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HE,EMH

超蝙(?),Ianthony,豹鹰(鹰眼)

杂食

求多带我豹玩

可私信瞎聊

以及,看头像就知道,我对我菊苣真爱(划,头像是怎么看得出来啊

 

命中注定(贾盾贾无差,微科学组,奇葩设定,一发完结小甜饼)

Mostly红茶less:

下午的脑洞。当你遇到命中注定的那个人的时候,脑袋上会亮起小灯泡,耳边还会响起提示音的设定。愉快的填一个小甜饼。




————————————————————


当Steve从冰封中苏醒以后,他从未想过自己还有机会遇到自己的命中注定。


很小的时候,Steve听母亲说起过她遇到父亲的那一瞬间。那是个细雨蒙蒙的天气,一个女孩正急匆匆的往家赶,她太慌忙了,以至于没有看到迎面而来的那个男孩。


“然后,你父亲将我扶起来,我们四目相对。尽管那时已经深秋,但天空中传来了夏日的蝉鸣声。”母亲掖好小Steve的被角。


小男孩眨巴着眼睛,皱起自己的小鼻子想了半天。“每一对儿命定之人一定会相遇吗?妈妈?如果他们一个年级特别别特大,一个年级特别特别小呢?或者他们一个住在布鲁克林,另一个……另一个住在南极怎么办?”


“相信我,宝贝儿,上帝自有他的安排。他总会给十七八岁的好小伙找一个十七八岁的好姑娘。”母亲说着,弯下腰亲了亲Steve的额头。


当然,Steve后来了解到,十七八岁的好小伙的命中注定未必就是个十七八岁的好姑娘,也有可能是另一个十七八岁的好小伙,或者二十七八岁,但总归不会差得太远,差得太多。


“所以,我一直觉得很抱歉,我是说对我命中注定的那位。”纽约之战后,Steve在烤肉店里和Tony说道:“因为我缺席了整整七十年,我命中注定的那位永远也体会不到两人四目相对的时候电流涌过心头的感觉,还有空中飘来的美妙音乐。”


“哦,我可不认为两个命定之人的相遇是什么美妙的时刻。”Tony咬着满嘴留着油的烤肉,正努力把手上的油脂蹭到Steve脏兮兮的制服上,“你知道当你遇到你的命中注定的时候,你的脑袋上方会亮起一个傻兮兮的专属你们俩的小灯泡吧?还有那个天空中的音乐,你知道那个声音只有你们俩能听见,而在其他人眼里你们只是两个头顶闪亮灯泡,傻兮兮的看着对方的笨蛋。”


桌上的其他人跟着哄笑起来,复仇者们多多少少都见识过一些样式奇怪的小灯泡,在有些情况下,那场景的确滑稽多过浪漫。


“哦!得了吧铁头。”Clint举着一瓶啤酒蹭了过来,整个人压在Tony的身上大声嚷嚷着,“之前你和博士四目相对,头顶上亮起烧瓶一样的灯泡的时候,你可不是现在这个态度。那个笑得像个傻瓜一样大喊全世界只有你能配得上我的人是谁?你们俩的提示音是啥来着?芝麻街?”


“只是芝麻街主题曲中的一句‘C is for cookie’。”Bruce笑着走到他们身边,“不过我觉得队长你完全不用担心,很多人都因为种种原因一辈子不曾遇到他们的命中注定,大家也都过的挺好的。”


“而且,如果……你真的这么担心的,我可以让Jarvis查一下,还没遇到命定之人的老年人。说不定我们能找到你错失的另一半。”Tony大声打了个嗝,浓重的酒气伴着烤肉的味道从他的嘴里冒出来,弄得所有人都忍不住皱起鼻子。“哦,对了。你还没见过Jarvis呢。Jar是我的AI管家,全世界最厉害的AI管家!”


“是,是的。”Steve有些敷衍的回答道,一边和Clint合力,试图把快要像胶水一样粘在桌子上的Tony揭下来,塞进他自己的跑车后座。


后来,Steve的确试图寻找过,但终于还是因为人海茫茫无疾而终。


所以,当Steve脑袋上方的小灯泡亮起,耳边响起Windows的开机音乐的时候,他整个人愣在复仇者联盟大厦的大厅里,吓得差点儿把手里的行李甩出去。




Steve搬进大厦是在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这天下午,大厦里的人似乎都因为这样或者那样的原因出门了,只有Steve一个人,拎着两只老旧的皮箱,踏进了大厦的正门。


然后,他遇到了他的命中预定。


当然,“遇见”这个词并不十分正确,因为在Steve目所能及的范围内,他看不到任何一个人,只有他自己站在那里,头上顶着突然亮起的灯泡(而他自己还看不到是什么形状),被一段强劲有力的“登登登登”震得耳朵发麻。


Steve等了几秒钟,也没有等到另一个头顶着小灯泡的人出现。他迟疑了一会儿,然后小心翼翼的说:“你好?谁在那儿?如果你藏起来了的话,麻烦出现一下可以吗?我很想和你认识。”


然而并没有人回答他,也没有什么东西突然动起来,或者有看不见的人触碰他。大厅里安静的能听见Steve自己的呼吸搅动周围空气的声音。


也许是个害羞的人吧,Steve提高了一些嗓门又问了一声:“你好?”


