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HE,EMH

超蝙(?),Ianthony,豹鹰(鹰眼)

杂食

求多带我豹玩

可私信瞎聊

以及,看头像就知道,我对我菊苣真爱(划,头像是怎么看得出来啊

 

【双豹组/黑金】殊途同归 10

风信子:

   10


   “看来我现在最好还是重新回去笼子里了。”
   原本以为自己这话能够激怒T'Challa,但是男人此时脸上的表情却有些哭笑不得,更多的反而是无奈。ERIK顿时感觉非常无趣,挥了挥手就打算离开。
   “其实我不明白。”而T'Challa突然开口,“我带你出来的时候遣散了所有朵拉,你明明可以趁此逃走而不是真的乖乖跟我来一场球赛。为什么?”
   “能有为什么?”ERIK冷冷的看过来,“我还没有傻到觉得能逃得走的地步。”
   “既然你这么聪明,那么之前也应该知道摔东西、攻击别人、怒骂嘶吼也根本改变不了你的处境。可是你还是做了。”   
   显然明白自己被对方带进了套的ERIK恼怒了起来:“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一直在试图求死不是吗?”T'Challa笑了起来,“而结果是无论你怎么激怒我我都不会给你什么惩罚,处决你更是不可能,这个结果你还满意?”
   ERIK的眉头猛地皱起,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起来,怒意萦绕在他周围,这只豹子似乎下一秒就要攻过来。但是最终他依旧站在原地。之前在他踏上瓦坎达的土地时就已经几乎被抛了个干净的二十多年培养出来的耐心和审视的本能又回到了他身上。
   而T'Challa显然对此很满意。因为愤怒和冲动是理性的对立面,而有些话只有和理性的聪明人说着才有意义。
   “我准备要开放瓦坎达了。”T'Challa无比严肃的开口,“我希望能得到你的帮助。”
   “我以为我胸口上那一刀就代表了你根本不赞同我开放的方法?”雇佣兵恶劣的笑了起来。
   “我当然不赞成以牙还牙。”国王陛下终于没忍住皱了下眉头,“发放武器只会演变成为大规模的恐怖活动,你难道真的觉得把那些歧视的眼神变成恐惧的眼神会更好受吗?”
   “那些白人当年就是用这样的方式奴役着我们的同胞,我不过是让他们尝一遍这样的滋味罢了!”
   “当你决定以同样的方式向加害者报复回去的时候,你就已经不是正义者了,而是另一个加害者!”说到这里T'Challa难免有些激动,“哪怕你已经决定了自己罪有应得的死法也不行!”若说之前猜测ERIK的自毁倾向时T'Challa还能心平气和,现在就真的是再也绷不住了。每次一旦涉及到这个人的生命问题他都会有些歇斯底里,没办法,后遗症。
   这么多天以来ERIK第一次见到T'Challa发怒的样子。他必须要承认,一直以来温润无波的男人一旦生气起来身上的威压绝对让人不好受,属于上位者的那份不容忤逆的威严和气场让他仿佛凌驾于万物之上,一双古井般的黑曜眸子更是凌然的不可直视。
   雇佣兵顿时眯起眼睛,他和面前的国王无声的对峙了一会儿,也不知道他到底是被T'Challa的说法说服还是趋利避害的本能让他决定避其锋芒,但最终还是道:“我凭什么帮你。”
   虽说是问句,但是语气却是完全的陈述,T'Challa便明白他这算是妥协了。于是他便也笑着道:“就凭我们能让瓦坎达的名号享誉全球,让我们的科技引领全世界承包所有的科技奖项,让我们的历史成为所有国家必不可少的学习研究内容,让我们的语言充斥在每个角落,让我们美丽的同胞登上大荧幕洗刷他们的审美,让我们的运动员身披旗帜站上颁奖台,让我们的每一句话语都在联合国掷地有声举足轻重,让每一个和我们有着同样肤色的同胞都以此为荣。”
   这些话原本是Erik告诉他的,当时还是少年的人眼神亮晶晶的对他道:“我们的运动员会有无数的粉丝,我们的旗帜会出现在各种国际组织,我们的善良和仁义会被人赞不绝口,我们会成为所有同胞挺起脊梁的资本。你就不想,让全世界的人都以瓦坎达为荣?让所有人都爱上这个国度?哪怕不为他们,你就不想让我们的国民在提起自己的国家时名正言顺充满自豪而不是遮遮掩掩心惊胆战?”
   那是Erik所憧憬的,也是T'Challa许诺给他的。而对于面前的ERIK,T'Challa明白自己根本不可能抹去那些不幸的经历强加在他身上的伤痕,但是他会为他改变这个残酷的世界。
   看着雇佣兵逐渐亮起来的眼神,T'Challa笑道:“只要,我们联手。”
   
   
———————————————————————— 


我就表达一下我的观点吧,只是为了诠释剧情。民族、人种和国家认同感以及自豪感,在很大程度上是来自于别的民族、人种和国家的看法和态度。所以闭关锁国说到底实质上无非是场独角戏和自我感动。        

评论
热度(40)
  1. Erdouzi_蹦跶的大猴子风信子 转载了此文字
Top

© Erdouzi_蹦跶的大猴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