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HE,EMH

超蝙(?),Ianthony,豹鹰(鹰眼)

杂食

求多带我豹玩

可私信瞎聊

以及,看头像就知道,我对我菊苣真爱(划,头像是怎么看得出来啊

 

双豹组《颠倒的世界》Ch13,全文完

宫商角徵羽:

13.


T'CHALLA的回忆戛然而止,站在一旁的T'Challa还在等着他透露一点儿和Erik之间的谈话内容,然而,T'CHALLA的注意力却已经不在这上面了。


因为Shuri打开了覆盖在医疗台周围的透明防护罩,并且向他们走来,她边走边解开了佩戴在脸上的高科技医疗面罩,很显然,治疗已经结束了。


T'CHALLA忽然感到了一丝紧张,在原地僵硬了几秒钟,这才迈开步伐迎上前,这还是因为他注意到了Shuri脸上轻松得意的神情,感谢心形草赐予他的绝佳视力。


“大功告成。”Shuri挺胸抬头,脚步轻快,“治疗非常成功,现在就等着他醒过来了。”


“他还要多久才能醒?”


Shuri摸着下巴思索了一下,估计道:“大概在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之间吧。”


“我知道了。”T'CHALLA在Shuri的面前停顿了一下脚步,点了点头,低头凝视了对方几秒钟,然后无比慎重其事地说道,“非常感谢。”


“容我失陪。”紧接着,他再次点了点头,加快了脚步,和Shuri擦肩而过,他走到了医疗台的附近,随手拿过一张椅子,就这么坐了下来,似乎是决定要一直守在这里,直到N'Jadaka醒来。


Shuri见状歪了一下脑袋,有些疑惑对方这么积极的态度,不过,仔细想一想T'Challa和Erik的日常相处,她就不把这一丝疑惑放在心上了,她转头看向了自己的哥哥,满脸揶揄地追问道:“哥,那么你呢,你也要守在这里吗?”


“还是不了。”T'Challa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两天的公务已经有点堆积了,我得抽空去处理一下。”


他迟疑了一秒,这才补充道:“等他醒了也记得告诉我一声。”


 


T'Challa去了办事厅以后,才忙了没一会儿,就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Erik悄无声息地摸了进来,还特意避开了守在门口的朵拉侍卫,就像是潜伏的大猫一样,直到他突然出声,早就习惯了他的气息有点缺乏防备的T'Challa,这才发现他就躲在角落的阴影里面,也不知道闷声不响地在酝酿些什么。


“治疗如何?”Erik嘲讽地撇了撇嘴,“看你这悠闲的样子就知道应该还不错。”


T'Challa实在是不明白自己被公务淹没的忙碌样子,到底哪里悠闲了,不过,他还是点了点头主动汇报道:“治疗很成功,Shuri刚刚才发了消息给我,说他已经醒过来了。”


Erik诡异地看了T'Challa一眼,似乎是在说:那你居然还坐得住?没去看看对方?这不像是你啊!


T'Challa读懂了这个眼神,微笑道:“我过会儿会去看他的,至于现在,总要给他们两个人单独相处的时间。”


为此,他还特地找了借口把Shuri叫离了实验室。


“你倒是体贴。”Erik轻哼一声,又不说话了,仿佛是对话题没了兴趣,可是,他依然站着不动,也不像是打算要走人的样子。


T'Challa心领神会:“你想看看他恢复得如何吗?实验室里开了实时监控。”


Erik没有正面拒绝,也没有乖乖点头,而是嘲讽了一句:“看样子你对他们也不是百分百的信任啊。”


随即,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画面,他露出了一副嫌恶的表情,拒绝道:“额,我才不要呢,想想看,激动人心的时刻,密闭的独处空间,谁知道他们两个人正在做些什么。”


T'Challa无奈地按了按额头,N'Jadaka才刚刚结束治疗,他们哪里会做那种Erik在暗示的事情,于是,他不理会口是心非的堂弟,直接从办公桌上拿起了一颗Kimoyo珠,轻轻一点就打开了监控画面的投影。


 


在监控画面里,N'Jadaka斜坐在医疗台的边上,身上套着一件宽松的衣袍,下摆被掀到了大腿的根部,他抬起了明显要比右腿瘦上一圈的左腿。


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拖住了他的整只左脚,T'CHALLA正半蹲在他的面前,单膝跪地,观察他左脚的灵活度,还有他对整条左腿的控制力。


唔……T'Challa心想,总感觉自己是不是窥探到了什么很私密的场景。


结果,就在下一秒钟,或许是对治疗的成效非常满意,T'CHALLA毫无征兆地低下了头,在N'Jadaka的脚背落下了一个轻盈的吻。


N'Jadaka猛地涨红了脸,抬起左腿试图收回自己的左脚,只可惜,他哪里挣脱得了有黑豹之力加持的手掌心?