突然,二楼走廊尽头的一扇门砰地打开,接着是一阵踢踢踏踏的脚步声。Steve急忙抬起来,正看见Banner套着白大褂急匆匆的从屋子里走出来。


“抱歉队长!Tony跟我说过你今天要搬进来,但我光顾着看实验,差点儿忘了时间。”他说着走到Steve的身边,拎起一只旧皮箱,拍了拍Steve的肩膀,“走吧我把你的房间指给你。其他人多半要六点以后才能回来,那时候我们再给你开欢迎宴会。”


Steve一直挺喜欢Bruce的,聪明,好脾气,也愿意耐心给自己解释一些听上去有点儿傻的问题,而且不会附带一两句调侃。但在此刻,在自己脑袋顶上的灯泡亮起来整个大厦里除了自己却只有Bruce一个人的时候,Steve觉得自己这份喜欢开始变得不合时宜。


“现在大厦里只有你一个人?”Steve小声问道。


“是的,只有我,你要找谁吗?”Bruce抬起头,看着Steve微微低下的脑袋。


Steve的头发的是漂亮的金色,但是现在,还有另一个金灿灿的东西更为吸引Bruce的目光,那是几个由短到长依次排列的弧线,看上去好像……


“哦队长,你的小灯泡居然像WIFI信号一样?”Bruce忍不住裂开嘴,想要笑出声来。


“是吗?我自己还没看到呢。”Steve有些勉强地笑了一下,“我想这是好事吧,最起码说明我是个与时俱进的老古董。所以……你确定吗Bruce,现在大厦里只有你一个人?我是说……复仇者里有会隐身的家伙吗?”


“我很确定只有……”Bruce说到一半,突然睁大了眼睛。他叹了口气,用力拍了拍Steve的肩膀,然后用一种故作高深的眼神打量了Steve半天:“总之,你的房间在那边,祝你一天愉快,队长。”他说着,为Steve打开了一扇门,接着用Tony穿着MARK42也追不上的速度溜回了实验室,只留下Steve一个人站在门口胡思乱想目瞪口呆。




Steve纠结了整整三天,这三天中的每一分每一秒他都在纠结这个问题。他甚至还跑到神盾局去做了一次体检,想要确定自己的身体没有因为血清和冰冻了七十年而出现奇怪的变异。


尽管总是被其他的复仇者们笑话是个老派的过时之人,但Steve从不耻于承认,他渴望自己父母那样的相遇,和自己的命定之人在一片金黄的落叶之中相遇,注视着对方的眼眸,握住对方的手。然后他可以牵着对方的手,走进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未来。


但现在,他的梦想破灭了。不管是血清,还是其他的什么奇怪原因引发的,他都不可能和Bruce有什么未来。


但还是要跟Bruce和Tony说清楚,那天Bruce奇怪的眼神让Steve觉得,Banner博士对于自己居然是Steve的命中注定这件事情也一定相当抵触。开诚布公的把话说清楚无疑对每个人都有好处,如果运气好的,自己说不定还有机会把过错推到血清上。




“所以,你认为应该是血清的问题,才导致我和Bruce成为彼此的命定之人以后,他又和你配对成功?”Tony慢条斯理的捧着自己的咖啡杯子,懒洋洋的歪在Bruce的身上。他眯起眼睛,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Steve,想象这个严肃而古板的美国队长脑袋顶上亮起一个WIFI信号的样子。


“考虑到那天大厦里只有我和Bruce,这是唯一合理的推断不是吗?”Steve紧皱着眉头,小心地看着Banner,留意着这位好博士是否有要变绿的迹象,“不过你放心,我发誓我没有任何想要介入你们的念头。我认为你们俩是非常非常美满的一对儿,我真心实意的祝福你们……”


他结结巴巴地想要吐出一些祝福的话,但话还没有说完,就被Tony的大笑打断了。这位超级天才笑得手里的咖啡全洒到了地上,接着自己也紧随着咖啡杯,笑得从沙发上滚到了地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Steve你居然真的以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天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和Bruce!!!!!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美国队长!和浩克!哈哈哈哈哈哈!!!!!!!”


大概过了五分钟,或者在Steve看来有五小时那么久,Tony终于从地上爬了起来。他扯掉身上被咖啡渍涂抹的十分后现代主义的白色大褂,随手丢进垃圾箱里,然后歪回了Bruce身上。“你居然什么都没跟Steve讲,这可不像你的作风,Bruce。”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banner博士的语气有些干巴巴的。他弯下腰捡起还在地上滚来滚去的杯子,随手放在一旁的矮桌子上。


“哦,得了吧,你什么都知道。”Tony咂了咂嘴巴,“你可是Bruce Banner,怎么会想不到真相?”


