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HE,EMH

超蝙(?),Ianthony,豹鹰(鹰眼)

杂食

求多带我豹玩

可私信瞎聊

以及,看头像就知道,我对我菊苣真爱(划,头像是怎么看得出来啊

 

疑似张绣试图找机会泡贾诩。

嗯。:

对于汉献帝离开长安前夕的状况,各史料的介绍是这样的。

三国志:【傕将杨奉与傕军吏宋果等谋杀傕,事泄,遂将兵叛傕。傕众叛,稍衰弱。张济自陕和解之,天子乃得出,至新丰、霸陵间。】

后汉书:【傕乃自为大司马。与郭汜相攻连月,死者以万数。天子使左中郎将李国持节拜傕为大司马,在三公之右。傕自以为得鬼神之助,乃厚赐诸巫。张济自陕来和解二人,仍欲迁帝权幸弘农。帝亦思旧京,因遣使敦请傕求东归,十反乃许。车驾即日发迈。】

资治通鉴:【李傕、郭汜相攻连月,死者以万数。六月,傕将杨奉谋杀傕,事泄,遂将兵叛傕,傕众稍衰。庚午,镇东将军张济自陕至,欲和傕、汜,迁乘舆权幸弘农。帝亦思旧京,遣使宣谕,十反,汜、傕许和,欲质其爱子。傕妻爱其男,和计未定,而羌、胡数来窥省门,曰:“天子在此中邪!李将军许我宫人,今皆何在?”帝患之,使侍中刘艾谓宣义将军贾诩曰:“卿前奉职公忠,故仍升荣宠;今羌、胡满路,宜思方略。”诩乃召羌、胡大帅饮食之,许以封赏,羌、胡皆引去,傕由此单弱。于是复有言和解之计者,傕乃从之,各以女为质。秋,七月,甲子,车驾出宣平门,当渡桥,汜兵数百人遮桥曰:“此天子非也?”车不得前。】

总之内容差别不大,资治通鉴写的最多,说李傕、郭汜老是打,张济过来帮忙讲和。于是李傕、郭汜讲和+互换人质。一开始打算互换儿子,结果舍不得,于是改成换女儿做人质。(重男轻女,摇头。)然后就和了,不到一个月皇帝出长安。

后汉纪里面,主体情节也一样,但偏偏多出一句。

【庚午,镇东将军张济自陕至,欲和傕、汜,迁乘舆幸他县。使太官令笃、绥民校尉张裁宣谕十反。汜、傕许和,质其爱子。 傕妻爱式,和计未定,而羌、胡数来阙省问曰: “天子在此中邪?李将军许我宫人美女,今皆何所在? ”帝患之,使侍中刘艾谓宣义将军贾诩曰:“卿前奉职公忠,故仍升荣宠。今羌、胡满路,宜思方略。”诩乃召大帅饮食之,许以封赏,羌、胡乃引去。傕由此单 弱。于是尚书王复言和解之意,计以士众转少,从之,不以男,各女为质,封为君,食邑。复以汜从弟、济从子绣、傕从弟桓为质。 】

一开始打算互换儿子,没问题。然后改成互换女儿,没问题。然后又加上互换侄子和堂弟。

——为什么到这个加菜的时候张绣突然冒出来啦!你们家不是来劝架的吗!李傕郭汜换自家孩子换得好好的,你解释一下,你是不是故意跟你叔说留在这里当人质可以帮他看着献帝,趁机再向贾诩献殷勤?献帝纪记载的绣诩第一次互动是【傕等与诩议迎天子置其营中。诩曰:“不可。胁天子,非义也。”傕不听。张绣谓诩曰:“此中不可久处,君胡不去?”诩曰:“吾受国恩,义不可背。卿自行,我不能也。】这会儿张绣还没做人质,他叔已经屯弘农了,估计是打着传信的旗号过来,找机会忽悠贾诩跟他走。结果贾诩没怎么应和他。或许因为这个原因,张绣干脆主动申请做人质,于是合理合法的打算赖贾诩边上不走了。

结果过一个月,天子出门。张绣作为副手目测必须跟着他叔跑,拦截天子。【张济与杨奉、董承不相平,乃复与傕、汜合。十二月,帝幸弘农,张济、李傕、郭汜共追乘舆,大虞于弘农东涧,陈、奉军败,百官、士卒死者,不可胜数,弃御物、符策、典籍,略无所遗。】贾诩跑去了段煨那里,张绣还要再过半年等他叔死了才能泡上。啊,追男神真是一波三折。

评论
热度(32)
  1. Erdouzi_蹦跶的大猴子嗯。 转载了此文字
Top

© Erdouzi_蹦跶的大猴子 | Powered by LOFTER