这下子,T'Challa觉得更加尴尬了,他有点不敢侧头去看Erik的脸色。


然而,T'CHALLA可不知道他们正在偷看,就算知道了,估计也不会放在心上,他显然是不打算结束自己的亲密举动,将更多细碎的吻沿着小腿一路向上,落在了自己熟悉的领地,直到N'Jadaka一掌糊在了他的脸上。


“够了啊你,干嘛呢?!”


兴奋和喜悦助长了N'Jadaka的胆量,他一脚踹开了自己的国王,自顾自地跳下了医疗台,还试着走了几步,怎么看都是很满意治疗的结果。


T'CHALLA也不生气,他站起身走到了N'Jadaka的身后,伸出手从后方搂住了对方,慵懒地将下巴抵在了N'Jadaka的肩膀上,语气居然有点像是在撒娇,他感慨道:“这下好了,我们以后可以试试更多别的姿势了。”


N'Jadaka顿时脸皮一抽,抬起手臂就往后一挥,想要给他一拳,却被T'CHALLA敏锐地躲过了,借此机会,N'Jadaka顺势转过了身,直面T'CHALLA,瞪着他不甘示弱地回击道:“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恐怕不是如你意的那种。”


T'CHALLA无辜地眨了眨眼睛,一本正经地指责道:“你在想什么呢,我是指在训练场上啊。”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居然旁若无人地打情骂俏,哪怕旁边……也确实没有别人,但是,T'Challa听不下去了。


他飞快地出手关掉了监控画面,恨不得自己从未提过这一茬,刚想要换一个话题,Erik就先一步开口道:“哈,看样子确实恢复得不错啊。”


T'Challa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实在是无法接口,他故作严肃地说道:“一切进展顺利就好,我联系一下Tony看看他那边的布置如何了,原本也说好三天之内把他们送回,是时候结束这整件事了。”


“我真是迫不及待了。”Erik嫌弃地撇了撇嘴,转身向着来时的窗户走去,他敏捷地往上一跃,然后回头补充道,“到时候记得通知我,我可不能错过这种好戏。”


话音刚刚落下,他就熟门熟路地离开了办事厅,没有惊动任何其他人。


T'Challa无奈地摇了摇头,对着空气说道:“你下次可以走正门的。”


但是,他也知道Erik不会听,他深刻地觉得把任何交流都搞得像是地下间谍活动一样,恐怕是Erik不为人知的爱好之一,只不过,就算是偷偷摸摸的举动,他也从不躲开T'Challa,这等同于光明正大,看样子,Erik也在不知不觉中习惯了Wakanda的新生活了。


这让T'Challa再一次庆幸他当初没有任由Erik义无反顾地奔向死亡。


直到现在,他还清楚地记得那天格外恢弘的夕阳,暖橙色的光芒万丈之下,目光所触及的一切景象都被勾勒上了一层夺目的金边,Erik的眼中有泪光闪烁,当T'Challa看向他的时候,便亲眼目睹了Wakanda最为震撼人心的景色就倒映在那双孤独的眼睛里,波光粼粼,如同金子般的海市蜃楼,忽然之间,所有矛盾和冲突皆为虚妄。


Erik告诉他“不自由毋宁死”,将插在胸膛上的利器拔出,任由心头的热血喷溅。


然而T'Challa却不想让那双眼睛里的光芒消失。


 


在返回复仇者大厦的路上,由于有了Shuri的加入,气氛倒是意外和谐。


她缠着两位平行世界的访客问东问西,在发现N'Jadaka更好说话以后,干脆就跑过去围着N'Jadaka打转了,还不忘刺激一旁的Erik,抱怨他怎么没有另一个自己这么温柔亲切好说话。


Erik当然不可能就这么任由她吐槽,毫不犹豫地开口讽刺了回去,两个人一来一往地斗起了嘴,没过几分钟,Shuri就把N'Jadaka给抛在了脑后,反而是和Erik在驾驶舱里鸡飞狗跳地打闹了起来。


整个驾驶舱顿时热闹得就像是Wakanda庆典日的集市。


T'Challa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却并不厌烦这种场景,事实上,他希望眼前的时光永远不会停息,他希望每一天都能见到这样的画面,虽然父亲已经不在他的身边了,但是,考虑到Erik绝不可能和他的父亲共存,于是,现在的生活几乎就是T'Challa能够想象到的最圆满的结局了。


在T'CHALLA和N'Jadaka的刺激之下,他不是没能察觉到Erik和他之间的火花,只是,他们之间现有的微妙平衡本身就来之不易,T'Challa并不想轻举妄动,破坏掉这段安逸平和的时光,他或许是爱Erik的,但是,那又能怎样呢?此时此刻,Erik就留在Wakanda,留在他的身边,他们有着足够多的时间,分享彼此的人生,即使是死亡,也只不过是把他们送入先祖之地,获得真正意义上的永恒,这难道不是爱情最完美的结局吗?


