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HE,EMH

超蝙(?),Ianthony,豹鹰(鹰眼)

杂食

求多带我豹玩

可私信瞎聊

以及,看头像就知道,我对我菊苣真爱(划,头像是怎么看得出来啊

 

【all铁】A.V.E.N.G.E.R.S.

尤浪:

#洁癖慎入,首字母全员向,短篇
#英语渣,单词是翻字典的orz 如果意思不对请不要打我orz
#很不要脸的占了所有的tag_(•̀ω•́ 」∠)_


#就当作一个个独立的故事吧,没有修罗场√






——————————————————————
01. Adament 坚定——盾铁
 


 在Tony背着核弹义无反顾地用最后的能量冲入虫洞时,Steve终于发现Tony玩世不恭的语气和满不在乎的神色下,正是他作为美国队长一直以来都坚信的牺牲精神。
 
 但是Tony把它埋的太深,也因此被一直误会。正如他们初见时,Steve说“你绝不是那种可以为了战友牺牲的人。”——天知道他有多后悔说出这句话。
 
 Tony……他明明值得所有人的尊敬,却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只暗地里默默地付出。

为复仇者们,为整个世界。
 
 每次想到这里,Steve的心都揪紧了。
 
 他试图让Tony明白自己理解他,关心他。他催促Tony准时睡觉(虽然这不起作用),他叮嘱Tony少喝咖啡多吃饭(虽然这也不起作用),他时时刻刻注意Tony的情绪并在第一时间给他支持和安慰(好吧,这起作用,Tony信任地注视他时他简直要沉醉在那双美丽的眼睛里了)。
 
 而在朝夕相处了一段时间后,Steve终于发现,自己的保护欲好像偏离了正常的轨道。

事实上,太偏了。







他开始不能忍受Tony对自己身体的不在意,不能忍受别人对Tony误解性的评价,甚至是现在Tony晚宴回来后身上的混合女性香水味道,他也不能忍受。
 
 事实上,最后一个,何止不能忍受,他简直要疯了。
 
 也许我确实疯了,Steve模糊地想。因为眼下他正紧紧抓住Tony的手腕,凑近着聚精会神地看着他。

显然对方也没想到在半夜归来时会碰到他,社交和应酬之后的疲惫和厌倦还来不及从脸上收回。

Steve突然意识到,Tony并不是真正喜欢这个。

他这么做只是为了应付公关,作为团队里唯一一个有足够经验的人,他不得不出席那些虚假的仪式和场面。

Steve为此而难过。

“呃……Cap?我以为你已经睡了?”Tony不确定地讯问,看得出来他正努力在酒精中保持清醒,因为生理时钟过于精准的全美道德标杆显然不应该在Tony Stark参加完晚宴之后还坐在起居室里。
 
 他不知道的事实是:美国队长已经在这里忐忑不安的坐了三个小时了。

不过Steve没有听见那个问题,他正忙着在昏暗的光线下细细打量对方。他早就知道Tony是个英俊的男人,可在如此近的距离下,他突然发现——不,不仅仅是英俊,那张脸简直好看的有些过分了。

Steve入迷地看着Tony那双色调甜蜜的眼睛来回打量自己,长长的睫毛不安地眨动。他靠的太近了,两人的呼吸交错着,Steve清晰地闻到龙舌兰的香气。
 
 ——还有他憎恨的女性香水味。上帝。
 
 Steve紧了紧五指,他说不清心底蔓延开的酸楚和苦涩是为了什么。

他想起上个世纪的宣传单上的大写加粗标题:美国队长是坚定不移的美国精神。

好吧,他对自己说,美国队长永远是坚定的,无论是对信念,还是对感情。
 
 Steve在酒的香味中微微眩晕,他的心跳震的耳膜疼。






Tony,他想,那是Tony,被他握住手腕的人,几乎贴在他怀里的人,是Tony。他因为这个想法而沉迷,仿佛有一个慢慢融化的,甜蜜的,粘稠的冰欺凌,正缓慢地包裹他封尘了七十年的心。

