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HE,EMH

超蝙(?),Ianthony,豹鹰(鹰眼)

杂食

求多带我豹玩

可私信瞎聊

以及,看头像就知道,我对我菊苣真爱(划,头像是怎么看得出来啊

 

季汉国庆大典——及君臣鱼水【搞事】二十问福利现场

舞舜华:

作者有话说:这个文搞得很慢,每个问废话都不少。。。大家开心就好。。。其中关于君臣之间的问题,略略参考于君臣遇合五十问。

CP:玄亮    (微)维亮维     (微)亮X小后宫    费董费      ——好吧,就是一个披着正经皮的乱炖

黑喂狗

【邦邦邦邦邦邦~~(想象新闻联播开头)】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好,今天是公元2017年X月X日,星期X。接下来请看国政要闻。

亲爱的季汉子民们大家好,今日地府锣鼓喧天,鞭炮起舞,红旗招展,人山人海。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国庆节,我季汉建国第一千七百九十六年大庆。今日清晨,主公与陛下及梁王,鲁王,及北地王诸子弟,领丞相及诸文武官员前往太庙祭祖。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丞相再次与主公同乘,而丞相着装与以往不同,也首次摆出了完整的虎贲弓矢斧钺等车马仪仗,据特约记者对相府两位留府长史的采访,张府君虽笑而不语,但以其暗示,基本可以肯定这就是日前传闻主公赐丞相而丞相久久不用的九锡仪仗——张府君今天依旧美得不可方物,天怒人怨。可以预见,张君今日所着衣衫与所配玉饰,又将在七日内全国脱销。

此番祭礼大典依旧在武担山举行,从成都皇宫至武担山一路均照例没有封路净道,季汉子民均可在街道两侧指定地点瞻仰皇室风度与汉官威仪。今年参加大典的除却皇室成员与丞相,还有我季汉的五虎大将——壮缪侯关羽,桓侯张飞,威侯马超,刚侯黄忠,顺平侯赵云;靖侯庞统;翼侯法正;与丞相并称四相的恭侯蒋琬,敬侯费祎,侍中董允——据悉,今年董侍中再次拒绝了为他封侯赐爵的提议;昭德将军简雍;平襄侯姜维;丞相府留府长史张裔;平阳亭侯王连;在丞相劝说下首次参礼的侍中马良;及特意从别国前来观礼的魏御史中丞徐庶。与会还有宫中府中文武百官,此处不一一介绍。

据统计,今年到场百姓数量再创新高,城市街坊,万人空巷。以往年状况为鉴,蒋大人紧急调集双倍的救护车与移动救助站,分布各处,以免太多季汉子民因过度激动而晕厥昏迷。

在此,我们为仍坚守在岗位的白衣天使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相府发言人费祎在中午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今年国庆休沐依旧为七日,由于阳间成都昭烈庙,各处武侯祠,关帝庙,及各家祠堂收益均翻了一番,主公将今年国庆第一日定为带薪休假;财政部长王连也继而表示,财政部将拨款五千万钱作为政府津贴即日下发。此外,季汉国家银行即将发售新一版国庆纪念币仅三百套,上刻蜀中八剑图案,其上文字均为丞相真迹,第一位收藏者还能获得主公珍藏多年由丞相亲手所斫七弦琴一架。

说到这里,电视机前的季汉子民们是不是很激动呢?是的,不仅是大家,就连发言人费大人也在说到最后之时情难自抑,抚掌赞叹,腰间玉佩冲牙,琳琅作响。本台记者在撤出画面时,正看见董侍中一掌拍在费大人头上,整肃汉官威仪。我季汉的国风果然工整严谨之余不乏相亲相爱,一片和气啊。

 

现在我们把镜头转回演播室。

作为季汉子民都知道,每年的国庆都是我们广大子民的福利时刻。作为辛劳一年的补偿,宫中府中都会尽量放飞自我以娱乐大众。而今年的福利无疑是巨大的——

由季汉宣传部长凤雏先生,庞大人亲自主持,季汉电视台一套链接卫星将独家现场直播君臣鱼水【搞事】二十问福利现场。每个问题都由宫中或府中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官员们匿名提供,提问现场也会有部分宫中府中官员参与并全程插话点评,这绝对是季汉难得一见的视听盛宴。

好,时间也快到了,让我们把镜头交给季汉一套,让二十问转播开始他的表演。

 

【演播室】

庞统【手中执酒樽,潇洒入场】:国人欢饮盛宴,统只为锦上添花。今日的君臣鱼水二十问就由统来主持,其原因,主要是除了统之外,没人有胆子当面怼主公与丞相,而统有幸两者都做过。好,废话不多说,我们请出今日的两位主角,季汉开国皇帝昭烈帝——我们最爱的主公刘备!以及被主公称赞如鱼得水,季汉股肱,大汉丞相诸葛亮。

【主公与丞相携手入座,袍袖掩映下,依稀是十指相扣。全场宫中府中官员尖叫,尖叫之中情感不同,隐约听到了一声“伯约……淡定……”】

 

庞统【清清嗓子】:我们就开始了。先是最基本的,第一题,您的姓名/字号/谥号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吗,对方呢?