除非……Erik并不满意现状,他渴望发生改变,想要让他们的关系进入下一个阶段。


那么,T'Challa必将无力阻挡。


 


有Shuri在一旁叽叽喳喳蹦蹦跳跳,再加上Erik的煽风点火,时间就过得特别快。


当他们一行人终于抵达复仇者大厦的时候,Tony并没有出来迎接,而是直接让Friday为他们带路前往实验室,这才三天都不到的时间,Tony的实验室就完全变了一个样子,Shuri只不过是看了一眼,就两眼冒出饿狼一样的光芒,十分见异思迁地把Erik和N'Jadaka,甚至是她自己的哥哥都抛在了脑后,果断地扑向了Tony Stark,还有他架设在地上的传送装置。


Tony也十分愿意和她交流,他喜欢和聪明人讲话,两位科学狂人凑在一起没完没了,只等得Erik不耐烦地提醒道:“喂喂,你们可以事后再慢慢交流,还干不干正事了?”


“这么急做什么?你可真讨厌!”Shuri不满地撅起了嘴。


“好吧,他说的也对。”Tony耸了耸肩膀,指向了传送装置中间的空地,“过来,站到传送圈里去。”


T'CHALLA没有立刻就站过去,而是仔细地打量周围,谨慎地指出:“你做了不少改动。”


“是啊,更稳定,更安全,喂喂,你是不是在怀疑我啊?”


“不。”T'CHALLA牵着N'Jadaka的手走了过去,“你只需要有我认识的Tony Stark一半聪明,我就不会怀疑你的能力。”


他这到底是在夸我还是在骂我?


Tony郁闷地皱了皱鼻子,他后知后觉地注意到N'Jadaka没有再用拐杖了,便顺口说了句:“恭喜啊。”


紧接着,他就略带嘚瑟地抬头挺胸,自我陶醉道:“看,你们这也算是因祸得福了吧?就不必谢我了!”


他大概也知道这句话会被嘲讽,没给任何人回嘴的机会,直接跑向了操作台,眼看着T'CHALLA和N'Jadaka在中间站定,他自信满满地宣称道:“等我启动传送,你们可以闭上眼睛,下一秒再睁开的时候,应该就已经到家了。”


 


T'CHALLA没有闭上眼睛,在一阵扭曲的光线之中,他看起来镇定自若,只是左手牢牢地抓着N'Jadaka不放,即使只有百分之一的失败可能,也不能掉以轻心,但是这一次,无论是死亡还是再一次的迷失,他们都会一起面对。


N'Jadaka也同样显得很放松,他面带微笑,却不像是T'CHALLA那样目不斜视,在传送结束前的最后几秒钟,他忽然侧过了头,看向了站在另一边的Erik,也就是这个世界的另一个自己。


他们之间从未有过正式的交流,同类相斥的属性在这两个人的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Erik的排斥是有目共睹的,N'Jadaka则更含蓄一些,但他确实也是回避了更多的接触,或许是知道语言的交流只是在自找麻烦。


然而,在这最后一刻,他还是选择了Erik,他冲着另一个自己轻快地单眨眼,眼神之中满满都是鼓励的暗示。


——去拿下他,这是我们无需抵抗的宿命。


他知道Erik能够明白他的意思,也在对方的眼里找到了想要的答案,这才心满意足地消失在了传送圈里,迈向了另一个世界。


实验室里少了两个人,忽然就空旷了许多,似乎没有人注意到Erik和N'Jadaka在最后一刻的眼神交流,只有Erik自己心虚地瞥了T'Challa一眼,双手垂在大腿的两侧,紧张地握了握拳。


——这还用你说?


他在心底这么回应另一个自己,他早已下定了决心。


 


End


 


谢谢大家一路以来的支持,这篇终于完结啦。


这就是我一开始预想中的结局,很难得能够顺利按照大纲一步一步地写到这里,我从来都是跑偏大纲放飞自我的类型……


因为三次元忽然忙碌,打乱了我的计划,这篇后半段写得很慢,非常惭愧,原本开预售的时候另外两篇都已经写完了,这篇也只剩下三分之一,我觉得怎样都没有问题的,结果计划赶不上变化,高估了我的码字速度,拖了好久,无颜面对乡亲父老。


不过好在终于搞定啦,开心开心!


 

评论
热度(70)
  1. Erdouzi_蹦跶的大猴子宫商角徵羽 转载了此文字
Top

© Erdouzi_蹦跶的大猴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