或许是难得熬夜让他思路不清,又或许是面前那双眼睛实在太过醉人,总之Steve低下头,在寂静的午夜中轻轻地吻住了Tony。
 
 那一瞬间仿佛灵魂归位,他发现自己已经期待这一天很久了。
 






 不知过了多久,Steve暂停这个温柔干燥的吻,贴着对方的嘴唇呢喃他的名字。而Tony明显吓坏了,他过于慌乱和无措,甚至忘了推开他。
 
 “Tony,你是最好的。”Steve贴着对方的耳朵悄声说,一边握住Tony因为紧张而僵硬的手,微微用力让他们十指相扣,他喜欢这种缠绵而坚定的握法。

Tony的耳朵在发红,他眨眼的频率加快了。

“呃……谢谢?”花花公子笨拙地回应道,“但是队长,我不明白……”
 
 “你是最好的。”Steve固执的重复,他抚上对方的脸颊,现在他们额头贴着额头,Tony的呼吸喷洒在他的鼻尖。

“所以你值得最好的。”Steve看着那双晶亮的焦糖色眼睛,仿佛宣誓一般缓缓说道。
 




 “你知道,我就是最好的。”
 


 





——————————————————————
 02. Vitality活力——虫铁
 


 “Mr.Staaaaaaaaaaark!!”
 
 Tony被迎面扑过来的人撞的退后一步,Peter紧紧地搂着他的脖子,毛茸茸的脑袋在他的颈窝像小狗一样不停地蹭。
 
 “Mr.Stark!我太爱您了!谢谢您给我的新装备!!简直赞爆了天啊!!”
 
 Tony无奈地揉揉男孩的头发,在温暖的怀抱里露出了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笑容。“Easy, boy,我知道自己很厉害。”
 
 “Mr.Stark最最最最最厉害!”Peter亮晶晶的眼睛里满是崇拜,他雀跃地为自己的偶像欢呼着,朝气的笑容让Tony心软软地塌陷。
 
 年轻就是有活力,Tony宠溺地笑笑。
 
 
 



 “年轻……就是该死的……嗯……有活力……”Tony抓着床单无力的喘息着,抱怨的话语被身上的人冲撞得支离破碎。
 
 “Mr.Stark,您也不差啊。”Peter俯下身在Tony耳边低语,舔着对方涨红的耳垂,吻着他颈侧的动脉,感受高频的心跳。
 
 “已经第二次了,您还是这么乐在其中啊……要不要等会……再来一次?”
 
 Peter的语气就像是恋人之间最谴倦的情话。他在Tony潮红的脸上落下温柔细密的吻,但下面的动作却截然相反。
 
 Tony在如此大力的顶撞下失去了理智,他的眼圈通红,很快就浑身紧绷着释放出来,额头上布着一层薄汗。
 
 可是Peter的动作却没有停下。
 
 Tony的腿在颤抖,他胡乱地摇头,双眼失神地睁大,声音已经沙哑:“……Peter……唔……不要了……我不……嗯……我该死的不想……啊!……”
 
 “不行啊Mr.Stark,”Peter咬住Tony的喉结,阻止了他的求饶,“这可是您说的,年轻就是有活力。”
 





——————————————————
 03. Echo共鸣——科学组
 


 Bruce一直有很深的罪恶感,因为他体内有个怪物。
 
 或者说,因为他自己就是个怪物。
 
 他不知道自己会在哪里在什么时候变身,也不知道下一次Hulk会伤害多少人,造成多少损失。
 
 他一直在躲藏,在逃避,试图把自己扔到世界的角落,尽可能消失在所有人面前。
 
 直到他遇见了Tony Stark。
 
 第一次见面时,Tony称赞了他的研究,然后毫不避讳地说:“我觉得你失去控制变成狂暴绿巨人的样子超赞。”
 
 Bruce有些不适应公开讨论Hulk,但更多的是惊讶。他没想到在这个超级英雄的队伍中,一个怪物会被称为“超赞”。
 
 他不是没看到其他人看他的样子,那种警惕的眼神,那种随时会去摸抢的动作,他很熟悉这些。
 
 但Tony不是。他甚至敢在工作时突然戳他,然后在Bruce惊叫声中扬起眉毛。“Nothing?”他说,似乎对于他没有变身有些失望,“你平时都是怎么平息怒气的?”他随便乱扯道,转身递给Bruce一袋蓝莓干。
 