主公:名字的话,应该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家里当初穷得要卖草鞋,也没多有文化,备就是足够具备了的意思。不过字还是沾了点墨水的。老子《道德经》中说:生之蓄之,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是谓玄德。

法正【恍然大悟不怕死率先插嘴】:怪不得主公你的东西就是留不住,原来都在名字上!地留不住,人也留不住。徐州刚到手,一转眼就没了;好不容易弄个荆州,然后又丢了。陈群是你征辟的,结果主动跟曹操跑了;元直是主动投靠的,结果被动跟曹操跑了……果然是因为自主认为已经足够了,然后还长而不宰的原因。

主公【一口水全从鼻子里呛出来】:取得名字不好,是孤的错,孤应该先跟我家老爹讲。

庞统【憋笑转移话题】:那主公有什么字号吗?皇叔这种辈分的不算。

主公【回忆】:要是皇叔不算的话,其实和曹操喝酒的时候,他喜欢叫我“潜龙”,把我筷子都吓掉了。要说意思,《周易  乾卦》曰:“初九:潜龙,勿用。子曰:龙,德而隐者也。不易乎世,不成乎名,遯世无闷,不见是而无闷。乐则行之,忧则违之,确乎其不可拔,潜龙也。” 就因为这个,孤明显感觉曹贼害我之心不死。

庞统【毁气氛】:难道只有我一个人的关注点在于主公您的号和丞相的号是“情侣款”……不是,是“鱼水君臣款”吗?【斜眼,意味深长】是不是啊,孔明?

丞相:既然士元话问到这,亮也就一并回答了吧。亮的名和字都很好解释,孔意非常,明意明亮……

相府众府官【突然齐声】:丞相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拱之!

庞统【被突然出声吓得一激灵,腹诽邪教啊邪教,坚强的笑着继续】:那接下来重点到了,关于孔明的号。

丞相【习以为常,镇定自若继续】:亮号卧龙,是当初在隆中躬耕时,承蒙水镜先生错爱受赐。至于能和主公相类似,也是缘分难得【微笑看向主公】。

主公【点头微笑】:丞相说得是。【视线相交,自成结界,闪瞎旁人】

庞统:说到现在号,居然没有一个人提起龙也是帝王之号,一国不该有两条龙。我这个事情也是搞不起来啊……【继续转移战场】那我们换到下一个,谥号。

主公:孤的谥号是昭烈,孔明所选,含义问孔明吧。

丞相:容仪恭美曰昭,庄以临下曰烈……

法正【惊讶】:孔明你居然贪图主公的“美”色!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丞相。

丞相:这些都是很符合的。当然还有很多其他的——昭德有劳曰昭;圣闻周达曰昭;声闻宣远曰昭;威仪恭明曰昭;明德有功曰昭;圣问达道曰昭;圣德嗣服曰昭;德业升闻曰昭;智能察微曰昭;德礼不愆曰昭;高朗令终曰昭;遐隐不遗曰昭;德辉内蕴曰昭;柔德有光曰昭。

简雍【仔细端详发小刘备备的脸】:孔明你是说这些形容的是玄德?

丞相【点头,理所当然】:亮感觉都非常符合啊。

简雍【三观尽碎】:包括容仪恭美?!咳咳……果然是……情人眼里出,不是,忠臣眼里出……额……明主啊【套句子套地身心俱疲】

主公:丞相的谥号是忠武,但孤还是觉得没有完全表现出丞相经济治国之才。丞相绝不止是忠诚和武功,还有律法,德行,经济,巧思……【刘·一夸丞相停不下来·备】

庞统:既然一个忠武,一个昭烈;那么,主公你对自古以来王朝多以皇帝谥号武,皇后谥号烈的做法怎么看?【因为终于能搞事而激动地两眼放光】好比说光武帝与皇后就是一个光武,一个光烈……还有孝武皇……

主公【冷漠脸】:士元你是不是不想要年终奖了?【丞相眼神如刀似剑射到……】

庞统【瞪大眼睛装无辜哈哈哈】:都是题版上写的,和统没五铢钱关系。【秒怂】好,我们进行下一题。

费祎【台下人群中悄悄附耳董允】:还以为能听到亮玄实锤……

“啪!”【董侍中又是一掌拍到了费大人头上,果然又是季汉和谐友爱的一天】

 

 

庞统【清清嗓子】:现在咱们进入第二题,两位初遇的时间、地点和情境是怎样的?对彼此的第一印象如何?当时就成为了君臣关系吗?

