界有的是多玛姆无聊时建出来的房子,他们两个像打架一样互相扯着找了一间冲进去,完全没什么缠缠绵绵的接吻环节,更像是在比谁会先怂的试胆游戏。
    虽然两个人都很冲动,但是这个床注定要上得不同寻常。
    泽莫扯掉叉骨的上衣,叉骨扒掉泽莫的裤子。
    泽莫摸着叉骨的胸肌,摇头哀叹:“完全没有美队的大啊。”
    叉骨捧着泽莫的脸咋舌:“吧唧的脸一定更软,屁股也更翘。”
    然后他们互相给了对方一拳,双双中招滚到了床上去。
    后面的内容不忍赘述,仿佛一场灾难,但是还是奇迹般地进行下去了,在整个前戏的过程中,他们都在不停地争论各自对盾冬萌点雷点的不同见解,叉骨都很怀疑自己能在这种条件下依然挺立如初究竟是有多厉害。
    但也许是天天对着红骷髅、多玛姆和麻辣鸡丝,他的眼睛已经瞎了,审美也已经坏掉了,竟然对着泽莫这张欠揍脸兴奋得跟什么似的。
    在准备步骤进行完毕后,叉骨准备要上三垒,这时候泽莫拦住了他,非常认真地问了一个严肃的问题:
    “等一会我高潮的时候,可以叫美国队长的名字吗?”
    叉骨从没觉得美队那张脸这么令人憎恶过,憋着气一个挺身就插了进去。
    这次难受的人换成泽莫了,他掐着叉骨的手臂,不停地抽着气,歪过头把半张脸埋在枕头里。
    “Cross……bones……”泽莫断断续续地喊他。
    “干嘛?!”被他夹得自己也不好受的叉骨不耐烦地吼道,“你要是敢说我没有美国队长的四倍尺寸长,我就操死你!”
    “……不是……”泽莫收紧了手指,似痛苦又似愉悦地皱起了眉,半眯的眼睛里被逼出一点水雾,平日里尖刻地嘲讽所有人的声音现在显得软绵绵的,“……太深了……轻一点…………”


    叉骨的理智断掉了。


    虽然泽莫没有那么说,但最后还是被叉骨操了个半死。
    没了力气再折腾大事的泽莫在叉骨怀里乖乖睡着了,他睡着的时候嘟着脸,比醒着的时候不知道可爱了多少倍。叉骨悄悄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从背后环住他,贴着人也睡下了。


  
    半夜,叉骨不知道做了什么梦,朦朦胧胧地含糊着喊吧唧。
    泽莫“唰”地睁开眼睛,翻过身反手就给了他一巴掌,把人打醒了。叉骨正懵呢,泽莫就用力晃着他愤怒了起来:“你竟然睡着了喊吧唧?!你为什么要喊他的名字!”
    毕竟刚嫖过人家,叉骨理亏,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道歉,泽莫就紧接着吼了下去:
    “你应该喊队长的名字!!!”
    “…………去你妈的滚蛋吧!!!”


  
    由于真的半夜因为站队问题字面打架,这两个人早上出现的时候脸上都青一块紫一块的,大家都以为他们是找了个地方决斗去了。
    “你们错过了早安吻。”红骷髅指着屏幕说。
    泽莫和叉骨下意识对视一眼,又移开视线,回答他:“哦。”


  
    但生理需求这个问题,不是你想忍,啊你就能忍。
    男人兴奋起来随便找个地方都想打炮,更别提对方还是自己的恋人。
    哦等等,我刚刚用了恋人这个词吗?差一点忘了,他们都不承认,就好像谁先点头谁就输了一样。
    但很快这两个毒唯在一起——起码是肉体上在一起了的事情就传遍了整个退休区,反派们纷纷表示被正派秀一脸就得了,竟然还能被同事也秀一脸?!在这里的反派不都是没有对象的吗!有对象的反派不都洗白白走上人生巅峰了吗!
    大家头一次理解了Sam心里的苦楚。
    而反正消息也传遍了,这两个家伙反而更加不知收敛,叫床的时候连声都不压了。
    嗯?脸是什么?反派的事,能要脸吗?
    但是由于他们喊出来的内容太过诡异,单靠听的你是分辨不出来在屋里啪啪啪的究竟是叉骨和泽莫,还是队长和吧唧。
    毒唯谈恋爱我们真的不懂啊。


   
    人家都是先恋爱后上床。
    这俩人呢,睡都睡了快半年了,竟然还是没有人松口先告白。
    高天尊甚至还专门开了个赌池,一赌他们啥时候分手,二赌谁先憋不住表白。
    他们天天也就这点娱乐了。
    所有人都压了分手,向他们的同事传达最真挚的祝福。


  
    某一天晚上,在进行完例行运动后,泽莫没有抬手把人从自己身上扔下去,而是捧住了他的脸。
    “Rumlow。”他喊。
    叉骨的心脏停跳了一秒,从他们认识以来,泽莫就没有喊过他的名字,一般都是用“喂”和“傻逼”代替,就连在床上也只最多升级到“Crossbones”,他抗议的时候对方还反问过他“不然喊什么,Brock小甜甜吗?”
    这是泽莫第一次主动叫他的真名。
    “什么?”叉骨也难得的对泽莫温柔了一点,替他把头发别到耳朵后面去。
    但是泽莫接下来说出的话让叉骨只想把他活活打死。
    “你的吧唧是队长的。”
    “我知道!!!”叉骨对着这个破坏气氛的人怒吼道。
    泽莫突然就笑了。
    “所以你是我的。”他搂住叉骨的脖子,在他下巴上吻了一下,“给我记好了。”
End.
泽莫聚聚真!的!很!可!爱!那个小猫嘴我真的受不了!
咦泥石流车竟然没有被屏蔽,看看能撑多久,不然我以后都走这个风格吧。

评论
热度(1132)
Top

© Erdouzi_蹦跶的大猴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