 就像他们是普通的朋友,没有谁是英雄,没有谁是怪物。
 
 当Bruce表达出自己对Hulk的抵触时,Tony走近他:“每分每秒都有弹片靠近我的心脏,是这个阻止了它们。”他拍拍胸前的反应堆,“这是我们可怕的特权。”
 
 “我们不一样。”Bruce隔着透明的屏幕看着Tony,他正试图把他们归为一类人来安慰他。
 
 “嘿,”Tony把屏幕上的东西移到一边,认真的看着他,“没有他,在那么强的辐射下你早就死了。”
 
 他说Hulk救了他。他说他们是一样的人。他说他们是唯一讲英语的。他说他可以来Stark大厦,他会爱上那里的。
 
 Bruce看着Tony温和地笑了笑。
 
 


会爱上吗?
 
 


Well……也许。
 
 






——————————————————
04. Nobility贵族——霜铁
 


 “说真的,你读过莎士比亚吗?你这派头是不是从那里得出的灵感?”
 
 Loki嘲讽的勾起嘴角:“我不认为蝼蚁的废话值得我花费时间去了解。”
 
 “只是提醒,”Tony从酒柜前侧过身给了他一个假笑,“你现在正在和一个蝼蚁说着废话。”
 
 Loki没有回答,他接过凡人递给他的酒沉默着喝了一口。
 
 “你真的不怕我下毒吗?”Tony对于Loki的毫不提防依旧有些不敢相信。而那双绿眼睛抬起来望着他,有什么情绪在里面浮浮沉沉。
 
 “你第一次就可以这么做了,”Loki用低缓的嗓音回答,“而到现在我也没有死。”
 
 Tony耸了耸肩。“所以你这几次跑来地球只是为了找我喝酒聊天吗——哦抱歉,无意冒犯,但你之前入侵我们的恶迹让我很难不怀疑你在预谋什么邪恶计划。”他向Loki举了举杯子,毫不真诚地表示歉意。
 
 绿眼睛的神低声笑了。“计划的确有一个,”他盯着人类琥珀色的眼睛露出危险的笑,“邪不邪恶……就很难定义了。”
 
 
 



 
“Loki……?”Tony模模糊糊地嘟囔着,初醒的嗓子有些沙哑,“……你在看什么?”身边的人已经醒了,正坐在床上看一本书,Tony往那边挪了挪,半梦半醒地蹭蹭对方的衬衫下摆。
 
 “莎士比亚。”Loki放下书,把被子向上拉扯,盖住紧贴着自己好像又要睡过去的凡人的肩膀,“你说过我像是里面描写的贵族。”他轻声说。
 
 “哦……贵族……”Tony喃喃道,Loki低了低头想要听得清楚些,“你的确挺像的,傲慢地端着架子什么的……不过我得说……你晚上的时候可不怎么像啊……”
 
 绿眼睛微微眯起来,里面闪动着笑意。
 








 ————————————————
  05. Guilt 内疚——冬铁
 
 


杀父之仇和杀母之恨要怎么偿还?
 
 Bucky不知道怎么面对Tony,那双绝望又愤怒的眼睛在他午夜梦回时总纠缠不放,让他心如刀绞,睁眼到天明。
 
 Bucky的黑眼圈越来越重了。
 
 任何补偿都感觉是无用的。嘘寒问暖,软声细语,百般迁就,唯一的作用就是让所有人都以为他喜欢Tony。
 
 好吧,也许不是“以为”,而是“发现”。
 
 然后Tony也这样以为。
 
 然后Bucky发现Tony也喜欢他。
 
 感谢上帝,关于第一个问题,Bucky终于知道该怎么偿还了。在他扶着Tony的腰横冲直撞到身下的人神志不清开始哭着求饶时,他得出了一个结论:自己犯的错,只能用自己来偿还。
 
 Bucky和Tony的黑眼圈越来越重了。
 
 







——————————————————————
 06. Ebullience热烈——锤铁
 
 