“好吧,真相的确很明显。”Banner怂了怂肩,继续保持干巴巴的语气,“不过我知道如果我不说的话,队长一定会胡思乱想到我身上,而且以他的脾气,不出三天一定会来跟我们摊牌,而且……我碰巧知道,你会很喜欢这种充满戏剧性的事情。”


“那我真是太感谢你了,我亲爱的博士。”Tony侧过头,亲了亲Banner的脸颊,才把脸又转向Steve,“别担心,我的好队长,你的命中注定肯定不是Bruce,而且我碰巧知道,那天大厦里可不止Bruce一个,我想你的命中注定到现在还没有现身,多半是有自己的考量吧。”




Tony的这番话吹散了Steve心头的阴云。但他故作神秘的拒绝告诉Steve这人究竟是谁,又给Steve平添了许多烦恼。


这已经是Steve蹲在监控室的第四天了,这四天里,他一帧一帧的查看了自己搬进来那天大厦全部的监控录像,每一个画面都被他放大查看了无数遍,企图寻找这个神秘的人物。


但没有任何结果,那些监控录像没有在Steve灵光一闪之间,像变魔术似的变出一个人来,它们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向Steve展示了大厦公共区域的每一个角落,和每一个房间的所有可能的入口(包括那些Clint引以为豪的通风管道),但是没有任何一个头上顶着WiFi信号一样的灯泡的家伙出现在画面之中。


这四天,除了翻看监控录像,Steve思考的最多的,莫过于自己的命定之人为什么不肯见他。


也许那人不喜欢自己,这很有可能。毕竟他是美国队长,太多人的在在见到本人之前,听过诸多流言蜚语小道八卦,若是因此对自己产生反感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又或者那人已经有了喜欢的人。Steve知道这种情况,尽管非常非常少见,但是也的确会有人想要选择和不是命定之人的人共度一生。


又或者那人在追赶当下的时髦,打算做个独身主义者。


又或者那人只是隔着大厦的门和自己擦肩而过,也在茫茫人海中寻找着自己。


这太令人苦恼了,Steve伸出手,将已经凌乱的一头金发抓的更加嚣张肆意。如果我找不到这个人,又怎么能知道对方究竟是怎么想的,进而好好解决我们之间潜在的问题呢?


但现在的交流方式已经不再像其实年前那么单调了。Steve瞥见自己手机上接连不断的未读信息,突然想到了什么。通过网络,还有各式各样的平台,人们可以随时随地与别人进行信息交流。他低下头思考了几秒钟,关掉了已经早已开始滚烫的监控录像,转身打开了自己的电脑。


Steve有一个推特账号,但他也只是在上面发一些自己的行程,比如最近要去哪里演讲或是参加什么公众活动。Tony和Clint时常怂恿他多写点儿什么,加入到自媒体的狂欢大军,好好感受一下现代互联网带来的奇迹。但Steve还是不喜欢太过于公开自己的隐私,所以这个推特账号至今人只有些干巴巴的行程预告。


现在,Steve决定尝试一下推特的无穷威力,看看它能不能帮自己找到那个藏起来的家伙。


他打开记事本,慢慢地敲下一个个字母,仔细斟酌这自己的每一个用词,每一句话。



至我命中注定的另一半,


我不知道你是谁,我也不知道我们初次见面的时候你究竟在大厦里还是从门口匆匆走过,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一直不肯见我。不管你心里顾虑的是什么,我都愿意坐下来和你谈谈。哪怕你告诉我你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不愿意接受我作为命中注定也没关系,我愿意为你送上我的祝福。我只希望你不要躲着我,我花了九十年的时间来期待与你的相遇,请不要单方面的夺走我这份期盼。我只是想知道你究竟是怎样的人,仅此而已。


BY Steve Rogers



Steve郑重其事地敲下自己的名字,感觉像是捣毁了一个九头蛇基地。他又从头开始读了一遍,上下滚动的鼠标,确保自己的话不会引起误解,顺便检查了一遍拼写错误。


但电脑上光标突然不受Steve的控制开始乱动了起来。它移动到新的一行,开始自行书写新的内容。



至我命中注定的另一半,


很高兴认识你。


BY J.A.R.V.I.S.



Jarvis……这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名字映入Steve眼底。Steve突然觉得眼睛里面有些疼,好像这六个字母被烙印在自己的眼睛深处一样。



Jarvis……他又默念了一遍。突然,一阵熟悉而又陌生的电流从他的心头涌过,啪的一声,炸开了一朵小小的火花。


Jarvis!Steve突然间反应了过来。他想起来了Tony当初醉醺醺的呓语,想起了自己第一次听见这个名字的时候的情形。


“哦,我的天哪。”他小声惊呼道,“我以为那只是Tony在吹嘘自己而已。”


一个金色的圆球一下子浮现在Steve的房间里,金色的光环绕在Steve周围,像是一个温暖的拥抱。Steve忍不住弯下腰,虚虚圈起自己的手臂,也抱住了这团金色的光芒。


“很高兴我们终于见面了,队长。”那个好听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将Steve包裹其中,“我很抱歉,我想这和你期盼的不太一样。”


“哦,当然不。”Steve笑了起来,“这和我期盼的一模一样。”




THE END



评论
热度(53)
  1. Erdouzi_蹦跶的大猴子Mostly红茶less 转载了此文字
Top

© Erdouzi_蹦跶的大猴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