主公【略一沉吟,闭目回忆,扬起微笑,刚要开口】:孤……

【忽听场中一阴暗角落幽幽传出后主陛下的声音】:……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先帝不以臣卑鄙,猥自枉屈,三顾臣于草庐之中,咨臣以当世之事,由是感激,遂许先帝以驱驰……

主公【被抢了话头,捏紧拳头,怒】:阿斗,不该你说话的时候怎么话就那么多?该你说话的时候,就只会讲个此间乐不思蜀,然后哈哈哈。

后主【背完书突然被打断吓得如梦初醒,战战兢兢话不敢出直逼邓艾】:父……父亲……我只是实在太熟了,条件反射就顺口背下来了【委屈对手指】

丞相【赶忙一手抓住主公手,一手给主公后背顺气】:主公别生气,陛下于国事危难之际,好歹还能宽以待人,不伤成都百姓。说的话不过是谈笑,不必当真动气,比起吴国孙皓暴虐要好得多了。【一面瞥眼示意陛下叫他赶紧坐下躲回人群中,一面转头笑对庞统】陛下所说不错,当初情状大体就是这样。

主公【平静下来继续】:当时见到丞相,实在惊为天人。虽然后来那个陈寿给我季汉惜字如金,什么就写一点点,好像多写一个字能死……但是,对丞相相貌的描写还是很到位的,甚和我心。丞相有逸群之才,英霸之器,身长八尺,容貌甚伟。

陈寿【小声念念碎】:还不是没有史官……没有史官……害得我写我家男神都没得写……

裴松之【听见后,忍不住还是怼了一下】:先帝说你就听着。那你写得还是太少了,没有史官,后来那么多人夸武侯,你怎么也不收录一点,还有各种其他史料中的记载……看我给你补了多少?好不容易给武侯编个集子还最后失传搞丢了。

陈寿【盯着裴松之运了半天气】:我……【委屈的眼泪要忍住……完全忍不住……不忍了】呜呜呜呜呜呜呜

庞统【看丞相】:孔明呢?当时对主公什么映像?

丞相【抿嘴笑】:难道亮遂许先帝以驱驰还不够表达吗?

庞统【搞事情】:孔明啊,不要回避问题。所谓掩饰就有事实,你当初,听说解带写诚了?这统就要代替全体季汉子民问一句了,第一次见面,几百个字的隆中对,你就深谓主公雄姿杰出,遂解带写诚,厚相结纳。这不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现代的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而且孔明你解带写诚,解的是什么带啊?怎么解完之后,主公就一口一个鱼水了呢?在这里,统就不得不给季汉子民们科普一下了,在咱们主公以前,鱼水从来都是指夫妻交欢【庞·搞完事得意洋洋浑身舒畅·统】。

丞相【不怒,温和微笑】:士元啊……

庞统【顿觉背后寒毛直竖】: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污者只能见污,所有想多了的都自己面壁。【转向主公】主公,咱们再细化点,书面上的不说,您见到孔明的时候,就没点别的感觉?好比说……我们都知道您身长七尺五寸。

主公【无所谓】:孔明又高又帅很好啊。而且要说身高差,曹操和他家“子房”呆在一起,整一尺的身高差他都不在意,我就更优越了【只要比曹操优越就能很开心】。不过要说还有什么感觉,那就是孔明真的很年轻啊!突然觉得自己四十有六,还一事无成,和孔明比起来真的已经老了。

丞相【温言】:主公不可妄自菲薄,主公即便年逾六十,还能提双股剑亲临战阵杀敌。谁又敢说主公老呢?【说到“老”字眼光往台下季汉众人扫了一圈】

【宫中府中众官员,突然想起来一个因为一句“老革”引发的血案,不约而同不由自主摸摸后脖子,迷幻的感觉好像有刀片顶着……一定是昨天没睡好】

庞统【换角度】:即便如此,如此大的年龄差,主公就没觉得老牛吃嫩草,不是,没觉得有什么影响吗?

主公:当然没影响,孤对孔明如名师如挚友如亲人。而且二十岁的年龄差【突然想起了什么,眼神变得犀利,言中带了话外之音】,孔明也从来不在意。要不他后来和那个姓姜的二十多岁的小子……

丞相【无奈】:主公……怎么又来了。别总是针对伯约啊,亮后来开府,府中府官多了去了。

主公【对庞统指丞相】:看见了吧?他的“伯约”,谁都不能说,就护着。

庞统【感到环境太危险,赔笑】:那后来呢,就是君臣了吗?

丞相【点头】:严格来说,应该是的。虽然没有官职,真正封亮军师中郎将,也是第一个官位,要到赤壁以后。

主公【突然得意】:不过大家都知道孔明是我的人了。孔明过江去游说孙权,他哥哥都说“臣弟亮已失身于人”……

【满场突然大哗,府官一众几乎晕倒,不少人拿出手帕,有的搅得紧紧的,有的擦眼泪,有的差点把手帕咬烂】

丞相【小声提醒,语带埋怨?】:主公!

简雍【咳咳两声决定还是做个好人】:玄德,别断章取义呀。你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吗?

主公【坦然】:当然知道啊,就是连孔明长兄都知道他已经失身于我,把整个人都交给我啦……【得意洋洋,又一脸不解大家哗然什么】

【台下轰动更大】

庞统【深度怀疑主公在扮猪吃老虎,只为报复刚才有关姜维之仇】:孔明?你怎么说?孔……孔明?

丞相【掩面,表示孤此刻并不想说话】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187)
  1. Erdouzi_蹦跶的大猴子舞舜华 转载了此文字
Top

© Erdouzi_蹦跶的大猴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