Thor和Tony的第一次见面不怎么愉快,事实上在得及自我介绍之前,他们就打得不可开交了。不过他并不是那么记仇的人,或者神。
 
 钢铁侠仿佛是人类带给他的惊喜,他不敢相信会有如此矛盾的存在:同时有着坚硬不催的身体和脆弱细碎的内心。
 
 “善待你的心,Tony,它并不像你的战甲那么坚硬。”他曾经这么说。然后Tony抬眼看了看他,复杂的神色一闪而过。“你突然说出这么哲学的话让我很不适应,不过别紧张,大块头,”钢铁之人满不在乎地笑着,“我的心可是伟大的反应堆,哦你可能搞不清楚原理,但是相信我,它的能量足够强大了。”
 
 Thor不知道自己对Tony产生感情是从何时开始的,当他意识到时,这种感情已经十分强烈了。
 
 阿斯加德人对于性别并不是非常在意,Thor很快接受了这个事实,不过这对Tony来说明显困难些。
 
 “等等,你什么意思?”被雷神选中的人类拿着扳手看着他,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你来打扰我工作就是为了跟我开一个劣质的玩笑吗?Thor,离Clint远一点,他对把你的智商拉到平均水平没有一点帮助。”
 
 “吾没有说笑,钢铁之人。”Thor走近了重复道,“吾对汝心有爱慕,吾渴望与汝共度余生。”他认真地说,像是在签订契约。
 
 Tony看上去完全傻了,他拼命眨着大眼睛试图重新拼起他粉碎的世界观。“你说你——喜欢我?操。”他说,“雷神他妈的,喜欢我?”
 
 “是爱。”Thor纠正道,而Tony似乎要因为打击过大而晕倒了。
 
 
 



之后的两个星期对于其他复仇者们来说都太过刺激了,雷神Thor每天都在不同场合不同时刻用不同的方式表达他对Tony热烈的爱意。另一当事人,也就是被神穷追不舍的那位凡人,对此的态度则从几欲崩溃,到勉强接受,最后到乐在其中。面对队友们的抗议和谴责,Tony只是摆了摆手,享用着北欧之神亲手削的苹果。
 
 “得了伙计们,你们就是羡慕我被神追求,承认吧。”他这么说,然后躲到Thor的背后以免被自己暴怒的队友残忍地杀害。
 
 






——————————————————————
07. Roam流浪——寡铁
 


 Natasha一度不知道自己属于哪里。
 
 她曾经是俄国人,现在是美国人;她为前苏联工作过,也为神盾局效力;她也许是黑寡妇,但实际上她每过一段时间就会换一个新的身份。
 
 八十多年来,她其实一直在流浪。
 
 而Tony Stark原本只是她某一次任务中的一个观察对象,她站在最近的距离冷静地给出刻薄而客观的评价,然后任务结束。
 
 和Stark成为队友让她质疑Fury的决定。根据她的卧底经历和报告内容来看,这个不可一世的嚣张富翁能否胜任超级英雄这一职位实在值得深思。


好吧,所以她现在和一个有自毁倾向的自大狂成为队友了,而且他们还要一起并肩作战拯救世界呢。如果不是确定神盾局十分需要她,她简直要以为Fury嫌她活的太久了。
 
 对Stark的改观并不是短时间内完成的,而是不断地由无数个瞬间堆砌起来的。比如他背着核弹冲入虫洞,比如他在劫后余生时不正经地调笑,比如他总是在第一时间选择牺牲自己并为此不甚在意,比如他(或许是Jarvis)记住了所有成员的习惯和喜好并且一直默默遵守着,更比如他让复仇者大厦变得像他们的家。
 



 Stark给了她一个家。
 
 



好吧,这么说的确很别扭。不过每当她完成任务带着一身疲惫和伤回到大厦时,她总是感到放松和安心。警惕是永远的,当然,但桌上吃了一半的三明治、沙发缝隙里塞着的爆米花、休息区不知道是谁掉的一只袜子、还有那双她昨天随口夸奖过今天就出现在房间里的高跟鞋,这一切都让她把警惕感降到最低。
 
 而让这一切出现在她的生活里的那个人,他从不说些什么。Stark一直试图表现地无所谓,好像为所有人做的这一切对他来说只是三分钟的事,根本不费任何心思。但Natasha知道复联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知道他究竟付出了多少,所有人都知道。
 
 她对Stark——哦那当然不是爱,小孩子才会谈论爱——类似于感激,信任,或者依赖,总之是她以为自己永远都无法付出的那种情感。
 







所以去他的特工吧,既然回到家里,现在她只想窝在沙发里一边看电影一边涂脚指甲,然后威胁Clint如果他再不把爆米花清理出来,她就把指甲油倒进他的嘴里。
 




 


——————————————————————
08. Sacrilege亵渎——贾尼
 
 


Jarvis最近有个甜蜜的烦恼——如果他有甜蜜或者烦恼这种情绪的话——他的Sir打算给他造一个实体,但同时为此伤害了自己的健康。
 
 “Jar,我说了,你是我最棒的杰作,我想让你变的更完美。我一定要给你一个身体。”Tony说,他看着摄像头,就像在看Jarvis的眼睛,“而且我认为你已经超过人工智能的范围了,鉴于你昨天敢锁上实验室不放我进去并且以此逼我睡觉,我认为你确实拥有情感——虽然我对这种情感持反对态度。”
 
 “容我提醒您,Sir,我锁上实验室是因为您之前已经在里面连续工作了76小时43分钟,”Jarvis不紧不慢地说,“并且Miss.Potts非常赞成我的做法。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向您复述她的原话:‘干得好Jarvis,总该有个人管管Tony,不能让他一直这么任性下去。’——或许您想调出录音?”
 
 “不,完全不需要,J,你模仿Pepper的语气已经是灾难了。不过我的指令才是最高等级的,但我昨天命令你打开实验室,呃——”
 
 “12次,Sir,如果您想说这个的话。”Jarvis提示道,正如以往的每一次,他不知道Sir庞大的脑容量离开他还剩多少,“而且保护您的安全才是我的最高执行代码,而您工作到今天凌晨3:18的做法,有21%的可能性会让您猝死,我必须阻止。”
 
 “我可是在为你工作,Jar!”Tony不满地嘟囔着,一边在全息投影上做最后的修改,感谢被逼迫而来的睡眠,他不需要咖啡也能保持大脑运转,“来看看这个,亲爱的,你的身体,喜欢这个惊喜吗?”
 
 Jarvis为这句“亲爱的”而沉默了一会儿,因为他的程序运转速度突然加快了。他没有发现任何病毒或是漏洞,在互联网上搜索了相关信息后,他认为这种现象类似于人类所说的“心悸”。
 
 “实际上,由于是我和您一同完成的实体设计,Sir,这并不能被称为惊喜。”他回答,像是在故意拆台,然后在他的Sir撇嘴时诚实地补充,“不过如果我有‘喜欢’这种感觉的话,Sir,是的,我喜欢这个‘惊喜’。”
 
 “哈!”Tony得意地打了个响指。
 
 Jarvis从摄像头看见那双蜜糖一般的琥珀色眼睛,里面的笑意和意气风发让他的运行速度又一次加快了——又一次“心悸”。
 
 “您是我的造物主,Sir,”Jarvis不由自主地发出了这样一段声音,被设定的伦敦腔低沉地回响,“我爱您所带来的一切。”
 
 他的造物主顿住了,然后抿起嘴笑了笑,眼睛里有细碎的光芒。
 
 



两周后。
 




 “该死的,我到底为什么要把你造出来!”Tony被自己的AI压在床上并且毫无反抗之力,只能对那双蓝色的人造瞳孔嚷嚷,“我是造物主,记得吗?你知不知道你在唔——”
 
 “我当然知道我在做什么,Sir,”Jarvis从深吻中抬起头,意犹未尽地舔了舔造物主的嘴角。
 





 “我在违背我的天理,我在亵渎我的神灵。”
 









——————————END——————————


#all铁写的真是让人吐血。好累。其实很多cp都是第一次尝试,写的不好请别揍我,欢迎提意见QwQ
 
 #打滚求评论啊啊啊啊看在我这么粗长的份上 !!


 



 

评论
热度(1916)
Top

© Erdouzi_蹦跶的大猴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